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一女當關區桂芝─課綱有恥無恥有這麼嚴重嗎? | 焦點新聞 | 20231209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風評:一女當關區桂芝─課綱有恥無恥有這麼嚴重嗎?
風傳媒     2023/12/09 07:20

自教改有「課綱」以來,每次課綱修改都會引發爭議,爭議之源未必是課綱修得到底好不好,因為好不好本來就有見仁見智的空間,根底裡,還是中國(中華文化)─台灣的連結與隔斷。

北一女老師區桂芝最近一番批判108課綱無恥無德的言論,讓她網路爆紅,當然正負面意見都有,前總統馬英九特別臉書寫下「致敬文」,盛讚區老師不只是「經師」,更是「人師」,還感慨「為什麼一位高中國文老師都知道的事,我們主管全國教育的官員卻似乎不懂?」行政院長鄭文燦則婉轉反駁「品格教育不是靠背文言文,不要輕易否定台灣目前的教育成果。」

「先天下之憂而憂」─擺在今時台灣,不是神話是屁話

不論是區桂芝或者正反意見,其實都難概括論是非,因為他們各自站在理字的一面,却也有忽略的一點。區老師的批判絕非始自一朝一夕,而與源自課綱經年累月一刪再刪文言文有關,但套用一句陳詞,「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上下五千年的文人墨客碩儒,留下的文字資產,哪裡是課綱選文能涵蓋?挑十五篇不夠,挑一百五十篇還是可能掛一漏萬。去文言文最厲害的還不是現今「教育大員」,而是五四聞人,從胡適到魯迅,簡直把文言文視之為「封建遺毒」,但他們無不深受傳統文化(文言文)薰陶,才能落筆成如此簡練動人心的白話文,這是文言文潛移默化之功,但既是潛移默化,就非一朝一夕之效,對年輕學子而言,看不懂就是看不懂,遑論內化為修身養性正心的「文化血液」,更別提列入教材的意思就是要考試,勉強加無奈,老師對刪減文言文大不以為然,學生可能別有想法。

區老師挑中的幾個例子,確實是好例子,但若只能選上十五篇,就很難說被刪掉的一定比被頂上去的好。比方說,她說刪了〈岳陽樓記〉,會讓學生以為「先天下之憂而憂」只是神話,有道理!但對比下眼下只見權力不見蒼生的政客,「先天下之憂而憂」不是神話,簡直成了屁話,打破年輕學子對「學而優則仕」的幻想,提早認清現實,未始不是壞事。

再比方說,她認為刪掉顧炎武的〈廉恥〉,學生就不再知道何謂「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顧炎武是明季大儒,所謂「大儒」,以現代眼光看要說他是「腐儒」也成,顧炎武以五代時期歷事五朝、八姓、十一帝的官場不倒翁馮道為「士大夫無恥」的典例,對比他終身拒絕清廷招撫入朝為官,堅持「一姓之忠」的顧炎武當然有恥,但若為蒼生故,歷亂世為官的馮道真的無恥嗎?用現代的眼光看,他不但滿足了自己的為官欲,還盡最大可能在亂世維持相對的穩定,既勸阻耶律德光濫殺,還勸阻柴榮北伐,其格局未必小於只要文人氣節的顧炎武。

但顧炎武的文章還是好文章,用極端一點的比喻,忽藍忽綠忽白,忽而在左忽而在右的所謂政客或學者,都可套用「士大夫之無恥」,文章不好豈能百代流傳被一再沿用?更極端一點,當兩岸面臨和戰抉擇的時刻,誰會做顧炎武或寧死不屈的文天祥?誰又會做護蒼生的馮道?刪掉顧炎武和文天祥,刪掉效一朝之忠、為國犧牲的價值選擇,對年輕學子而言,不只是學習壓力的減輕,還有人生價值的放輕。

以向死之心報國─刪了文天祥,黑熊學院也給不了

對不對?很難論,兩蔣統治選用顧炎武和文天祥,有漢賊不兩立、堅守復興基地之用心和必要,民進黨政府認為沒這個必要,刪了也就刪了,可以確定的是,「保家衛國」之思,沒有課綱教材的潛移默化,肯定也無法從指導巷戰的黑熊學院得到。

區老師特別提到課綱刪了連橫的〈台灣通史序〉,讓學生失去民族氣節,《台灣通史》寫於日據時代,連橫的「民族氣節」自是中國,很難揣度是因為連橫的中原傳統源流,還是其子孫連戰曾是民進黨的政敵,所以刪掉這篇文章,但課綱選文頂上來鄭用錫的〈勸和論〉,也未嘗不好,〈勸和論〉的背景是批判當時漳泉、閩客此起彼落的分類械鬥,提醒大家都自「內地」遷移而來,都是台灣人,呼籲台人既要親近與自己親近之人,也要親近與自己疏離之人,「既親其所親、亦親其所疏,一體同仁,斯內患不生、外禍不至。」擺在曾經族群對立、還在政黨惡鬥、以國民為敵的台灣,豈不若合符節?

所謂「文章千古事」,課綱也是千古事,眼前看到的是一代,看不到的是後代, 摧毀一代易,維護後代難;課綱或教材無可避免反映時代的需要,人生價值觀之樹立,中學六年是關鍵時點,民進黨政府調整課綱,當然有其意識形態的考量,但在如此脈絡下調整的課綱,民進黨自己無法辨別「中華文化」和中共是兩碼子事,不僅僅是盡最大可能隔斷台灣和中國(華),還削弱了端正一己之行、效國族之忠的價值選擇,其後遺症遠比民進黨想像得更大,但他們是想不到的,因為他們自己不是、也從來不相信真有「先天下之憂而憂」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