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納兵變未遂 強化普丁領導核心 | 焦點新聞 | 20230630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瓦格納兵變未遂 強化普丁領導核心
中時新聞網     2023/06/30 04:10
 6月23、24日,俄羅斯瓦格納軍團叛亂,這不是推翻普丁政權的起義,而是要求國家「論功行賞」的一次兵諫行動。戰士在前線出生入死,身為領導人應該怎樣對待自己的下屬?普丁必須理解且提出具體措施。

 俄羅斯國防部長蕭依古和瓦格納負責人普里格津之間的矛盾,讓雙方最終互相開火,險釀成內戰。在國防部副部長葉夫庫羅夫和聯邦調查局長博爾特尼科夫的協調之下,請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斡旋。普里格津獲得普丁安全保證之後,前往白俄羅斯。普丁定調事件為「叛亂」,是「個人野心和私慾的背叛」,是在國家和人民「背後的打擊」。普里格津撤兵後,總檢察長克拉斯諾夫撤銷刑事立案。那麼,「6.24兵變」將產生什麼影響呢?

 首先,解決瓦格納兵團的國家英雄身分問題。自從俄羅斯發動「特別軍事行動」以來,瓦格納至少招募了5萬名志願軍參與捍衛頓巴斯任務。隨之衍生而來的戰士身分問題,成為眷屬家庭最關切的問題。普丁去年就同意要透過合同制,讓所有志願軍都成為國防部的正規軍。這樣一來,所有參戰的志願軍都將成為國家英雄,享有國家一切待遇,這鼓勵了志願者及其家庭。

 其次,解決瓦格納的屬性問題。瓦格納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雇傭軍,俄羅斯不允許有僱傭軍的組織和非公民身分參與政府資助的安全行動,瓦格納並不能參與軍事衝突和武裝行動。由於瓦格納海外的安全業務資金來自於政府預算,屬於私營的政府外圍單位,因此,自從「特別軍事行動」以來,瓦格納招募的志願軍就成為法律問題。政府必須立法讓外國志願軍成為俄羅斯公民,且與國防部簽署合同。

 這個兵變事件促使國家杜馬快速完成三讀,以後甚至曾有犯罪紀錄者都能在成為政府合同軍之後獲得特赦。這樣一來,瓦格納也面臨存在意義的危機。

 再者,確認普里格津個人的地位。普里格津被媒體喻為「普丁的廚師」,經營的餐飲業壟斷了4成的俄國學校伙食,也包辦了國防部軍營和學校的清潔工作。瓦格納軍團苦戰巴赫姆特、索列達爾與烏戈列戈爾斯克等地有功,被全國視為英雄。他在網路上對蕭伊古和參謀總長的批評使他變成網紅,雖顯示他過度自我膨脹與意氣用事,但不能否定他的功勳。

 最後,建立各州通聯的緊急狀態機制。瓦格納軍團分為4個縱隊,從占領南部軍區的頓河畔羅斯托夫街道,約有裝甲軍兵車、戰車,並攜帶包括地對空導彈等1千個器械北上陳請。由於普丁不願在這種情況下接見普里格津,並責成國民警衛隊嚴陣以待,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各州政府呼籲放下自相殘殺的行為,顯示局勢曾瀕臨下令鎮壓的千鈞一髮緊急狀態。

 總體而言,兵變會強化普丁領導核心。普丁到底是代表全民利益或是少數集團的利益,彼此間的差距並不大。然而,俄烏戰爭爆發後,許多寡頭與社會名流現出原形,民意顯示普丁的民意支持度與代表全民利益的比例大幅升高到8成。瓦格納軍團和志願者的身分定位是普丁一直想解決的問題。因此,兵變事件也敦促普丁需加速建立國家英雄的功勳制度。

 蕭伊古是緊急狀態部長出身,擅長的是救災與重建的軍隊,執行普丁的戰略意志和決策。俄烏戰爭是俄羅斯多極外交的衝突點,是爭取世界大國地位和文明身分的結果,普丁自認在此意識形態是鐵板一塊。而普里格津的叛亂再次使盟友間相互協調衝突成為範式,第三方協調者的角色會持續在友好國家之間發揮作用。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