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趙少康的身份轉換和角色認知 | 焦點新聞 | 20231206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趙少康的身份轉換和角色認知
風傳媒     2023/12/06 05:40

自「藍白合」破局之後,誰將成為侯友宜的副手是一個迷。出乎意料的是侯友宜選擇了趙少康。這就像在臺灣政壇上投下一顆震撼彈,掀起的波浪持續不斷擴散。

早在2021年初,趙少康就曾說過他想代表國民黨參加2024年的臺灣總統選舉。當時趙的宣示就曾在臺灣媒體上引起一股漣漪。不過由於種種原因趙無法得到國民黨的提名。他的總統夢遙遙無期。兩年多來,趙少康繼續他的媒體工作,持續對民進黨進行抨擊,以下架民進黨為己任。

這次「藍白合」在野聯盟的談判破裂之後,機會來了。按照趙少康的性格,他應該會毛遂自薦,主動請纓作為侯的副手。不過在媒體面前,侯說是他邀請的趙,趙沒有否認,說自己是臨危受命。姑且不論過程只看結果。結果就是二人一拍即合,組成了「侯康配」。

趙少康明白臺灣的副總統僅是一個備位的虛職、閑職,而且根據憲法規定,副總統也沒有多少權力。他兩年前原本是想選總統,壓根沒想過要選副總統,現在之所以願意「屈尊」當副總統候選人,原因大致有二。

一是國民黨選情的危機激發了趙的鬥誌,他天生有一種不畏艱險挑戰睏難的性格,骨子裏有一種不服輸的勁頭。他過往的「政治金童」的履歴是他自信的來源。如果他能協助併帶領國民黨打贏2024年的總統選戰,他在臺灣的政治史上將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同時實現其個人人生目標,成就一番事業。

二是雖說他競選的是副總統,但職位名字裏畢竟也有「總統」二字,畢竟副總統也是臺灣的第二號領導人。如果當選副總統,如果他能就臺灣的大政方針取得一定的發言權,發揮一定的影響力,當一個這樣的副總統何樂而不為呢?

第二點趙與侯顯然達成了共識。當著媒體,趙明白無誤地說他不會僅做一個沈默的副總統。侯則說,如果勝選的話,他們二人會協商討論,在外交、兩岸、國防、內政等領域兩人會併肩作戰。侯這樣說等於要打破現有的體制和慣例,增加擴大副總統的權力和發言權。

侯友宜這樣說也是有其苦衷。他明知道趙少康的號召力、鼓動力、感染力都強過自己,但仍願意與趙搭檔,因為如此他還保留有勝選的一絲希望。侯友宜清楚,論支持度他比不過民進黨的賴清德,論口才他比不過民眾黨的柯文哲。如果他找的副手比自己還弱,他就沒有贏的希望了。所以在幾個可能的人選當中侯選擇了趙。侯邀請趙是真心的,是心甘情願迫不及待的。有了趙少康的加盟,侯友宜變得更自信了。

侯與趙的搭配從主觀來說,雙方是各取所需,妳情我願。從選戰的角度看,侯與趙二人是優勢互補,相得益彰。一個長期擔任縣市長官,執政經驗豐富,是藍營內支持度最高之人;另一個是媒體界的名人大亨,伶牙俐齒,新聞資源豐富。

有了趙少康跳入競選,臺灣政壇變數大增。國民黨猶如打了一劑強心針,士氣大振。「侯康配」的民調支持度近來節節攀升,碾壓民眾黨,直逼民進黨。

就侯趙二人來說,趙的影響力和曝光度要大於侯,風頭也蓋過了侯。除了共同出席造勢集會,趙少康本人還不斷接受媒體的專訪,參加記者會,舌戰群儒,從早到晚忙得不亦樂乎。在媒體面前,已過古稀之年的趙少康看起來仍然精力充沛,泰然自若,侃侃而談,遊刃有余,能言善辯,言辭犀利,個人魅力十足。

為了選戰的勝利,趙少康全力以赴,無暇顧及小節,聲量和風頭都壓過了侯友宜,這情有可原。不過趙少康對自己的身份的轉換以及角色的定位還需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自從登記作為候選人開始,趙就不再是自由的媒體人了。面對媒體發言時趙應盡量做到深思熟慮,將自己是候選人的身份放在心裏,例如說完要打壓民眾黨,又不得不改口說要和民眾黨合組聯合政府。給人以先前說話欠周全的印象。趙又把自己比作趙子龍,願意沖鋒陷陣,為侯兩肋插刀。且不說這一比喻恰當與否,至少帶些江湖之氣。

趙作為副總統候選人,對總統候選人不宜宣賓奪主,該低調時應低調,避免造成誤會或遭人嫉妒引起反感,為競爭對手落下話柄,那樣就因小失大了。盡管趙已經十分註意分寸了,例如與侯出席造勢集會時走在侯的身後,開始和侯一起出席訪談節目,仍免不了對其無端的「僭越」指責,對此也只能聽其自然了。

如何恰當地從媒體人轉身為候選人,如何在「侯康配」中做到既助力又不張揚,對趙少康的智慧是種考驗。

*作者為多倫多退休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