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金門水域 在野黨更該挺身 | 焦點新聞 | 20240227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捍衛金門水域 在野黨更該挺身
中時新聞網     2024/02/27 04:10
 海巡署驅離大陸快艇釀2死,相較於國安系統發言的低調與節制,民進黨立院黨團頻打抗中保台牌,甚至拖藍營立委徐巧芯下水,與其纏鬥。打泥巴戰可以轉移焦點,內部政治角力有效,但上不了兩岸對弈的大格局。民進黨民代的口水把中共說成謀我日亟、無孔不入,好像我方的錯誤就因此值得同情與原諒,類此穩固基本教義盤的操盤,求控管政治耗損,不講是非,更不求為台灣解套。

 反對黨的格局應超越民進黨,綠營當下要求生存,反對黨目標則是壯大,擴張支持盤。不管藍白,對內對外發言,立場該清楚明確。

 首要告訴陸方,即便海巡署有錯,事件的本質不是族群問題,非針對陸人,只要是官兵追強盜,管他強盜是台灣的走私集團或越界的大陸人,意外、疏失甚至惡意暴力都可能發生,近日連兩起警察刑求民眾案爆發就是明證。這角度,陸方必須向他們的小粉紅釐清楚。

 其次,反對黨可質疑海巡失當,但必須嚴正聲明,在我海域、行政權管轄範圍裡,不管軍警都有權執法。可以罵海巡執法過當,不能讓台灣民眾誤以為反對黨自我限縮,除非反對黨的民代只想取悅深藍與其團抱取暖。

 就法論法,海巡在限制或禁止水域執法,只是依規定行使職權,不是主動挑起衝突的政治宣示。金門水域在法律字面上我方沒稱作領海,是國防部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畫定的限制水域與禁止水域,而非畫為領海,此一行政措施彰顯金門水域的特殊性,源自兩岸關係是特殊關係,而非國與國的關係,因此海巡的執法正符合在野黨的政治立場。

 同時,儘管不稱領海,但該水域的確是我方疆界,陸方船隻要進來必須經過我方法定程序,如同陸人踏上台灣土地,不管來頭多大,都得經過移民官與海關,這是治理權的彰顯。

 因此當國台辦對此海域提出法律主張,強調「根本不存在所謂禁止、限制水域」時,不管藍白,都有責任表態我方法律立場,不是要幫民進黨說話,而是站在中華民國治權的立場,說清互不否認治權的現況,更得讓中共聽清楚。若連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基本立場都不表態,那藍白兩黨選什麼總統與立委?

 更重要的,海巡與海軍有責任捍衛疆域,在野黨要當其後盾,這態度沒有含糊空間,要讓台灣民眾聽到,更要讓北京知曉。海巡出錯,中共藉機形塑新常態,在野黨可以罵民進黨在籌碼少、形勢不利於台灣的情形下還耍嘴皮、不思因應,但在野黨與中共互動再親近,還是得畫出清楚的界線,讓北京知道不得跨越紅線,若中共冒犯,就是全台灣人的敵人,這條規定就是我們的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在此基本立場下,中共若有暴衝舉動,武力侵犯禁止與限制水域,其嚴重性將等同於侵犯我治下的領土與領海;若台灣被逼到不得不開第一槍,責任在中共。避免擦槍走火,中共也有責任。公開表態,不只讓選民看到反對黨的硬頸,更是捍衛中華民國的具體行為。

 談到中華民國主權,民進黨總是空嘴嚼舌,不像馬政府制度化協商的時代,當時兩岸官員對等談判,建立機關對機關的聯繫機制,對方不得不接受我政府存在的事實。當此總統大位交替時刻,「中華民國」處於脆弱與不穩定的局勢,賴清德到底會不會講出「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處理兩岸關係」,懸疑未定,反對黨沒有理由幫著賴清德、幫著中共,否定我方在兩岸關係理當下的政治定位,而該挺身而出當疆界的守護者。(作者為東吳大學全球華商研究中心諮詢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