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風暴4】監管機制路迢迢 台韓都有年輕人因投資失利自殺身亡 | 焦點新聞 | 20230116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加密貨幣風暴4】監管機制路迢迢 台韓都有年輕人因投資失利自殺身亡
鏡週刊     2023/01/16 05:58
去年12月舉辦的加密貨幣風險與監管論壇,吸引超過500人報名。左2為政大法律系副教授臧正運。(《當代法律》雜誌提供)

至於台灣,加密貨幣監管一直缺乏主管機關,金管會只負責洗錢防制議題,政府各部門態度也相對消極。

直到FTX事件後,金管會、中央銀行與財政部紛紛提出觀察報告,民間對加密貨幣納管也討論踴躍。上月《當代法律》雜誌舉辦的加密貨幣風險與監管論壇,吸引500多人報名,與會者包括律師、學者、立委與業界人士等。與會的專家學者多半認為,長期來看,法務部需制定監管框架。不管是立專法,或行政命令,才有辦法像日本為加密貨幣交易設立牌照,帶動監管機關。不然即便是業務內容看似最相近的金管會,礙於法源、資源與人力,也無法出手。

我官方消極 保護傘未及虛擬資產
加密貨幣長達10多年在灰色地帶的資金派對,因去年熊市來到盤整的時刻。無論業者或投資者,都有面對監管的體悟。論壇最後一場發言的政大法律系副教授臧正運觀察,目前除了美國、台灣還在猶疑路線,其他各地多已傾向監管,「也意味著,傳統金融體系所給予金融機構的保障,那保護傘必須擴張到虛擬資產上。」

業界資歷豐富的東吳大學科法所助理教授萬幼筠觀察,1929年經濟大蕭條與華爾街股災後,促成美國政府對證券監管,傳統金融的信任機制是百年建立,台灣若要納管虛擬資產,首先要釐清監管目標,且監管要求公開透明與風險管理的成本不低,未來虛擬資產業者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將是挑戰。

立法院提案 3個月提出納管報告
元旦剛過,立法院朝野黨團也共同提案,要求金管會重視虛擬貨幣的監管機制,並請行政院指定主管機關與納管機制,3個月內向立法院提出專案報告。

監管路迢迢。在牛市轉熊市的2022年,每個曾希望藉由加密貨幣獲得財富自由的人,幾乎都付出代價。但在監管未能即時撒下安全網前,有些代價或許太沉重。我們試圖了解去年5月在台中七期跳樓身亡的年輕人到底發生什麼事,只能確定與加密貨幣相關,其他皆不得而知。不只台灣,韓國也曾傳出多起年輕人因投資加密貨幣失利,最後自殺身亡的案件。

FTX破產,像為厚澤的高速人生按下暫停鍵,他的海外留學與創業夢出現變數,短時間內,也不敢做太激進的投資。

訪談時,19歲的厚澤背的是TUMI商務人士背包,手上戴的是IWC葡萄牙7日鏈款,看似年少有成,但他的提早獨立及創業路滿是艱辛。高中創業,他幾乎把錢全投在公司請人,有時現金剛好卡住,就3、4天吃一條麵包。台灣創業圈多家境好、留學歸來的菁英,厚澤沒有人脈資源,什麼都靠自己,最慘一次,他沒錢搭公車,走6個多小時回家,路上還下大雨。問他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最想回到哪時候?他說若無法保留記憶,他想回到昨天就好,「這一切很有趣,但也太痛苦了,不會想再經歷一次。」

陷還債人生 只能賣房當無殼蝸牛
講起身負巨債,Ben故作輕鬆,調侃自己以前吃東西不用看價錢,虧錢後,只能去便利商店挑65折的即期品。出刊前拍照,他才坦承,原以為自己在外商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又還年輕,虧錢對他來說沒什麼,但年終聚會,看著周圍同學陸續買車、買房,自己不但存款歸零,每月2萬多元的貸款要還7、8年,更沮喪的是,他辜負了家人的期待,哥哥要準備結婚,卻卡了百萬元在他這,他本想用年終獎金先償還,但公司因景氣不好大砍年終,「接下來幾年,我應該都在還債的人生中渡過。」

Ben至今不敢讓家人知道投資實際虧損狀況。

Jessica是6年級生,一直以來,風險是離她最遙遠的字詞,她就是帶小孩,注意養生,偶爾算命,「我們不是開公司的,或家裡有人可以幫忙的家庭。對上班族來說,要買房子、要賺很多的錢,真的很難。」前幾年牛市氛圍,讓她有種焦慮感,好像也得學大家以錢滾錢,才可能繳完房貸,擁有安穩的退休生活。截稿前,她與先生已討論要賣掉房子。

家庭主婦Jessica被女兒埋怨,省吃儉用一輩子,結果錢白白送給別人。

社會問題催化不合理的投資狂熱
專長為金融社會學的台北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宇翔(下圖,翻攝理律文教基金會官網)觀察,行為經濟學偏向以「刺激感追求」與「過度自信」來解釋「不合理的投資狂熱」—即所有證據都顯示散戶是輸家,人們還是堅信自己可以打敗市場,社會學大致同意,但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社會機制,例如,2000年的網路投資熱潮,就跟美國退休金改革有很大的關聯,「美國現行的401退休金制度,迫使很多人必須要為自己的退休金負責,也正當化個人的退休金自己賺的觀念。」

台灣也有自己的社會問題,包括這幾年反覆討論的青年貧窮、世代剝奪感、不合理的房價,以及不友善的租屋環境等。

專長為金融社會學的台北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宇翔。(翻攝理律文教基金會官網)

FTX破產受害者 傷害不只一層
短期而言,FTX台灣受害群除了像厚澤、Ben資產歸零的年輕人,也不少像Jessica陷入債務、缺乏資訊又求助無門的人。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回應質詢時,強調FTX平台不在台灣,虛擬通貨也不符合有價證券的投資保護,因此不能組成集體訴訟的自救集團。但立委李貴敏擔憂,不少向她陳情的受害者,已遇上以協助為名的惡意資訊收集,「未來傷害不只一層。」

曾任台灣ACE虛擬貨幣交易所法務主管、恆昇法律事務所律師張琬平(下圖,《當代法律》雜誌提供)建議,目前加密貨幣在台灣沒有任何主管機關,不適用《金融消費者保護法》,也不是有形的商品,不適用《消費者保護法》。但政府或許至少能設置一個單位,作為協助海外投資的窗口,讓投資人隨時取得正確即時資訊,也可參考「財團法人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協助投資人的案例,評估提起境外集體訴訟或仲裁求償的可能性。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相人間】我是怎麼踏上破產危機 加密貨幣風暴下的監管難題
【加密貨幣風暴1】主婦增貸900萬想速還房貸 FTX突破產!錢全都領不出來
【加密貨幣風暴2】曾掌全台三分之一礦場擁千萬 19歲幣神現繳2.9萬房租也發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