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這次實彈軍演對台「震懾力」為何不如1996台海危機 | 焦點新聞 | 20220805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解放軍這次實彈軍演對台「震懾力」為何不如1996台海危機
上報     2022/08/05 07:00

2022年,為了報復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成功訪台,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布在台灣本島周邊多點進行「聯合軍事行動」,對其設定緊鄰台灣本島的目標區域,發射長程火箭彈或地對地飛彈,甚至加碼讓飛彈飛越台灣島,威脅度超過96年台海危機,但台灣民間的緊張感,卻遠不如96年台海危機,這是為什麼呢?

解放軍「聯合軍事行動」武嚇加碼超96台海危機

在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Third Taiwan Strait Crisis),解放軍在台灣海峽進行DF-15飛彈試射軍演,靶區超過台海中線,南北兩端接近台灣本島,當時台海戰爭恐懼壟罩,戰況感覺一觸即發,台灣本島與外島全部備戰,外島國軍將士甚至都已將遺書準備好!在美國派遣兩艘航艦穿越台灣海峽前,台灣的氣氛可說風聲鶴唳。

2022年解放軍以「聯合軍事行動」為名,加碼武嚇台灣的軍演力道,除了將演習區域(飛彈或長程火箭彈落點)接近台灣本島,甚至切入領海基線外,更發射至少11枚東風-15系列地對地短程彈道飛彈,飛越台灣島上空,落入台灣東部海域的靶區。

解放軍雖然下了重本加碼,但台灣社會的整體氛圍卻與1996年大不相同,軍方也沒有如1996年進入戰備狀態,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原來96年解放軍的行動可不只是射飛彈這麼單純!


96年解放軍已準備攻我外島 部隊上船

1996年台海危機時,解放軍除了瞄準台灣南北兩端的海面,射擊地對地飛彈,根據近來已解密的資料,實際上籌畫了更激進的作戰,準備動手進攻我軍所控制的中國大陸沿岸島嶼其中之一!

中共當時集中20萬的正規解放軍,輔助的民兵更不計其數,派出當時解放軍最新的蘇-27戰鬥機掩護,以實戰演習為名義集結在福建平潭、福州、連江一線。

美軍當時也偵測到,中國在最前線的平潭島上,已經集結了至少兩個加強步兵師,其中一個師的人員與裝備已經登船,另一個師則進入其後方擔任第二梯隊,預謀奪取由我國控制的金門烏坵島或馬祖的東、西莒島。

解放軍選為目標附近的海域,充滿肅殺氣氛,例如原滿佈烏坵海域的中國漁船,一反常態全部消失無蹤,因此我國外島全面提升戰備至「狀況3」(警戒戰備狀態)甚至「狀況2」(戰鬥待命狀態),防空、地面火力及各監視哨全天候保持高度戒備,人員與裝備補充到滿編。

美方勸國軍打不還手 主動撤退

美國分析研判兩岸軍隊動向的情報後,與我國高層展開密集會談,試探我方態度。美國透過管道表示,希望我國外島守軍全部放棄抵抗,避免事態擴大,待解放軍撤離後或由美國居中協調,把國軍送回台灣。

但當時參謀總長羅本立上將堅決反對,李前總統也表示支持,因此我方告知美方的底線是:「若外島爆發武裝衝突,軍人守土有責,不抵抗而喪失領土將使軍隊在國內無以立足!總統大選也不會因此停止。」

因此「我國無意引發全面戰爭,但只要外島受到任何形式的攻擊,中華民國國軍將全力反擊!雙方如有戰俘,日後透過海基、海協兩會以靖廬模式遣返交換。」

國軍高層:源頭反制-你打過來我就打過去

羅本立上將認為除了各島加強戰備,例如調派當時國軍最新銳的M60A3戰車編入金門戰車營外,並且也要從「源頭反制」解放軍的攻勢,才有嚇阻效果…

如中山科學研究院緊急將4枚天弓二型空對空飛彈,改造成為地對地戰術飛彈,型號為「天弓2S」,並急運至某外島部屬,一旦解放軍地對地飛彈射擊陸上目標,國軍也將發射天弓2S報復!

