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蹋司法的國民參審 | 焦點新聞 | 20220707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糟蹋司法的國民參審
中時新聞網     2022/07/07 04:10
 民國88年翁岳生院長接掌司法院後,召開司法國是會議,引進平民參審制度,針對少年案件、家事案件、勞工案件、智慧財產權案件、醫療糾紛案件及重大刑事案件等實施參審制。當時所謂重大刑事案件還曾以政治性犯罪為主要的範疇,認為叛亂外患等案件必須關照社會之法律情感及價值觀念,所以有平民參審的必要。後來大量的學界聲浪反對,認為憲法保障人民只接受經法學教育的職業法官審判。因此在事後都在草擬專家參審,只有受過法學教育或是特殊學科受有一定訓練之專家,才能在特定需要下,補法官專業知識之不足。

 參審的疑慮太多,一直不能完成立法。其間又陸續有白玫瑰等運動,認為司法判決脫離人民法律情感,法官輕縱犯罪。為了監督法官辦案,開始有人運作陪審。由於原先參審是國民黨執政時提出,於是民進黨便傾向支持陪審。在陳水扁貪汙案被判刑,更有一奇怪想法認為陪審可以平反扁案。想法又變,從平民參審改為專家參審,又改向國民參審。

 陪審設置的目的不在制度化接近社會期待的「私刑」。英美陪審目的在保障被告不受司法偏私的審判。陪審在外國設置的目的在保護被告,小陪審在審判時認定是否犯罪,被認為是被告的盾牌;大陪審在審查是否應被起訴,被認為是攻擊罪犯的矛。曾任我國司法行政部美籍法律顧問龐德教授認為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英美法的歷史背景,也沒有受過英美訓練的法官及律師,要去體會英美法是困難的。19世紀的司法改革者為了建立判決預期的信心,把陪審制度移植到歐洲大陸,結果失敗了,是值得警惕的。

 近年,一些社會聳動的案件,在偵查期間被以長篇連載小說的方式報導,形成輿論審判。又將早年被媒體注目的陳案,以連續劇的手法,連說帶演的非議,評說判刑不當。引起民眾質疑,認為法官審判應受人民監督,乃主張在審判庭要加入非研習法律的素人法官。現行的國民參審其實近於陪審,國民法官全程參與評議,權力更大於陪審,非但參加認定犯罪,且共同表決量刑。

 當司法違犯了人民的預見,將是司法制度的崩壞,社會秩序的瓦解。但是將沒有受過訓練的素人直接拉上台做所謂國民法官,是另外一回事。以法律素人參與審判,需要有全套新的證據法則,不同於給職業法官的刑事訴訟法。陪審或參審所費時間與人力無法估計,遑論增加預算。日後民眾的濫情影響司法,輿論領導審判,大量的從重量刑,都可想見。若要利用國民參審來健全司法,是完全走錯了方向。若想經由國民參審來增加審判透明度,那只要開一個司法頻道,審判直播就好。我們只是以電影電視所得到陪審的膚淺印象,移植到國內成為國民參審是極其不當的。

 經過長時期政治語言的吹捧,反對國民參審成為政治不正確,學者噤口。在司法院使用預算大力鼓吹下,各級法官們也都不再多話。國民參審已箭在弦上,半年後即將施行,但是提出異議仍是法學者無可旁貸的言責。

 (作者為文化大學法研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