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國誠專欄:美中「隱形戰」開打──「後軍演」時期的美中攻防戰 | 焦點新聞 | 20220818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宋國誠專欄:美中「隱形戰」開打──「後軍演」時期的美中攻防戰
上報     2022/08/18 07:00

拜登與習近平雖然表面故作姿態,表明此刻不是美中戰爭的時機,但實際上美中已經在「後軍演」時期暗中啟動攻防大戰。這場沒有煙硝、棉裡藏針的隱形戰,在我過去提出所謂「全景式新冷戰」的框架下,已經鳴鼓擊鑼、絕地反攻,其慘烈程度不亞於實體戰爭。

中國乘虛進入中東,突破美國戰略短板

據英國「衛報」報導,習近平計畫於下周出訪沙烏地阿拉伯,這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首度出訪。這當然不是習近平在擺平派系鬥爭、穩坐連任之後的出國散心,而是處於國際「去中國化」的戰略困境下,一次針對美國互別苗頭的戰略偷襲。
中國所面對的外交困境史無前例,包括「一帶一路」陷入債務危機,印太地緣政治遭受圍堵,歐盟集體掀起反中浪潮,特別是美國對中國的「深度遏制」等等。然而,美國的戰略短板有二:一是南太平洋,二是海灣國家體。習近平就是乘著美國退出中東並將重兵移往印太之際,試圖填補中東出現的權力真空,利用美國與中東的嫌隙與矛盾,塑造一種「驅美迎中」的戰略風向。為此,習近平此行將進行至少四項部署:
1,與沙烏地阿拉伯簽署類似中國與伊朗簽訂的長期石油協定,進行一種「能源政治」的地緣連結。實際上,在向俄羅斯採購大量廉價石油之後,中國繼續大量向中東買油,除了中國能源需求繼續升高之外,其背後的盤算就是「儲油備戰」。
2,向沙烏地阿拉伯輸出中程導彈的原料與技術,包括中程導彈的整廠輸出或生產線移轉,藉此向中東其他國家發出武器擴散的示範效應,進一步擴大中國對中東地區的武器輸出。
習近平計畫於下周出訪沙烏地阿拉伯,這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首度出訪。圖為習近平7月到新疆視查。(新華社)
3,自1974年以來,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達成協議,美國對沙國出售武器並保障沙國不受以色列侵犯,在此同時,沙烏地阿拉伯所有石油出口需以美元計價,同時將石油出口盈餘用於購買美國債券;習近平此行就是試圖衝破這種「石油美元」(Petro-dollar)體制,削弱美元作為國際石油計價與單一結算貨幣的地位,甚至試圖建立「石油人民幣」體制;這可能就是習近平此行最重要且具有威脅性的戰略目的。
4,通過鞏固「獨裁者聯盟」,在這次出訪行程中,凡是拜登走過的路線習近平也要走過,藉此填補美國退出中東的權力真空,展示中國的存在感,並向拜登作出「專制必將戰勝民主」的示威。

美國對中進行「慢死戰略」──反制、脫鉤、斷鏈

1,實力反制
有「印太沙皇」之稱的美國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近期表示,美國將提高在印太地區的威嚇力以確保台海和平,並宣佈美軍在未來幾週將通過台灣海峽,彰顯印太開放與航行自由。雖然穿越台海只是一種宣示作用,但也明確表達對中共所謂「台灣海峽是中國內海」以及所謂「新常態」的直接反制。美國宣告美國航母「雷根號」將繼續駐守台海周邊,採取「長期巡弋」的方式,遏制中共在台海進一步的挑釁,恢復台海中線,扭轉被中共改變的台海現狀。
2,修改「一中」
我曾經多次提出,裴洛西訪台的後續效應有二:一是破窗效應,二是領航效應;果然,8月14日,美國五位參眾議員訪台,商討美台區域安全與軍事合作議題,據聞月底之前又有美國另一代表團以及德、英等國接踵而至;這不僅顯示「挺台」已成「國際政治正確」,也證明中共的侵台軍演已引起國際公憤。我亦多次提及,在中共圍台軍演之後,美國必將開始修改「一個中國政策」。在這次G7的聲明中,對於「一中」加註了“where applicable”的限定語,意指「一中」有時候適用、有時候不適用,也就是“where inapplicable”。這意謂美國試圖在政治上剝離和瓦解中共侵台的話語權與合法性,也就是通過「重訂一中/否定台灣是中國一部分/解構中共武統」這一邏輯論述,來解除中共侵台的合理性。
3,金融脫鉤
根據「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的數據,截至今年(2022)7月底,已有153家中概股遭到美國列入「確定摘牌名單」,還不包括5家自動退式的中國企業,總數占了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半數以上,預估中國企業在一夜之間損失了13萬億美元!這意謂美國將進一步在資本市場、金融、產業與中國脫鉤,未來所有中國企業極可能全部「被逐出」美國金融市場。另外,美國商務部8月12日決定將加強先進半導體的技術出口管制,特別是涉及輔助晶片設計的EDA軟體。這些技術全部涉及國防、通信衛星、軍艦、火箭和高超音速系統,目的就是避免這些敏感技術遭到中共的「惡意運用」。這是一場「獵火雞」的金融大屠殺,也就是獵殺中國,預計中國企業將面臨屍橫遍野的命運。
實際上,所謂「中企」(或中概股),就是中國軍民聯合並為共產黨服務的附隨組織,這從中共規定必須在企業內部建立「黨支部」,以及企業依法必須為國家安全無條件賣命的規定可資證明。另一方面,中共一向禁止本國企業的審計草稿流出,因為其中隱藏太多官商勾結、黨員董事、虛假帳目等等藏污納垢的秘辛。美國正是抓住這一「暗藏密碼」,以中企和中共黨政軍隱蔽性的身分連結為標準,對其作出強迫下市的制裁。在此情況下,在美掛牌上市的中企幾乎無一倖免,估計不出兩年,所有的中概股都將遭到美國摘牌下市!
美國總統拜登正式簽署晶片法案。(美聯社)
4,晶片斷鏈
8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2022年晶片和科技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 2022),其內容有四大塊:
(1)「生產補貼基金」,共500億美元,其中390億美元用於鼓勵晶片生產,110億美元用於補貼晶片研發。
(2)「國防安全基金」,共20億美元,由國防部主導,補貼國家安全相關的關鍵晶片的生產。
(3)「安全創新基金」共5億美元,建立安全可靠的半導體供應鏈。
(4)「勞動教育基金」,共2億美元,用以培育半導體行業人才。
這是一項從高端領域對中國「科技割喉」的陰狠戰略,其目的有二:
(1),建立美國「晶片產業的本土供應鏈」,組織「晶片聯盟」(Chips 4),取得21世紀高科技領域的領導地位。
(2),禁止獲得聯邦資金的公司在中國增產先進制程晶片,期限為10年。簡單地說,凡是接受美國聯邦政府補貼的晶片廠商,就不能在中國繼續投資或擴增半導體產業,目的在拉大美國與中國在晶片科技的「代際差距」,對中共進行「高端圍堵」。
21世紀是一個「晶片世紀」,誰掌握高端晶片,誰就主導世界。在「全景式新冷戰」的格局下,美中之間的隱形戰爭已經全面開打,表面上「鬥而不破」,但卻是一場你死我亡的生死決戰。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政治與文化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