又如工蜂6型多管火箭砲營,急運金門前線,甚至有一個排運至大膽島,瞄準廈門電廠與其他政經目標,也是一旦解放軍攻擊地面目標,國軍即開火報復。

又以當時解放軍的配置,一旦布置在平潭島一線的兩棲部隊要轉攻台灣,勢必通過東引等東北部水道,於是羅本立上將密令當時國軍最先進的海虎號潛艇,滿載魚雷埋伏在解放軍必經海域,準備獵殺其登陸艦艇,時間長達一個月之久!


國軍基層的態度:視死如歸

以烏坵島為例,官兵日夜整頓防禦工事、加強戰備演練,台灣載運武器、裝備、後勤補給的船隊,在海空軍的掩護下,也密集馳赴烏坵。

烏坵指揮官徐台生少將除積極貫徹加強戰備,並對官兵喊話:「打贏了,大家一起做中華民國的英雄!打輸了,我跟大家一起進忠烈祠!」

基層官兵的態度,由這封馬祖一位義務役士官的「遺書」(當時外島官兵都要留遺書)可以看出:

親愛的父親,母親和小弟:

我現在這邊的情況似乎不是很樂觀,所以輔導長有暗示過最好能有下隻字片語給家人,想了想用晚上休息的時間回辦公室寫了這封信。

我不知道會不會開打,不過若是你們收到這封信的話我應該已經死了。很奇怪,現在的我一點都不會怕。甚至還跟班兵開玩笑說等打到我們這邊的話,就代表連上有九成的弟兄都戰死了,所以我們打一個是剛好,打二個是賺到,可以的話多拉幾個墊背的。

我知道你們會難過,我也捨不得你們。不過我在這邊也沒地方跑,打過來的話只能奮力抵抗。雖然只剩二個多月退伍,不過遇到都遇到了,認命。

小弟,請代我我照顧好爸媽,我知道你作得到。

最後,原諒我比你們先走一步。

不肖兒  XX絕筆

1996 3 8

他還記載了當時的情況:摘錄如下:

全部人都窩在中山室,脫下頭盔坐好,接著嚓槍保養。

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不過跟平常不同的是,晚上不用操體能,也不用換運動服,甚至不能洗澡,全副武裝睡覺,甚至槍還得帶著。值星官說晚上會去查房,哪個不長眼的睡覺睡到槍被摸掉的話,明天就不用睡了。

所以睡覺時都只有脫鋼盔卸綁腿,腳伸在床外躺一半的床睡。簡單來說,你身體是橫的,膝蓋以下是直的。這種姿勢還不至於難過,不過後腰的那個水壺就真的很礙事。

怎麼調都不對位,只好想辦法把S腰帶移到側腰的位置,這才能入睡。這天開始晚上全島管制燈火...如果晚上在營區之外的地方遊蕩,很可能會被射殺。

隔天,新任務下來了。所有人領取兵工裝備。除了一個排的兵力在中山室待命,其餘人由連長帶頭去顯要位置挖傘兵坑。平常兵工士看的比命還重要的圓鍬十字鎬,現在拿來在那挖阿挖的...這些東西以前別說拿來挖,掉到地上他們都會抓狂。這地點不錯...在寢室旁邊一片很陡的山坡。要上來除非通過我們開出來的路,不然想直接攀爬困難度很高,傘兵坑設在這再適合不過。即使我快退伍了,還是下去幫忙挖,多一個人多一份力。

一天又過去了...這一天只挖了一半數量而已。

隔天本以為繼續挖,未料到直接發下實彈夾,就戰鬥配置了。一人4個彈夾,共80發子彈,加上槍上一個彈夾,一共是100發。前面提到我的班是通信班,所以我們守的位置是靠近電台的山坡上。

