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圍台軍演有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 焦點新聞 | 20220810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中共圍台軍演有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勁報     2022/08/10 08:02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自今年四月宣佈要訪問台灣,後因裴洛西確診因素而延至八月初才動身蒞臨台灣訪問,這四個多月裴洛西為台灣創造史無前例的國際超高聲量,加上中共官方與媒體的相對呼應,兩方互相激烈相引相吸相激盪,為台灣的國際聲量激起1+1大於2的巨大效果,中共與裴洛西(當然還有美日及世界多個大國政要)這段期間內為台灣的國際巨大聲量創造了巨大的貢獻,而且遺波未歇,受到裴洛西訪台的影響至今年年終還有多個國家國會要組團來台灣訪問,這是吾人首先要對裴洛西議長及中共有關當局表達十二萬分感謝的。



裴洛西成功訪問台灣後,武力裝備還落後美國三十年的中國當然不敢對美國怎樣,只好在裴洛西一離開台灣飛往韓國次日開始進行三天半的「圍台聯合軍事演習」,這場演習至前日八八父親節中午結束,「浪費」上兆人民幣害中國許多三餐難以溫飽庶民大眾更要更多縮衣節食白飯泡鹽巴水裹腹了,真是君王不仁百姓遭殃的;這場為期三天半的圍台聯合軍演,讓吾人不由得產生幾個感想如後:



猶記將近四十年前吾人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剛上任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辯論「對台動武」問題時,江澤民說「對台動武是說給外國人聽的,我不必對台動武我只要封鎖台灣六個月,台灣經濟就沒法動了,台灣就內亂了」(江澤民這段談話我曾在本專欄寫過兩次,可能人微言輕政府要員沒有注意到);「昔日戲言身後事,如今都到眼前來」,三十多年前江澤民的一段與台灣人民「抬槓」的話,如今習近平都在執行了,三十幾年前習近平還在廈門市磨練,如今已在中央操兵圍台了,「圍台」另一個意義就是封鎖台灣,三十多年世事多變,不變的是美國國力還是遙遙領先世界各國,中國大概要再用三十年的整軍經武才能稍微和美國一爭長短,若中國又像蘇聯一樣分崩離析,那這場「中國夢」可能就要延後三十年矣,所以為今之計中國也只能對小國台灣動手動腳做個欺侮弱小的惡霸,嚇嚇逃到台灣的一些外省人及其二三代兒孫輩,然卻絕對嚇不到本地的台灣人的;共軍演習的第二天還有一些屏東小琉球的遊客包船要到十公里的外海觀看共軍實彈演習而被海巡署驅趕回來,台灣人祖先三四百年前敢渡過海象凶險的黑水溝,就是抱著不怕死不畏難的精神要與蒼天搏鬥,所謂「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所以台灣人民就是一個不怕死不怕難的民族,這和蔣介石蔣經國帶來逃到台灣的這些黃復興黨部的敗將殘兵一看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逃亡是完全不同的,這些人至今還是恐共懼共如故,七十年如一日,一代傳下一代,比起逃到泰緬金三角的英勇孤軍,台灣這些「黃復興們」可能想要給人家洗廁所孤軍英雄都會嫌洗不乾淨;所以中共圍台軍演一開始這些黃復興們便開始聒噪起來,怪裴洛西不該來台灣為台灣製造麻煩,他們當然不知道裴洛西是來台灣看台灣世界水準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偉大成就,如果是國民黨兩蔣執政的時代只有專制獨裁暴政而根本沒有「自由民主人權」,那裴洛西就不會來台灣「三更燈火五更雞」的做鐵人旋風式的參訪;裴洛西在台灣不到二十個小時卻讓全球都看到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的偉大成就,而這又是中共所缺少的,故中共當然很不爽,這也是中共吞不下這口氣故一定要搞個圍台軍演出出怨氣之故也。

