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面對中共軍演 修正台灣國防三個漏洞 | 焦點新聞 | 20220809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平心面對中共軍演 修正台灣國防三個漏洞
上報     2022/08/09 00:02

一場海外軍演,既是敵軍的武力操練,也是我軍應對的演習。站在軍事角度,演習是為了修正缺失,所以必須嚴格的做AAR(After Action Review,行動後檢討),俾便修正缺失,獲取經驗教訓,並用最快速度補強。

專業判斷正確 溝通方式錯誤

在這次中共軍演中,國安當局與國防部最大的缺失,無疑是危機訊息的發佈。一開始,國防部說沒有飛彈掠過台灣上空,不到幾小時就被日本防衛廳的訊息打臉,這才承認有飛彈飛越台灣上空超越射擊,但辯稱因為高度超出100公里卡門線,不算領空,且依軌跡判斷對台灣並無威脅,為免造成民眾恐慌,故未發佈警報。
國防部的軍事專業判斷是對的,但危機處理的溝通方式是錯的。已講過無數次,危機當下,人人都知道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此時最需要的是一個「可信」的權威發佈消息,告知民眾必要的資訊。「Trust(信任)」是所有危機訊息發佈的不可破鐵則,如果失掉信任,民眾自會去四處尋找額外訊息,卻又無法分辨真假,反而會造成謠言四起。在這個網路發達,民眾教育水準普遍提高的現代社會,遮蓋不利訊息是蠢到不能再蠢的危機處理方法。想要民眾安心或遮蔽情報來源,可以過濾後再發佈,或發佈必要訊息後再予解釋說明,就像後來蘇紫雲和王立第二戰研所做的那樣,這些訊息對於安定民心的效果,遠比國防部那種蓋布袋的講法高明得多。
我們可以理解,軍事訊息的發佈,永遠有它先天的內在矛盾。一方面,不能讓敵人太清楚我們知道了什麼?另方面又需要發佈必要訊息獲得信任。但我國國軍向來堅信什麼都不說,保持民眾無知,講些好聽話安撫民眾,日子就可以過了。國共內戰大敗,我們稱之為「轉進」,當年還有軍報稱「我軍轉進神速,匪軍追趕不及」。東山島戰役明明打得慘不忍睹,卻要稱之為「大勝」,但此後戰史資料幾乎全部抹去。一直到洪仲丘案,國防部簡直成為全民公敵,卻還沒有因此記取教訓,仍舊迷戀著「說好話」的傳統。這不但錯估了現代網路與民主社會中,訊息的傳播速度與廣度,更是在侮辱民眾智慧,重挫了民眾對國軍與政府的信任。但「信任」不是喊著叫人「相信」你,而是「聽其言,觀其行」,經過一次又一次驗證為真,才能「贏得」人們的信任。
軍事訊息的發佈,永遠有它先天的內在矛盾。一方面,不能讓敵人太清楚我們知道了什麼?另方面又需要發佈必要訊息獲得信任。圖為台灣萬安演習。(美聯社)
在民主社會中,面對戰爭威脅,國軍不能老是叫人「相信」國軍,這種相信或信任,必須建立在普遍可信的知識基礎,與具有對策的相應行動上。美國南北戰爭第一場戰役-牛奔河之役時,由於戰區就在華盛頓DC南方約30英哩,對戰爭無知且天性樂觀的DC民眾,就跟這次想去小琉球看演習的民眾一樣,攜家帶眷,帶著野餐前去觀戰,結果戰事不利,血肉橫飛,嚇得老弱婦孺拔腿狂奔。這就是無知的代價。
相反的,知道太多了也會出事。2017年8月29日上午6點2分,民眾被手機警報聲吵醒,告知北韓發射飛彈,請大家往防空避難所避難,這就是著名的「J警報」事件。日本在此前數年,為因應北朝鮮的飛彈威脅,制定了一系列預警與防災計劃,不但有警報發佈,列車也停駛,完全比照空襲。但後來發現,北韓飛彈飛過日本上空550公里,遠超過標準三型飛彈的攔截高度(160km),後來落在距日本1180公里的太平洋中,使得這場演習看起來像是一場鬧劇。而且當警報發佈,多數人根本不知道防空避難所在那?電車站擠滿了急著上班上課的人群,少數人自行前往政府機關要求避難,卻被也是一頭霧水的職員安置在大廳,相關配套措施完全沒有落實,還差點引發一場政治風暴。
所以,對於普遍對軍事無知的台灣民眾,國防部不發警報是對的,但事後清楚說明是必要的,尤其不應等其他國家來糾正自己的訊息,讓自己的信任度掃地,也反讓更多謠言和謬論滋生。

應對共軍「灰色地帶」的騷擾
第二個需要快速補強的,是國軍應對共軍「灰色地帶」的侵犯與騷擾。共軍近年在不引發正規戰爭的前提下,發展出很多灰色地帶的騷擾戰術,例如無人機侵犯領空,或以海上民兵侵犯領海,拖網漁船勾斷海纜、抽砂船改變海岸地貌…,菲律賓等南海國家與美軍都深受其害,這期美國海軍雜誌Proceedings(2022.8)便有專文討論。海軍學者還在2019年出過一本《中國海上灰色地帶行動》專書,專門討論中國的海上騷擾行動。
應對這些騷擾行動,美軍學者的建議,是與盟邦建立「鄰里守望」的類似海上警察機制,以「非致命性手段」進行檢查、逮補、扣押,令其得不償失,並配備法律、影像、紀錄人員,公開中國的非法越界與蠻橫行為,在國際上贏得敘事。並且要計算成本效益,不應以「高端資產」(戰艦)去應對敵人的「低端資產」(藍色鐵殼船),也應發展相應的「非致命性武器」,以作驅離之用。
舉例來說,用信號彈警告無人機,被譏為「對牛彈琴」。那可不可以用電子干擾等「軟殺」手段令其迷航墜海?或以農用無人機對其噴灑特殊塗料,令其影像偵蒐設備失效? 或撒落干擾絲或尼龍繩,造成其螺旋槳卡葉?同時聲明不來領空就不處理,但侵犯領空者一定處理?

