焦點新聞

王向偉真話中國》中國政府需學會反向信任人民
優傳媒新聞網     2022/05/04 08:29

中國政府熱衷於實施控制,對民眾缺乏信任,總是做一些干涉或影響民眾生活的事;反過來,卻要求廣大民眾無條件地相信黨和政府在做正確的事。然而,大陸社交媒體正以越來越多的超現實及令人不安的事件說明,信任必須是相互的,否則公眾對政府的「信任赤字」會逐步增加。(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在觀察人士看來,中國與其他國家,尤其是發達經濟體,存在日漸擴大的「信任赤字」。美國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一項調查發現,受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的影響,對中國持負面態度的比例再創新高。

但中國官方並不認同這個結論。恰恰相反,他們常常引以為豪地援引美國另兩個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民眾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高度信任,是「信任盈餘」。

全球最大公關諮詢公司愛德曼1月發佈的「愛德曼信任晴雨表」顯示,中國民眾對政府信任度高達91%,為十年來最高。而反觀美國,對政府信任度僅為39%。(如下圖/取自網路)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2020年發表的調查也顯示,中國民眾對中央政府的滿意度高達93.1%。


愛德曼分析稱,2020年和2021年,中國快速應對並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大大降低了死亡率,保持了經濟的強勁勢頭,進而提升了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過去兩年多時間裡,在應對疫情上,民眾高度信賴並支持「清零」政策,積極配合可謂全球最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甚至對嚴重影響正常生活的長時間封城措施及大肆侵犯隱私行動也鮮有怨言。政府堅稱,成功控制疫情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專權和中央集權治理體系的優勢,多數國人似乎也認可政府的這個觀點。

然而,自Omicron變異毒株引發新一波疫情以來,中國採取的許多離奇及奧威爾式的應對措施給民眾生活造成極大困擾,引發了民眾對清零政策的不滿和抱怨。這有可能會削弱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正如在之前專欄文章中所言,中國民眾對待新冠病毒和政府應對策略的態度,已有重大轉變。這一政策已讓民眾付出了沉重代價,承受了精神折磨,但政府仍堅持不變,並要求人民繼續堅持下去。

上海是全國最重要的金融和製造中心之一,在那裡,嚴格的封城行動已實施五個星期之久。雖然上海的感染率已降至24天來新低,但當局4月28日在高風險地區仍在升級防控措施。網上流傳的視頻顯示,儘管已有公安及居委會人員值守,現在又在居民樓周圍安裝鐵絲網,禁止居民邁出半步。

在距上海僅百公里之遙的江蘇蘇州,有視頻顯示在進城公路上,每隔百米即有一名值守人員,嚴防有人偷偷入城。

而在擁有78萬人口的河北遷安,當局要求居民把家門鑰匙交給志願者,然後被鎖在家裡。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居民會非常不滿,大呼太過分了,並擔憂發生火災時無路可逃。在居民強烈抗議和呼籲下,當地4月27日取消引發眾怒的所謂防控措施,但表示將會在每家每戶門口安裝電子報警器,防止居民出門。

這些極端措施表明,中國官員不信任廣大民眾,而相對民眾高度信賴政府而言,這太具諷刺意味了。

無疑,政府熱衷於實施控制,對民眾缺乏信任,總是做一些干涉或影響民眾生活的事。

反過來,政府卻要求廣大民眾無條件地相信黨和政府在做正確的事。中國共產黨二十大今秋召開之前,全國各地喊得最響亮的口號就是「聽黨話,跟黨走」。

值得關注的是,民眾對中央和地方政府區別看待,是不會混為一談的,堅信中央領導心繫人民執政為民,而地方官員卻執行力不夠或在故意推卸責任。一旦有地方出現問題,中央政府希望民眾都能這麼想。

然而,社交媒體廣為流傳的超現實及令人不安的事件說明,信任必須是相互的,否則公眾對政府的「信任赤字」會逐步增加。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中國的疫情防控:政府需學會信任人民],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

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