這次中共圍台軍演固然會嚇死那些從中國逃到台灣的老兵及其部份二代,惟其人數不多,老兵大約僅剩不到十萬人,而且都是垂垂老人行將就木,不論老死病死嚇死氣死都只是一念之間,無足掛慮;但還有數千萬人的擔心憂慮才是中共黷武者要去當心在意的:那就是那些千萬戰士的父母的擔心受怕,中共在實施一胎化政策後,每個戰士都是他們家中的「大阿哥」,當年父母在到結婚年齡向民政局申請登記結婚後到准予生育年齡再到「生育計劃委員會」申請「准生證」然後好不容易懷上孩子,幾個月後若發現是女孩又要偷偷流掉(因為遵守一胎化政策又希望生個男孩),如此父母不成功那肚子的女胎兒變成仁以成全父母生個弟弟的心願,如此不知有多少尚在母親子宮中的女胎兒都因一胎化政策而為了成全弟弟的誕生而壯烈犧牲了,有很多連母親的身體也搞壞了;所以現在能在解放軍中當戰士的都是每個家庭得之不易的「大阿哥」,他們父母原都指望他們的大阿哥能在改革開放政策後過個好日子,甚至能創點事業光宗耀祖,如今一些好戰軍閥卻要他們的大阿哥到台灣海峽當炮灰,這些戰士父母豈不緊張憂慮得血壓上升中風失掉半條命才怪;所以吾人相信中共的圍台軍演最擔心憂慮害怕的一定是這些中國戰士大阿哥的父母了,這些戰士的父母一定非常後悔當年犧牲很多女兒才生下這個大阿哥,他們的心情一定像杜甫寫的「兵馬行」:「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哀哉!想到那些在母親子宮中就為弟弟犧牲寶貴生命的姊姊們,真是冤枉啊!

另一個最重要的感想是這次中共圍台軍演顯示台灣海峽的國際水道性質太重要了,雖然只有短短的「圍台」三天半對豐衣足食的台灣人民毫無影響,但對國際航班與國際海運等國際經濟的運作都有很大的影響,世界已成為一個經濟文化生活非常密切的「地球村」,企業發展的全球化與資訊科技的太空化讓很多先進人群生活在「無國界」地域中;「國界概念」已是一些只顧自己政治利益的政客比較在意的玩意,以蒙古人為例,蒙古國的蒙古人和中國蒙古自治區的蒙古人及在蘇俄的蒙古人(含布里亞特共和國與中亞各個共和國之蒙古人)之人口各都在四百萬上下,「國界」把它們分屬在幾個國家,其實他們都生活在共產主義世界裡;在中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之前中國的蒙古人經濟生活條件最差,現在則是最好,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後中亞諸國與蒙古國人民都想「回歸」中國,但是掌握經濟分配大權的政客們卻都不同意,所以人民只有私下跑來跑去(就像國民黨一些無恥的退將在台灣海峽兩岸跑來跑去一樣),可見「國界」對某些人來說是沒啥意義的,但對掌權的政客就有意義了,若這些政客能像國際大企業家一樣只為謀取全人類的經濟利益,那世界可能就會真正走向「無國界」世界,至少是一個虛凝化的國界。

當然今天這「無國界世界」還是個「理想國」的思維,但在商人無祖國的概念中他們已然在這次中共圍台軍演受到巨大的影響,許多經濟發達的國家都出來大聲撻伐中共小題大作勞民傷財竟為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問台灣就興兵圍台軍演興風作浪製造國際經濟發展巨大變數,而讓其國內數千萬網紅鬧笑話,真是損人又不利己,最重要的是台灣廣大人民根本沒當一回事,只是讓台灣國際地位之重要性受到國際間更多的重視,吾人相信中共內部較明智較有遠見的軍政財經專家都會知曉中共這場圍台軍演已淪為一場國際鬧劇,對中國長遠發展與人民之福址一點意義價值都沒有,還不如將這筆上兆經費用來改善基層人民的生活還更可讓中共或習近平更得民心,更讓人民信服。

最後的感想是台灣海峽經過七十多年的國際經濟發展已然變成國際公用的水道,今後它只能用於國際和平用途,為國際經濟的發展與世界人民福祉而服務,中共若繼續在此水域軍演興風作浪窮兵黷武只會得罪世界各國,對中國的國際地位決不會有好處,中國不要再妄想利用控制台灣海峽來控制台灣,至少五十年內很難得逞,此為這次圍台軍演所付出的代價,就像我常說的只要一發動「武統台灣」台灣就會宣佈獨立,這就是武統台灣的代價,只要武統台灣不成功那台灣就會成功獨立建國,這是中國急統份子所要承擔的風險與歷史責任;吾人不知五十年後的局勢,但以今日局勢觀之,這五十年內還是保持現狀不變為最佳的局面。(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資料來源:勁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