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存款清零賣咖啡 | 焦點新聞 | 20220707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心內話】存款清零賣咖啡
鏡週刊     2022/07/07 05:58
鮑毅超今年重回新生南路擺攤賣咖啡,在疫情與萬物齊漲中搏出路。

你知道可口可樂最近一口氣漲價20%嗎?起肖!20%耶!我有個朋友賣貓砂,以前1個貨櫃運費8千元,現在8萬元。外面世界變動很大,疫情加上通膨,老一輩傳統的商業模式、智慧、技能完全無用,疫情會不會再來?大家都不知道。

我學養豬,畜牧是資本密集行業,我這種眷村出身的買不起土地,就做業務賣藥品、飼料,學做生意。有天看到經濟部的資訊人才培養課程,我就去學寫Basic程式。民國七十幾年,飼料配方只有大型公司才有辦法計算,我投機取巧,只計算五大主要成分,把台灣採購困難的燕麥、大麥踢掉,把營養參數fix住,設定最便宜價格,電腦跑得出來耶!一個大老闆二話不說,要買我的系統,當場開支票。原來傳統行業可以用科技手法新創,我嘗到甜頭。

2004年,我前進上海做商業自動化系統顧問,提供解決方案。但中國那種快速讓我連聽音樂都沒辦法停下來,天天被灌醉。有天醒來,我躺在King Size床,右邊是浴室,前面是辦公桌,落地窗外是草地,不知自己在哪裡。我決定辭職,公司股票都放棄,這種生活我不要。

2008年回台灣後,哇!失業耶!這是中年高階主管的麻煩,電子業沒有那麼高薪的位子給我。那時候我發現咖啡豆的全世界貿易量僅次於石油,美國星巴克財報1年營收60億美元,稅後純益12億美元。靠!太暴利了吧!我覺得自己做得到,不走規模化,走個性化,最多曾經在台北同時開6家咖啡館。我標下台大校長故居,很漂亮的日式私宅,裝潢成玻璃屋,是老屋活化加精品咖啡的第一槍。第2年開始每天客滿,許多人都來朝聖。

這幾年咖啡普及,網紅店到處起來,加上疫情影響,只能虧本經營,真的很無助。去年11月,辛亥路的咖啡店關門;今年4月,台大校園內最後一攤也收掉,我把存款領出來,付清員工薪資,器材搬到新生南路,租個空地擺攤。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時間的魔術
【心內話】我的四角習題
【心內話】在飛彈下正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