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柬埔寨更接近「共學」關係 | 焦點新聞 | 20220829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中國與柬埔寨更接近「共學」關係
上報     2022/08/29 07:00

近日國內外各界關注柬埔寨近況,國人多有不慎陷入詐騙結構,或有論者提出柬埔寨發展失衡的原因是「一帶一路」所致,但究其本源,「一帶一路」只是近因之一。作為東西方冷戰夾縫的犧牲者,柬埔寨今日的發展困境是過往地緣政治衝突與文明去脈絡化的雙重影響,使得柬埔寨未能走出傳統舊神話,卻又陷入威權新靈思(Gnosis)的文明悲劇,即將再起的新冷戰使得柬埔寨前景更為堪慮。

沉重的歷史黑暗期延緩發展腳步

自15世紀以來,柬浦寨在暹羅和越南循環入侵之下陷入歷史的黑暗時期,原有的吳哥窟文明燈火不在,雖然曾在1644年間在馬來人穆斯林的協助下擊退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侵略,但仍在佛教的暹羅和儒教的越南之間夾縫求生,自身的文明認同飽受外來侵蝕,越南更是柬埔寨為野蠻地帶,視其為殖民統治的對象,為柬埔寨帶來毀滅性的統治。

二次大戰結束後,受到日本佔據的法屬印度支那(Indochine française)殖民地:越南、寮國、柬埔寨,以及中國廣東省的湛江市,在看似能見到自由的曙光的前夕,苦難卻未到盡頭。1946年12月,河內戰役爆發,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Guerre d'Indochine)的烽火遍燒中南半島,各國無一例外地陷入紛亂之中,柬埔寨亦無法告別歷史上持續的鄰國侵略,以及地緣衝突帶來的悲慘境遇。

文明與地緣的雙重三角體系拘束

若從戰略三角體系觀之,柬埔寨自16世紀以來長期作為暹羅和越南兩國侵擾的對象,實為小乘佛教與儒教在半島上交匯的前沿地帶。在二次大戰後的柬埔寨又逢越戰,雖有獨立之機卻在法軍敗退後再度被越南干涉。越戰結束後的內政風暴更陷入共產主義的血腥鬥爭,1970年代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和總理朗諾(Lon Nol)的政爭反而引狼入室,可怕的波布(Pol Pot)得勢後血洗柬埔寨,中世紀以來的人間佛國化為阿鼻煉獄,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柬埔寨近五百年來的歷史在政治上未能獲得安全,文明發展的歷程又先後受到共產主義去脈絡化的衝擊,外有越南虎視眈眈,內有血腥的赤色高棉屠殺。法國殖民時期的柬埔寨遭受剝削和異化,未能提升識字率和基礎建設,整體發展遠遜於宿敵越南,造成獨立後的柬埔寨無力單獨面對越南再犯,只能回歸歷史上熟悉的意識之秩序,讓柬埔寨的發展途徑走向佛教與共產主義的靈思權威。

不成熟的「一帶一路」仍在嘗試詮釋循環

中國支持西哈努克回國後成為柬埔寨最大的援助國,21世紀更提出「一帶一路」,以雲南──寮國──柬埔寨為一線的湄公河戰略大力支持發展柬埔寨,似乎成肩負柬埔寨發展的成敗。但是中柬之間的合作實為延續應對越南的共同立場,西哈努克港作為中資的集散地為柬埔寨帶來投資,但是對中國而言更是為確保避過南海的重要出海口,兩國之間並非是單向的依存關係,而是有著一定的秩序觀和安全利益為基礎。

柬埔寨自黑暗時代到殖民時期將近五百年的問題,要能從中國的「一帶一路」找到本質性的解決方案恐怕也頗有難度。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摸索現代化的歷程也多有波折,「一帶一路」作為願景之餘,更多的是與與沿路國家的「共同發展」的嘗試。中國透過彼此發展經驗的積累作為一種詮釋循環(hermeneutic circle)的過程,對於「部份」的理解「整體」的意義,再從整體的「再經驗」(re-experience)的過程理解脈絡關係,形成對「部分」的理解。

新冷戰再起 更難抽離秩序之爭

換言之,中國自身的文明價值也還在理解的階段,與「一帶一路」各國更接近「共學」的關係,近30年對柬埔寨發展的模式的影響是柬埔寨詮釋途徑的選擇,也是彼此在西方模式之外的共同嘗試。如今要讓中國背負柬埔寨的發展問題,恐怕是高估中國國力,也未直視東西方文明互動曾有的灰暗面,今日的柬埔寨和中南半島國家未有能力面對自身的存有問題,實乃自百年前無能拒絕帝國主義,又無法在冷戰時期抽離當時的歷史境遇。

新冷戰的烽煙再度環繞印太地區之際,柬埔寨與台灣同樣再度面對地緣政治與文明交鋒的挑戰,再現的美中交鋒,不變的是權力或能動性有限的行為者。筆者在此拋磚引玉,台灣能否在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中實現精神與人文的自主,而非淪為東西方秩序之爭的囚徒,或許能從地緣前沿國家失序的歷史體驗中尋求一定程度的考察。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凱特王妃攜兒女搭經濟艙影片曝光 愛搭私人飛機的梅根被罵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