電台下面是營長室,所以我的班實際上就是我們單位最後一道防線了。我是班長,所以在地勢最高的位置,這裡是一個荒廢已久的豬圈。(以前寫過一篇午夜背後的聲音,那文中提到的豬圈就這裡。)不過有個小矮牆,以地勢來說算是有點隱密,視野也不錯。我的班兵們就分散在這條坡道的左右二側,槍口一致對著道路。班長還有個任務,任何人出現在視野中的時候,要大聲的問口令。答不出來的話就可以開槍,班兵只要聽到或看到班長開槍,一率跟著開火。

全文在此:當兵時寫的遺書

1996年的台海危機,最終在國軍上下堅定的態度,以及美國派遣獨立號航空母艦(CV-62)與尼米茲號航空母艦 (CVN-68)兩個戰鬥群擺開作戰隊型,進入台灣海峽周邊後結束。

2022年多數台灣民眾已對解放軍武嚇無感原因

原因1:解放軍「狼來了」次數太多,又有「紙老虎」印象。

過了26年,解放軍所謂的「聯合軍事行動」還是在台灣島附近劃定靶場,然後…還是發射東風15飛彈(雖然是改進的B/C型)就算發射了多達11枚,因為已經是上次的老招數,大多數台灣人已經被「狼來了」太多次,無動於衷。

尤其在「聯合軍事行動」幾天前,針對裴洛西議長訪問台灣,中國外交部與國防部發出數次嚴厲聲明,命令式語句要求「不得訪台」,甚至發出「解放軍不會坐視不管」的警告,讓美軍與國軍都派出強大護航兵力護衛。而解放軍無論是考量何種因素,最終完全沒有任何干預行動,落下全球眾目睽睽下認證「紙老虎」的窘境。

「紙老虎」的印象,讓解放軍隨後舉行的軍演,只要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如與我軍爆發海空戰)或如1996年那樣準備攻取外島,自然又被當成再一次「狼來了」,威懾力大減!

原因2:國軍防禦與報復武力亦進步。

此外,就算這次解放軍加碼讓彈道飛彈飛越台灣島上空,但國軍的武備也會進步啊!能對應甚至報復的手段變多了!

國軍位於新竹樂山的鋪路爪長程預警雷達(AN/FPS-115 PAVE PAWS),全程掌握與記錄每枚彈道飛彈的軌跡,研判不會飛入台灣本島。因為解放軍要攻擊台灣東部的靶區,飛彈彈道需穿越中央山脈,中段飛行高度離地表超過300公里,相當明顯,也超過大部分防空飛彈能攔截的高度。

但國軍還是啟動了能夠攔截短程彈道飛彈的愛國者II/III型防空飛彈的戰備,萬一解放軍飛彈中途失控,真的朝台灣島墜落也能攔截。

外島還有能夠直擊廈門與福州進行報復打擊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砲,台灣本島也部署已經服役,能對中國大陸地區進行縱深打擊的「雄二E」地對地巡弋飛彈…這些都是96年國軍沒有的裝備。

參見:雄風2E長程陸攻飛彈撥交國軍 預告美將售台戰斧巡弋飛彈?

原因3:政府定調冷處理穩定民心。

為了不讓解放軍的武嚇得逞,反正也沒有實質上的威脅,國軍連防空警報都懶得拉,民眾自然更無感了。但換句話說,如果解放軍的「聯合軍事行動」目標是麻痺台灣人對解放軍威脅的警覺,那倒真是辦到了!

當然這不是正確的態度,仍因「料敵從寬、禦敵從嚴」正視解放軍武力犯台的威脅,研究解放軍的武力進展與戰法,並構思對應與破解之道。

※本文經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備戰不求戰、應戰不避戰 國防部影片表達守護國家主權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