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恐怖的事實,債務海嘯蠢蠢欲動:《大威脅》選摘(2) | 焦點新聞 | 20230104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一個恐怖的事實,債務海嘯蠢蠢欲動:《大威脅》選摘(2)
風傳媒     2023/01/04 05:10

過去四十年,我曾在許多關鍵時刻以學者身分參與政府財經政策的制訂。對於債務危機,我深入研究過,也多次協助化解危機、解決問題。有些危機只在單一地區發生,有些則橫掃全球。有些危機事後幾乎不留痕跡,但有些卻摧毀了整個經濟部門,數百萬人甚至數千萬人的生計因此深受影響。

經濟政策問題一向錯綜複雜,任何人都不該假設自己已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過往的經歷,也讓我領悟到:經驗是很差勁的老師。我們總是學不會,以致一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寬鬆貨幣政策與瘋狂投資人一次次促成了經濟泡沫,這些泡沫最終也毫不留情地一一破滅。債務危機已近在眼前, 這次將帶來的威脅之大,恐怕是我這一生中不曾遇過的。

長期追蹤全球債務變化的國際金融協會指出,截至2021年底時,全球債務(包括民間與公共部門)占全球GDP的 350%。先進經濟體的債務水準更高,占GDP的420%,新興市場的債務比率雖然比先進國家低,卻更早陷入困境。

以阿根廷來說,它的民間債務大約只有GDP的三分之一,然而,當美元升值,阿根廷披索貶值,它以外幣計價的債務,就會傷害它償還國際貸款利息與本金的能力。

背負高債務且貨幣弱勢的新興市場,正處於兵敗如山倒的困境。一旦這些經濟體無法賺取足夠的出口收入,對外國債權人履約還債,本地貨幣勢將轉弱,甚至崩潰。如果貨幣急速貶值導致國內通膨在經濟萎縮與貨幣價值縮水之際遽升,便可能陷入避險基金橋水創辦人達利歐(Ray Dalio)所謂 「通膨型蕭條」。到時候,這些陷入掙扎的新興市場將不再出口貨品或原物料商品,而是出口公民到更優質的地方生活。

即將來襲的債務海嘯,也不會放過中國。由於長年利用信用來驅動經濟成長,中國的債務累積就像喜馬拉雅山一樣高,約占GDP的330%。中國變得非常容易受一連串全球債務 的違約傷害。近幾十年,中國的快速成長,已使它的公共與民間部門積累了巨大的債務負擔能力。不過,近年經濟成長趨緩,再加上過高的民間債務,如不動產部門槓桿過高、產能過剩,已造成經濟非常大的壓力,一些大型的不動產公司現已瀕臨債務違約與破產邊緣。

過去幾十年來,甚至幾個世紀以來,儘管歷經大大小小不同的金融泡沫和經濟動盪,我們總是能幸運地劫後餘生。 危機來來去去,一生總會遇上幾回,但如果你認為這次危機的最糟狀況,大不了跟過去一樣就是留疤,就大錯特錯了。

隨著全球所得成長速度放慢,在大多數可預見的情境下,從國家、企業、銀行到家庭的債務,都已超過他們的償債量能。原本在零利率或負利率時,還勉強可管理的債務,未來將變得無以為繼。 不管是借款人或貸款人,公共部門或民間部門,節儉者或揮霍者,都將深受影響。

《大威脅:未來經濟十大趨勢與生存法則》立體書封。(天下雜誌提供)

*作者魯里埃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擔任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經濟系教授長達二十多年,現為該校榮譽教授。他也是魯比尼總經諮詢合夥公司(Roubini Macro Associates)執行長、阿特拉斯資本團隊(Atlas Capital Team)首席經濟學家。本文選自作者新著《大威脅:未來經濟十大趨勢與生存法則》(天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