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多數統治吧 | 焦點新聞 | 20240701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回歸多數統治吧
中時新聞網     2024/07/01 04:10
 1月大選結束,以為可以一切歸於平靜,結果是又一次的少數總統組成少數政府。國會在野多數為加強監督而推出幾項國會改革,好不容易完成三讀程序,又由行政院經總統核可將法律案移請立法院覆議,經過半數立委決議維持原案,再史無前例的由51位立法委員和3個憲法機關(總統、行政院、監察院)各自聲請憲法法庭判決法律違憲,1件在兩天內即評決受理,其他也完成分案。對抗還繼續往罷免立委發展,賴總統上任1個多月,一般人期待會有三把展布新猷的暖火,沒想到竟是烽火連三月。

 年紀稍長的國人,對於這些異常操作會立刻聯想到本世紀初陳水扁總統執政的種種,只是當時國人還沉浸在首度政黨輪替的喜悅和期待,一般還是覺得面對新局不妨以更大寬容靜觀後效。

 但後來的演變很快就讓大家看清楚,民主只能建立在多數執政的硬道理上,一點馬虎都混不過去。所有的改革也只在多數基礎上,才有順利完成的機會。包裝和姑息的少數執政只會製造難以計量的彎道和爬坡成本,而且即使勉強做到一點微小的改革,也幾乎確定在短期內被多數推翻。我們面對較困難的技術問題還是在於欠缺本土長成的民主傳統,以致對於借鑑形成的民主體制,有時不太能確定如何正確掌握什麼是必須滿足的多數。

 簡單說,1946年底在南京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所採政府組織已是當時並不多見的半總統制,也就是把行政權一分為二的雙首長制。嚴格而言,當時因借鑑了美國聯邦憲法為全民總統設計的立法否決權,以與同樣有全民多數基礎的參眾兩院抗衡,加上後來的臨時條款又在五院調和、提名、統帥三軍、緊急命令、戒嚴以外,加上人事行政、國家安全大政方針權等,可能整體上已有更多的總統制色彩;但無論如何,把不對國會負責的總統和對國會負責的行政院長放在行政權下,理論上就可能因政黨席次的變化,而在大總統獨治和總統與政敵共治間擺盪的可能。

 到了《增修條文》修改行政部門的立法否決權,從2/3門檻調降為1/2後,政院和多數半總統制國家的政府一樣更依附於國會的多數政黨下(偏內閣制),這種擺盪就更難避免。

 所以當賴清德確定當選,而民進黨又確定只是國會第2大黨時,選舉之夜來自半總統制國家的外賓,都以為台灣走向共治已成定局,而賴也公開宣稱將組民主大同盟。結果卻是完全走回陳總統的老路,儘管多次政黨輪替已經不會再給少數政府任何實驗的機會。

 作為長期投身民主化的一員,我現在常陷入低潮,很想知道民進黨這麼多熱愛民主的朋友真的已經決定要一條路走到黑?或者你們這麼確定,「第五縱隊」的敘事已經足以擺平多數統治的鐵律?(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並任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