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長榮海運糗大了!台灣巨輪卡在蘇伊士運河,塞住連接歐亞的海上大動脈
風傳媒     2021/03/24 10:01

長榮海運一艘貨櫃輪「Ever Given」23日起卡在埃及的蘇伊士運河,由於船身打橫擋住了整個水道,這條連接歐亞兩大洲最重要的運河也為之堵塞。埃及當局雖立刻派出數艘拖船以及怪手緊急搶救,希望拖動這艘長達400公尺、寬達59公尺的龐然大物,但截至24日依舊沒有進展。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2018年下水的「Ever Given」重達22萬噸、雖然船籍在巴拿馬註冊,但屬於長榮海運船隊。這趟旅程是從中國出發,預計運送數百個貨櫃前往荷蘭鹿特丹(Rotterdam),預計31日抵達,但23日就被困在舉世聞名的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上。當局雖然幾次想要讓貨櫃輪重新浮起,可惜均以失敗告終。

長榮海運一艘貨櫃輪在蘇伊士運河進退不得,造成這條連接地中海與紅海的重要水道為之堵塞。(翻攝網路)

長榮海運24日表示,該艘貨櫃輪於埃及時間3月23日上午8時(台灣時間23日14時)從紅海北向進入蘇伊士運河時,在河口南端6海浬處,疑似遭受瞬間強風吹襲,造成船身偏離航道,意外觸底擱淺。該公司已敦促船東回報事故原因,並與運河管理局等相關單位研擬方案,儘速協助該輪脫困。「Ever Given」由長榮海運以論時傭船(time charter)方式承租,船員為船東公司派遣,目前配置於遠東─歐洲航線。

根據網友在IG上傳的照片,從「Ever Given」後方的另一艘貨櫃輪上可以清楚看到,「Ever Given」船身打橫卡住運河兩側,龐大的身型讓一旁趕來救援的拖船相形見絀,河岸上的「小」挖土機似乎試圖挖開河岸,讓這艘造成「大塞船」的台灣貨櫃輪能夠脫身,但目前還在繼續努力。

在網路上發布這張長榮糗照的柯納(Julianne Cona)表示:「希望不會花太久時間,但是看起來這艘船卡的超緊」、「他們派了一堆拖船試圖移動它,但貨櫃輪就是不動......還有一輛小挖土機想要幫船頭挖出移動的空間」。船舶監測網站的即時資料顯示,由於「Ever Given」卡著水道,其他船隻全都擠在運河的兩端無法通行。

長榮貨櫃輪船頭的怪手正在努力工作。(翻攝網路)

《衛報》指出,蘇伊士運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水道之一,連接著地中海和紅海,是歐洲與亞洲之間的海上交通動脈,全長190公里、深24公尺、寬205公尺。「Ever Given」是當時北行船隻的第五艘,前面四艘都沒有發生異狀,但「Ever Given」卡住之後,後頭的15艘船隻也只能跟著停泊,運河北側原訂南下的船隻也因此受阻。

船舶追蹤網站上的長榮貨櫃輪資料,以及蘇伊士運河在台灣時間24日上午11時的情況。
曾有船隻卡在蘇伊士運河8年

蘇伊士運河自1869年開通以來,不時發生運河因為船隻失去動力或擱淺而阻塞的情況。其中最嚴重的一次,是1967年以阿六日戰爭時,因為以色列奪取埃及的西奈半島、也就是蘇伊士運河東岸的土地,埃及為了守衛國土,立刻鑿沉船隻堵住運河兩端,不讓航運通過,當時運河封鎖持續了八年之久。悲慘的是,當時運河裡還有15艘船隻等待通關,卻被困在蘇伊士運河中央的大苦湖中,直到1975年才終於「重獲自由」,這批因為停在埃及船身堆滿風砂的船隻,也被外界稱為「黃色艦隊」(The Yellow Fleet)。

在蘇伊士運河「停運」的8年期間,以色列與埃及兩軍就這麼隔著運河對峙,受困船隻的船員成立了「大苦湖協會」彼此互通有無,甚至舉行「苦湖奧運」(Bitter Lake Olympic Games)來彌補錯過1968年墨西哥奧運的遺憾,在最大的船隻「Port Invercargill」安排救生艇比賽與足球比賽。雖然這些船隻1975年才終於脫身,但船員們早就陸續離開,只留下維護船隻的必要人員。最後一批船員一直撐到1972年,最後這些船隻的維護工作交給了一家挪威公司處理。

美國的航海史家梅爾科利亞諾(Sal Mercogliano)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過去很少發生船隻「卡」在蘇伊士運河的情況,而蘇伊士運河不通「可能對全球貿易產生巨大影響」。梅爾科利亞諾強調,「Ever Given」號是有史以來在蘇伊士運河擱淺噸位最大的船隻。埃及當地媒體則引用運河管理局的說法,表示目前的努力方向是靠岸邊的「小」怪手努力拓寬河道,預估這艘卡在堤壩上的巨輪可能還需要幾天才能脫困。

相關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