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台灣沒有「烏克蘭的梅德韋丘」會更安全 | 焦點新聞 | 20220918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李濠仲專欄:台灣沒有「烏克蘭的梅德韋丘」會更安全
上報     2022/09/18 12:27

烏俄戰爭持續超過六個月,澤倫斯基抵抗入侵,顯然獲得國內相當的支持,否則也不會在軍力懸殊下,拖了大半年還有士氣反擊,這也表明了烏克蘭人有多不想淪為極權俄羅斯的附庸。另方面,今天關在監獄裡的仍是「普丁的烏克蘭好友」梅德韋丘(Viktor Medvedchuk),而不是反普丁的澤倫斯基,如此發展,同樣給了我們一些警惕。

照普丁最初設想,就是俄軍長驅直入,烏克蘭民心動盪,澤倫斯基倒台(死亡、被俘、逃亡或政變皆可),再扶植親俄的烏克蘭議員梅德韋丘為代理人,趁亂成一團的西方國家來不及反應,烏克蘭即從此收編俄國麾下。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答案或許就在梅德韋丘身上。

1991年烏克蘭獨立時,梅德韋丘還是一名律師,他頭腦精明,很快再與人合夥跨足商業,接著在1997年進軍政壇,當選國會議員後逐漸擠入政治核心,並成為烏克蘭第二任總統列昂尼德·庫奇馬的智囊。

他受到政權核心重用,主因就在他當時事業版圖大到可以同時掌控財團和媒體。當然,這樣一位烏克蘭人很快也得到俄羅斯領導階層的注意,屢受青睞的梅德韋丘開始認為自己的影響力不應只侷限在烏克蘭,於是轉而積極將政治觸角伸向莫斯科。2003年梅德韋丘迎娶第三任妻子,甚至已能請到普丁擔任婚禮貴賓。

搭上普丁這條線,梅德韋丘一步步建立起普丁對他的信任,他也毫不掩飾為烏克蘭政壇倒入「普丁的意志」。問題就在當烏克蘭人愈看清楚梅德韋丘的背後靠山,對梅德韋丘的支持度就愈下降,原本梅德韋丘還一度有烏克蘭總統夢,最後卻僅能固守議員一職。當梅德韋丘政治路在烏克蘭出現瓶頸,唯普丁不斷公開讚揚梅德韋丘是「『烏克蘭』祖國的真正愛國者」。

那麼,一個「『烏克蘭』祖國的真正愛國者」怎麼會成為普丁推翻澤倫斯基後的首席代理人選?道理很簡單,因為普丁正是要藉由梅德韋丘,重新定義「烏克蘭祖國的真正愛國者」是什麼,就是要像梅德韋丘一樣,不只時時以烏克蘭人自居,還要同時顧及俄羅斯的利益,並向普丁表現出具體的忠誠。

從烏克蘭檢方過去一段時間在梅德韋丘身上查出的「叛國罪行」,可知他確實不負普丁所望。

首先,梅德韋丘曾多次藉議員身份,取得烏克蘭軍事基地的秘密資訊,並將之轉交給俄羅斯當局;其次,在梅德韋丘數封與俄國FSB(前KGB)的電子郵件往來中,對方亦曾責付梅德韋丘藉其媒體影響力,改善烏克蘭民眾對俄羅斯的看法;此外,俄方還要梅德韋丘建立一個類似「烏克蘭人在俄羅斯求職介紹所」的平台,協助烏克蘭人融入俄羅斯社會,其計畫名稱且為「恢復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友好關係」;最後,再令梅德韋丘想出新的方式「促進烏克蘭親俄情緒」。

不只如此,表面上梅德韋丘都說是為了幫助烏克蘭發展經濟,實際上,他卻利用烏、俄雙邊高層政商關係,介入對烏克蘭經濟影響甚鉅的石油和天然氣,並在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時,直接和俄羅斯副總理討論位於克里米亞海岸一處油田的合併案,坐實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油田利益因素」。之後,當這座油井因為俄羅斯黑海艦隊演訓,影響開採工程進度,梅德韋丘竟能親電普丁,請其移動黑海艦隊的訓練地點。

同一時間,梅德韋丘還大肆推動所謂「烏克蘭的選擇」運動,鋪天蓋地打廣告,唯一傳達的訊息就是「烏克蘭只有加入與俄羅斯聯邦、白俄羅斯和哈薩克的經濟聯盟,才能蓬勃發展」。不只為俄宣傳,他還向普丁獻策,認為只要俄羅斯停止向烏克蘭運送煤炭,烏克蘭的能源系統就會崩潰,到時候必然會向俄國妥協。當普丁愈加冷落烏克蘭的領導人,也只有梅德韋丘還能經常出入克里姆林宮。漸漸地,俄羅斯再對烏克蘭人民拋出訊號,要他們認真思考梅德韋丘提出的「融俄方案」,不然恐將面臨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

結果,俄羅斯對烏克蘭步步進逼,促使梅德韋丘不得不跟著「動得很厲害」,卻又因為梅德韋丘「都是為烏克蘭好」的方式和理由太違反人性常理(尤其直接將烏克蘭同化為俄羅斯一部分),很難得到普遍認同,進而紙包不住火,東窗事發,梅德韋丘很快被以叛國罪逮捕。

過去幾個月,梅德韋丘曾懇請澤倫斯基讓他和在馬立波遭俄軍俘虜的戰俘換囚,但不理睬的人卻是普丁,並僅透過克林姆林宮簡短回覆了一句:不可能。

梅德韋丘為普丁貢獻良多,兩家人連子女輩都很交好,他甚至還為俄軍來犯鋪平了道路,最後失風被捕,普丁就立刻撇清關係,他不只「傀儡政府」做不成,還有可能被烏克蘭法院判處無期徒刑。戰爭還在持續,梅德韋丘的奇幻生涯已先一步畫下悲劇性句點。

梅德韋丘的境遇令人唏噓,他認為自己是唯一可以代表烏克蘭和普丁對話的不二人選,但站在普丁的立場,你的「烏克蘭人身分」永遠就是「敵方的人」,差別只在於你有多大利用價值。而且要讓普丁信任你,你必然要執行和他之間的許多交易,普丁和你的交易不用經人民授權也沒關係,你未經人民授權的種種,卻都是冒著叛國的風險。最後,出事了他還不會罩你。關於烏克蘭這個國家,如果澤倫斯基是正面教材,梅德韋丘就是另外值得我們花時間去認識的負面教材。

※作者為《上報》主筆 驚人影片曝光!烏來五重溪瀑布大爆發 滾滾泥流快吞沒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