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家超上京看未來香港治理挑戰 | 焦點新聞 | 20220612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從李家超上京看未來香港治理挑戰
上報     2022/06/12 00:00

2022年5月8日香港選舉委員會選出唯一提名人李家超為新一任香港特首,在共1,428名選委投票中獲得1,416張支持票,8票不支持,得票率為99.16%,[1以充分符合中共盤算之姿高票當選。5月30日李家超以候任行政長官身分到北京,從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手中領取《國務院第754號令》,並於同日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本文就李家超接受中國中央政府任命,即將接手香港治理之際,探討其將要面對的治理挑戰。

中共中央欲藉李家超樹立新治理權威

5月8日李家超當選當天,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立即發表題為〈新選制展現新氣象 新起點共創新輝煌〉的文章祝賀,文中除了自誇這次新選制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外,重點在期許未來5年是香港從「由亂到治走向由治及興的關鍵時期」。習近平接見李家超時也在新聞稿中強調今年適逢香港回歸25年,目前「已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可見中共當局對於警務人員出身的李家超,最大的期許就是代表中共治理好香港,借重李在過往香港社會民主運動中的鎮壓經驗樹立起新的權威,以達到「由亂到治」的香港新局面,但這過程絕非一帆風順,仍須面對許多挑戰的考驗。

挑戰1:《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將進一步造成香港社會撕裂

李家超在競選特首期間的政綱簡介會上明確表態:「將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該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2003年董建華曾推動過一次23條立法,卻引起大規模的民主抗議而不了了之,這次李家超的當選預示著可能的官民衝突將捲土重來。這兩次立法背景的最大不同在於《香港國安法》的通過,已經造成了現在香港民主運動的寒蟬效應,無論是體制內的立法會選舉以及體制外的群眾示威抗議,目前都陷入停滯,但大眾不願表態不代表未來23條立法必然順利推動。李家超可能面對的是醞釀更久或是更為間接的社會反彈,並且可預期建制派和民主派的社會對立將在推動過程中進一步撕裂。

挑戰2:香港公務員積怨已久

香港公務員早先在2021年因有129名公務員拒絕港府所要求宣誓效忠特別行政區而被辭退,而李家超本人曾在2022年初政務司長任內與中國大陸商討防疫分工對接事宜,但釋出資訊和執行時前後不一引發民間和香港公務員反彈,使得特首林鄭月娥還需代為出面滅火。由這兩件事情可知,香港公務員對於港府已累積許多不滿,未來李家超是否能夠得到文官團隊支持或至少不消極怠政,都將是影響其施政表現的重大挑戰。

挑戰3:香港經濟面臨逆風

香港於2021年底恆生指數年度結算跌幅高達14.1%,創下十年來最大跌幅,金融表現受到疫情衝擊,以及傳統支撐港股的金融、保險、地產類股被中共監管等不確定因素的影響巨大。李家超上任前夕又遇到2022年初以來的香港疫情又一波大爆發,使得各種不利因素持續累加,他必須在疫情平穩後逐步回復日常經濟發展並與大環境的不確定性相抗衡,對於警務系統出身的他來說將是不小的挑戰。即便李克強當面期許李:「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加快打造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但實際上挑戰並不小。一來即便近年來努力推動將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但目前串聯機制尚未成熟,難以發揮出1加1加1大於3的效果;二來香港過往成為世界金融中心的獨立法律和商業文化傳統,都因《香港國安法》而切斷了與西方的連結,如何重新獲得國際信任實在是難比登天;三來香港作為創新科技中心的土壤薄弱,科技製造業的聚落規模遠不如台灣、韓國等科技發展重地,起跑點已大幅落後周邊國家。

李領導香港往「一國一制」必遇挑戰

李以「武官」身份多次挺過香港大規模民主抗爭,故其得到中共中央任命足可顯示經濟建設其實並不是北京當局的首要考量。如何完成香港從領土主權到制度民心的「二次回歸」才是當務之急,而李就是備受期待將香港引往與中國內地相近「一國一制」的那個人選。但由上述三大挑戰觀察,相應來自民間和國際的挑戰也會因此而增加。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解放軍東部戰區發布模擬攻擊影片 稱「練兵備戰」警告美台勾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