不是只有「開火」或「不開火」的選擇

同樣概念也可用在對付犯台戰機。軍友們說笑討論過,為何不開放澎湖及恆春機場為「國際空中玩家樂園」,國際上的飛行愛好者,均可登記後上天飛行玩樂,如果不幸與共機意外擦撞或發生事故,責任自負。我國的驅離廣播也不必那麼死板僵硬,講完該講的話後就換心戰大隊的妹Y上:「高度3千米的殲-16共軍弟兄,你幹嘛這麼拼命呢?老胡躲在北京家裡亂放砲,面子掛不住了,就叫你們來餵飛彈送死?這值得嗎?你怎不想想漂亮的女朋友?想想自己鄉下的老爸老媽?你要是不小心回不去了,他們怎麼活啊?村鎮銀行裡那點老本現在領不出來了,你確定國家給你的撫卹金,不會被你的長官們給吞了嗎?小兄弟,您是明白人,為老胡那種嘴砲王去賣命送死?不值得啊……」
一直講到他離開為止。照共軍政戰那種疑神疑鬼的特性,就算沒人動搖,回去也有寫不完的報告。你不過來就沒事,過來就有一堆麻煩事,把燙手山芋丟給對方,你燒油錢我只出張嘴,這才叫「不對稱作戰」嘛!
國軍將領的腦袋必須多點彈性,隨時計算各種應對手段的成本效益,才能有效阻擋中國在灰色地帶的不斷騷擾。圖為中共轟六戰機演訓。(美聯社)
同時,政府也應發佈訊息讓民眾知道,中共不只惹毛台灣,也正惹毛日本和韓國,我們是「德不孤,必有鄰」,贏得國內外的敘事。當共軍不斷以機艦侵犯推擠「台海中線」時,也以同樣手法推擠東海的「日中中線」。6月底時,美軍調集F-22等大批戰機,由日本預警機和加油機支援,群集飛越日中中線,直抵中國領空邊緣,以為反制。
國防部與國軍的問題是,腦中只有開槍與不開槍兩個選項,而且極度缺乏無人機、無人艦、小型艦艇、民用改造非致命性武器等低成本裝備,使得工具與接戰準則都缺乏彈性,極好被敵軍預測。國軍將領的腦袋必須多點彈性,隨時計算各種應對手段的成本效益,才能有效阻擋中國在灰色地帶的不斷騷擾。

建置「全民防衛體系」

最後,是「全民防衛體系」的積極建置。從俄烏戰爭引起全民防衛呼聲至今四個多月,黨政軍高層喊完口號後毫無實質動作,令許多軍友大為不耐。近日與美國朋友聊天中,曾提到美國軍方有些人認為中共恐怕不會等到2027年才動手打台灣,這一、兩年便有可能提前動手,大規模軍演更加深了這種疑慮。所以,軍方放棄獨攬所有軍事資源及訊息的習性,有計劃的快速建立全民防衛體系,防止中共岸對岸直升機垂直突襲,消滅島內第五縱隊破壞,動員資訊人才保衛資安,至少快速重建早已朽爛的民防系統,都是面對「明顯而立即的危險」時,我們必要且須快速採取的行動。現在不是拿筆的文青作文的好時節,而是拿槍的步兵組織起來的時候,這才是面對真實的威脅時,真正能安定人心的務實作法。
我不想過度批評指責國防部,但很多事都顯示,政府高層與國軍將領,缺乏急切的危機意識,甚至缺乏足夠的軍事知識溝通,以及與民眾有效溝通的危機溝通技巧。以至於連執政黨立委,出面發言辯護時都還會講錯概念。軍事是一種專業,「好男不當兵」、「唯有讀書高」、「兩岸只能談不能打」、「不要惹怒中共」這些傳統思維,早已無法應對當前的危機,人家已經擺明要來搶親佔屋了,飛彈石頭都丟過房頂了,還有什麼好談好忍的?不快點準備好自衛手段,就只有等死投降,任人宰割,豈是危機當下之所應為?
孫子兵法云:「將有五危:必死可殺,必生可虜,忿速可侮,廉潔可辱,愛民可煩。」「將者,智信仁勇嚴也。」危機當下的國家領導者們,都是應對危機時的大將,豈能優柔寡斷,力求周延,以至於動作遲緩,緩不濟急?台灣人民從小就要應對颱風、地震等大小災變,早就訓練出一身「皮」性,凡事第一次比較怕,以後就皮皮的自有方法應對。我們的民心沒有官員們想的那麼脆弱,反而是當官當久的人比較脆弱。所以,請隨時告知大眾真實狀況與不利訊息,並且附帶應對方案,至少事後提出改進方案,不懼不怕,穩健應對,這樣才是安定民心最妥善的作法。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