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川粉發起國會暴動?他說有這3大疑雲......
新頭殼     2021/01/08 17:13
美國國會在6日發生暴動,有大批川粉擅闖議場,中斷聯席會議,甚至還釀成五死的悲劇,對此,中國重慶大學法學系教授秦鵬今(8)日提出三大疑點,不僅質疑部分川粉的真實身分、國會警察開槍的正當性,也痛批議員們在復會後已放棄探討選舉舞弊的真相,大家變相指責暴動,這讓他不禁直呼 :「這是美國民主的一個恥辱」。

根據「大紀元」報導,秦鵬指出,美國總統大選後陸續傳出許多舞弊的消息,種種證據顯示,一部分的美國人一直趁機在奪取權力,這也讓此次的國會暴動留下三大疑雲-第一,是誰放Antifa(反法西施主義者)和BLM(抗議美國種族主義,發起「黑命關天」國際運動的社群)進去國會?第二,警察為什麼會對民眾開槍?第三,誰利用暴徒定性,摧毀了國會認證過程?

針對這些川粉如何進入議場,秦鵬坦言,從網路的影片中可以看到,很多人進入國會山區,也進入了大樓,但當時有很多川普支持者制止他們,只是這些比較早進到議場的人並未遭到國會警察制止,他們像逛市場一樣,在國會大廳拍照,甚至進到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到此一遊,其中有些人被網友指認是Antifa和BLM的人。

秦鵬提到,共和黨眾議員莫·布魯克斯(Mo Brooks)7日在推特上呼籲,請大家冷靜,不要急於對國會暴動下定論,其實這是反法西斯主義者的襲擊,整起事件應全面調查。

布魯克斯還舉出多項證據,他透露,「第一,有國會議員在星期一時警告他,Antifa的威脅在增加,建議我他睡在辦公室,因此他聽取建議,連續四個晚上都在辦公室睡覺。第二,有國會警察警告,依照情報,有Antifa的人會穿得跟川粉一樣的服裝,滲透進支持川普的集會中,因此最好不要離開國會大廈。」

布魯克斯強調,「時間將揭示真相,不要著急判斷,不要被假媒體愚弄,它們都是在政治傾向的驅動下進行報導,因此他建議全面起訴參與的所有人!」

秦鵬透露,他到美國近7年,街頭經常有各種各樣的遊行、集會和抗議,但有些遊行素質真的很差,不僅會與警察爆出多起衝突,事後地上也一片狼藉,但還是有很多人踴躍參加這些活動,而美國警察每一次都會派出人力保護他們,這是美國人行使憲法權利方式,秦鵬也說,他去過美國國會,那裡不需要登記,只要過安檢就能參觀,且民眾可以隨時闖入議員辦公室,因為法律規定,議員就是為民眾服務的代表,所以美國人不會覺得他們擅闖國會是一件多麼逆天叛道的事情。

秦鵬質疑,美國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諾 (Brett Kavanaugh) 在2018年因性侵醜聞引發民怨,當時有許多抗議者佔領了參議院辦公大樓的中庭,還闖入在開會中的眾議院,但當時警方都沒有開槍,反觀此次川粉暴動行動,卻遭左派媒體拚命指責,而至今尚未看到警方與暴動者正面對峙的影片,證明抗議者做出了該死的行為,以及警方是否未濫用暴力。

芭比特(Ashli Babbit)在今日的美國國會大廈暴動中胸口中彈身亡,口冒大量鮮血。 圖:取自@TaylerUSA推特


芭比特(Ashli Babbit)在今日的美國國會大廈暴動中胸口中彈身亡,口冒大量鮮血。 圖:取自@TaylerUSA推特

秦鵬分析,從法律角度看,遊行和抗議的人被要求和平進行,禁止使用暴力,但自從去年的BLM運動後,美國各地警察被要求不得濫用暴力,還因此縮減了經費,唯一被披露的影片是關於退役女兵芭比特(Ashli Babbit)被槍殺的畫面,然而當時她並未有危險性的行為,或持有攻擊性的武器,但仍遭警察射殺擊中重要部位,最後死亡,不知道其他人遭受槍擊時是否也是合理情況?

儘管聯席會議被突如其來的暴動給中斷,但秦鵬認為,事情一碼歸一碼,不能混為一談,若要處罰那些使用暴力的抗議者,也不能因此作為藉口否認選舉作弊的事情,甚至應該得說,那些大選舞弊者、竊國者都應該為暴力負責。

最後,秦鵬痛批,美國國會在復會後僅匆匆忙忙地進行了一下,與下午拖延態度完全不同,許多議員取消挑戰,還被限定發言時間,甚至連辯論過程也取消了,只剩下了簡單的投票,這是美國民主的一個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