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蕭徐行觀點》彭斯會是共和黨2024年接班人嗎?
新頭殼     2021/01/09 08:43
美國副總統彭斯 (Mike Pence) 可能一輩子都沒想到自己會成為美國國家安全與政權穩定的關鍵人物。憲法中只有備位角色的副總統,第一次在美國政治中發揮國家第一副手的價值,他阻擋了川普的連任之路,授權警方對於侵入國會山莊的民眾採取強力驅離行動,據悉他也反對國會多數黨民主黨以及部分人士主張的動用憲法修正案第25條讓川普下台的節節進逼,以免造成華府以及白宮運作的不穩定。在1/6-1/7號這兩天,彭斯宛如共和黨乃至於美國政壇的一哥,他在白宮與國會議員之間的協調奔走,都讓他成為美國2024年代表共和黨出征美國總統的熱門人物。

彭斯是共和黨中壯派的政治人物,曾當任13年的聯邦眾議員,4 年的印第安納州州長,2016年在川普的邀請下,出任美國副總統。他的出線是因為川普欠缺教會的人脈關係又不諳行政事務以及聯邦與州的關係,為了拉攏福音派基督徒和安撫傳統的共和黨支持者而出線。又有一說,彭斯代表了川普甩棄的共和黨長期支持自由貿易、反社福的支持者。

無論如何,對大學時就立志當美國總統的彭斯來說,這次的副總統出任務,無疑是最接近夢想成真的時刻。根據媒體描述,彭斯生長於保守中西部小鎮的白人天主教家庭,自稱「先是基督徒,才是保守派,最後才是共和黨員」。也許是忠貞的宗教信仰、律師的出生背景以及20年的從政經歷,雖然過往四年甚少看到彭斯對外發言,但是凡有要務皆可感覺對於政治素人的川普而言,彭斯的在場對於川普政府的運作有股押陣與穩定的作用。可惜的副總統在美國政府運作中,除了總統委派的任務或政務外,本來就是類似隱形人的角色,彭斯又找到了個擅長 One man show的拍檔—川普,一絲不苟又沉默寡言的彭斯可真就沒有發揮餘地了。再說兩人行為舉止南轅北轍,思想作風毫不相干,政策主張又是川普最厭惡統的共和黨建制派。他的想法與作為自然就和川普格格不入了,這在去年疫情初起之時即現端倪,武漢肺炎開始肆虐美國時,川普還委派彭斯擔任防疫指揮官,遺憾的是彭斯的行事風格與言論發言完全不合川普口味,過沒多久川普就把防疫權責又搶了回去,否則身邊有一位擔任過州長的副總統,川普怎麼會在聯邦與州的權限義務之間屢現爭議與對抗。

對於彭斯而言,1月6日他的一舉一動與決斷對於想要前進的2024年總統大選目標,可說是兩面刃,也對他的評價影響深遠。可惜的是川普自己太過於冒進又得理不饒人,看來彭斯與他任命的許多官員與幕僚對於川普在這次選舉的表現顯然敢怒而不敢言,終至在6號這天造成共和黨對於川普的反彈「破窗」而出。首先,雙方總得票數與選舉人團票差距過大,共和黨又是具有相對優勢的執政黨,這都使得川普一在的硬拗行動讓民眾同情程度越來越低差距;接著,川普施壓喬治亞州選務的電話錄音黨流出,給了川普一大痛擊,尤其是連詩喬治亞兩席參議員席位,讓共和黨失去最後主導的堡壘---參議院,這可讓川普由黨的英雄成了戰犯,再來就是6日當天煽惑支持者衝國會,引起全國反彈的事件。

彭斯了解自己根本沒有權責去改變選務紀錄,唯有忠實的執行身為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的工作,否則根本救不回川普的寶座,還會讓自己惹得一身腥,這不是讓自己的從政路先染上了污點,也等於斷送爭取拜登那7400萬票的機會?當然彭斯也了解狗急跳牆的道理,所以他也沒有意願執行民主黨要趕川普提早下台的政治壓力,這除了彭斯提到的政治變數外,還在於如果他屈從於國會的壓力,不僅會讓競爭者看扁他,這反而會讓共和黨人不爽,覺得他太過現實翻臉不認人,深諳政治門道的彭斯顯然不是一個沉默的副總統。

毫無疑問,驚奇的川普成就了彭斯得以在美國歷史留名的機遇,也讓他成為延續政權和平轉移的歷史定位,這項紀錄也足以讓他的2024年競選列車順利開出,看來這位堅定而沉默的副總統,會是未來民主黨的強勁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