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文化走廊-信義路上話滄桑 | 焦點新聞 | 20220507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王惠珀感懷隨筆》文化走廊-信義路上話滄桑
優傳媒新聞網     2022/05/07 08:05

想安居樂活,就不能跟著武器大國玩火,得靜下心來想想,草螟仔弄雞公,接下來會怎樣。(圖/取自網路https:/www.bilibili.com)

作者/王惠珀

《安居樂活?》

晨光乍現,運動時間,信義路上空無一人,全屬於我。這是健身,也是文思泉湧的時段。以每周五次,每次6公里計,信義路被我踩了9000公里,等於台灣繞了10圈。

從凱達格蘭大道始,到象山公園,6公里的信義路上有東門國小、中正紀念堂、國家音樂廳、歌劇院、永康街、東門市場、師大附中、大安森林公園、建國花市、通化夜市、世貿展覽館以及101商圈,節次鱗比,串成文化走廊,值得我為它寫上一段「安居樂活」的樂章。

這文化走廊得來不易,是歷經許多滄桑,才長這樣。居安思危,想像這場景換成烏克蘭,我的安居樂活夢豈不是太荒唐?想像扛著民主自由神主牌,就不會成為烏克蘭,台灣人是不是太樂觀?

《信義路上話滄桑》

早年在台大醫學院任教時,為了給孩子沒有教科書的英文情境學習,我帶著孩子上大鳥ABC幼兒園,每天穿梭於信義路上。

1990年代的信義路仍是老城舊貌,兩邊是四~七層樓公寓,街道窄小,人車交雜。那時候的「七號公園」滿是違章建築,抗爭多年後終於在1994年改建成大安森林公園。

101大樓於1999年動土,到2004年完工。在這之前,每年碰到世貿中心電腦展,總是交通打結,動彈不得,混亂之中宣示著電子業國際化正在起飛。在這之前,台北市沒有所謂的「東區」,東區是1989年兩岸三通造就成串的富豪,鮭魚返鄉後創造出來的榮景。

在還沒有捷運和手機的年代,101大樓是路標。我家九旬老父喜歡閒晃,晃到失去方向時,只要朝著101大樓,總能找到回家的路。孩子學習搭公車後,說看到101大樓就安心了。聽著一老一小聊天,把歸屬感從點(家)延伸到線(信義路),這感覺棒透了。

2002年捷運開工,我陪著工程車上下班,度過交通黑暗期,直到2014年底通車,雖不方便,卻滿心歡喜,因為有著「明天會更好」的期待。捷運開通後,人們竄入地下,路上大小車少了,走起來寫意極了。

孩子出國後,家裡多了隻被稱為Captain(台北隊長)的邊境牧羊犬。信義路成了他的領地,巡視十多年,成了吸睛的街頭藝狗。不管如何遛轉,隊長就是知道家在何方,老邁之後一心只想回家,總是在每個路口跟我拉扯,旁人看著,會認為我在虐待動物。


我家Captain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在信義路上留下許多英姿。

《莫忘世上苦人多》

信義路上尚存的攤販是職業婦女的救星,賣水果的阿姨從不休息,哪天沒出來擺攤時,總令我不安。管區警察來取締時,我會求情,拜託不要在下班時間查勤,留給庶民及職業婦女一條生路。

這條路上還有位先生在賣抹布,從我牽著孩子上幼兒園到孩子已嫁為人婦,還在沿街叫賣。陰濕冷冽的年後跟他買抹布時,他掏出厚厚一疊鈔票找零,顯然做了不少生意。我心頭一緊,眼淚掉了下來,感恩台北人沒有忘記世上苦人多,也想起孩子曾寫過一篇庶民寫真《從一位街頭人物談起》。

「從幼稚園到上國中,我的活動範圍離不開信義路,這條路上有一個我從小看到大的人。

小時候,媽媽牽著我上幼稚園,在信義路上見到一位半跪半坐在推車上,吃力的滑車叫賣抹布的人,我鼻頭一酸,對著媽媽流淚,媽媽邊拍拍我,邊付一百塊,讓我拿著抹布回家。之後每次遇到他,即使不買,媽媽也會笑著說家裡還有,下次再跟你買喔!那人也總是點頭道謝。

上了小學,有一天我在路上聽見微弱的叫賣聲,連忙躲起來數身上的錢,竟然有一百塊!那人當然不會向小學生推銷抹布,但我很少自己買東西,心裡很緊張,徘徊很久,終於鼓起勇氣走上前,跟媽媽一樣拿給他一百塊,開開心心抱著抹布回家,分享我的快樂。媽媽說,我的小女兒懂得幫助別人了,心裡是不是很舒服呀?我笑著點點頭。

這抹布天天在我家工作,我會永遠記得這位讓我懂得感恩的陌生人,也會記得我們在街上為彼此帶來的溫暖。」

《無心插柳》

人生從來不能規劃。1999年我意外離開台大,搬離宿舍時,匆匆在信義路上定居下來。等到有閒情注意時局,才知道上帝在我被關上一扇窗時,為我開了另一扇門。

就在那年稍早(1997年),總統李登輝發表「特殊兩國論」後,對岸架起了飛彈。2002年陳水扁加碼喊「一邊一國」時,台北市的房價跌了30%(1991~2004年)。上帝沒有虧待窮書生,我們才有能耐住在文化走廊。飛彈沒有打過來,台獨(民進黨黨綱)假議題直接讓台灣苦了咖(軟腳)。一邊一國好棒棒,我好像該吹捧綠色執政撕裂兩岸,對吧?


1991~2004年台灣房價指數變動圖。(圖/取自財團法人台灣不動產資訊中心)

《結語》

從那以後,台獨假議題變成仇中治國的真議題,台灣剩下政治分歧、族群對立、親情撕裂、友情變質。人性遭扭曲,暴戾之氣讓民心焦躁,病態成為常態,文化台灣的美貌不復存在。

回想起來,太陽花運動促成綠色執政,民粹以仇中鎖國,斷人民生路,斷親人歸家之路的同時,也拚出了台灣貧富不均的菁英政治。台北菁英們洋洋得意於股市漂亮數據的同時,街頭苦人隨處可見。即使民粹讓兩岸對峙,菁英們仍堅信(wishful thinking)民主自由能保台灣平安。

問題是,民主陣營的武器霸權在拉幫結黨,綠色執政就急著交心獻出台灣。草螟仔弄雞公,雞公噗噗跳,草螟仔…,我早已嚇出一身冷汗,哪敢存著安居樂活的想望。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