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幫徐巧芯補一堂危機管理課 | 焦點新聞 | 20220530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陳嘉宏專欄:幫徐巧芯補一堂危機管理課
上報     2022/05/30 10:11

徐巧芯違停案延燒一整個禮拜,一直到週五晚間台北市警察局公布警方執法的密錄器後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儼然成為過去一周僅次於疫情發展的最重要政治新聞。對於徐巧芯本人而言,新聞高潮似乎過去了,但危機並沒有過去;在無法撇清特權疑雲的情況下,「違停議員」、「施壓議員」的形象恐怕都將與她如影隨形,這一切是徐巧芯本人拙劣的危機管理所導致。

先澄清一點,台灣的大街小巷每天都有違停事件發生,警察開單更是稀鬆平常,面對荷包失血,被開單的人懊惱求情有之、死皮賴臉有之、據理力爭有之,雖然徐巧芯在密錄器裡的應對態度不佳,但也稱不上惡劣。她的問題不在於紅線違規停車,也不在於個人主張「警察驅離即可不開單」(這其實是誤解),而在於她在過程中有意無意地表露身為「台北市議員徐巧芯」的身份,導致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心生畏懼而給予她特權待遇。

關於這一點,密錄器所揭露的內容已一目了然。徐巧芯在趕來阻止警方開單時刻意摘下口罩(徐辯稱是當時嘴巴油油才脫下,但嘴巴油應該是用衛生紙擦嘴,怎會摘下口罩);徐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徐巧芯」(試想路人甲如你被開單時,會不會向警察表明「我是╳╳╳」);在警方表明紅線停車,車上沒人時就應該逕予舉發時,徐的態度是:「沒關係,那我們再回去講嘛!」(回去哪裡講?跟誰講?)更重要的是,對照密錄器的內容,徐巧芯先前的說詞有諸多修飾甚至不實的部分。

地方議員耍小特權壓下交通紅單,並不罕見;問題在於徐巧芯是首都選出的形象牌議員,為保護自己的道德高地,所以矢口否認自己施壓。過去一整週,徐巧芯質疑該名開單員警可能與「網軍」勾串,暗喻自己是被害者;甚至連續用6篇臉書文攻擊另一位媒體人周玉蔻,宣稱要跟周嗆賭單挑。用政治陰謀論圍魏救趙,轉移焦點。

但無論該名開單員警找朋友於PTT爆料是否得當,根本無改於徐巧芯是否有特權施壓的事實;反而是該名員警後來遭記申誡,更坐實外界「大議員欺負小員警」的指控。而周玉蔻只是媒體人,徐巧芯身為議員與台北市警局有直接的權力監督關係,兩者根本無法類比。徐對嗆周玉蔻固然是召喚許多厭惡周的藍營支持者助拳,但就算罵贏了周玉蔻,也無法證明她自己的清白。

政治危機管理的先決條件是界定危機的範疇,也就是認清危機已經來了,了解自己能夠保住什麼?必須失去什麼?危機之所以要「管理」,是因為它已不可能完美脫身,只能使用自己身上有限的籌碼,防止小危機轉變成大危機。說得更明白一點,當此事鬧上PTT之時,「徐巧芯特權施壓員警」就已經被設定議題,但徐巧芯顯然沒有認清危機的本質,仍想全身而退,反導致全盤盡墨的後果。

面對危機,徐巧芯該做的事其實是「設立斷點」,只有將自己的損害控制之後,才有機會「清理戰場」。不管徐巧芯是否真的有意以市議員身份規避掉這張900元罰單,若她能用「情急之下口氣不佳,造成員警的誤會」對外公開道歉,勢必能削弱質疑者的砲火,甚至連對她相當不利的密錄器影像也未必被迫公布。相對地,正是因為徐巧芯不肯彎下腰道歉,還到處引戰,才讓看好戲的人越來越多,危機不斷延燒。

政治人物也是人,是人就會有脾氣,情急會妄言,暴烈會失控;在民主政治裡,選民可以原諒政治人物說錯話做錯事,卻不能容忍政客的欺騙與謊言。徐巧芯才32歲,早已是國民黨年輕一輩分貝最高的政治人物,但她年少得志,睥睨一切,不懂戒驕戒躁的道理,最後在這場違停事件裡重跌一跤,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徐巧芯違停門】爆料人疑「黑柯」粉專管理者 柯文哲諷:網軍無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