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緬甸血腥鎮壓持續,全面斷絕寬頻網路、Wi-Fi!在中俄阻止下,聯合國安理會未能強硬制裁
風傳媒     2021/04/02 20:10

緬甸2月1日陷入軍事政變至今已經2個月,軍政府推翻由翁山蘇姬領導的民主選舉政府,街頭抗議者遭到殘酷鎮壓,但民眾沒有絲毫退縮跡象。國際社會迄今未對緬甸軍方施加最大壓力,人民以卵擊石傷亡慘重,迄今已有536人喪命、2796人被捕。在中俄反對下,聯合國安理會經過兩天的艱難談判,4月1日發布聲明譴責緬甸軍政府造成數百名平民死亡。

聯合國緬甸事務代表伯格納(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在安理會議上警告說,如果軍方沒有結束其殘酷鎮壓,那麼一場大規模的流血屠殺即將來臨。4月2日,軍方的最新舉措是全面關閉寬頻網路、Wi-Fi與國際漫遊服務,現在只剩少數具有光纖網路的民眾,與具有衛星網路的記者才可能對外聯繫。

緬甸近幾週來刻意襲擊與逮捕示威現場的記者,斷網措施也是旨在消除異議。獨立網媒「今日緬甸」(Myanmar Now)聯合創始人兼總編輯綏溫(U Swe Win)向《紐約時報》(NYT)指出:「我們目睹了軍方對民主自由核心的全面攻擊,我們非常擔心緬甸將成為下一個北韓,軍方將打擊任何訊息整合與分享。」

被扣押的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再度出庭,她被加控違反殖民地時期的官方機密法。翁山蘇姬的律師敏敏索(Min Min Soe)告訴《路透》(The Reuters),軍方遲遲不願讓律師與翁山蘇姬親自見面,但透過視訊來看:「翁山蘇姬看起來健康狀況不錯,氣色很好。」

緬甸的反政府抗爭者28日在仰光街頭準備丟擲汽油彈。(美聯社)軍政府全面斷網、壓制媒體記者

緬甸軍隊在奪權的10天後就向記者發布命令,禁止報導當中使用「政變」、「政權」和「軍政府」等詞語描述軍隊接管政府,基於幾乎沒有記者接受軍政府的要求,軍政府改為致力於壓制所有言論自由。自那時起,至少56名在緬記者遭到逮捕,僅一半的人被釋放,包含美聯社(AP)和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外國媒體記者。

緬甸不少善用社交媒體的年輕人開始擔任公民記者,冒生命危險來記錄軍隊的殘酷行徑,他們通常使用手機拍攝照片和影片,並上網分享。自2月中旬開始,緬甸政府頻繁切斷手機移動通訊網路,迫使民眾只能回到家,或在有Wi-Fi的地方更新示威動態。

緬甸網路普及僅10年多,只有外交使館、少數公司行號才會使用光纖網路,緬軍如今關閉寬頻網路、Wi-Fi與國際漫遊服務,等於幾乎斷絕一般緬甸公民記者的言論自由,也阻止利用泰國手機SIM卡開國際漫遊的用戶。

緬甸示威、緬甸抗議、緬甸政變。3月27日,緬甸軍事鎮壓,迫使示威者自製防護與武器回擊。(美聯社)CRPH廢除憲法

代表遭罷黜緬甸國會議員的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RPH)正力促國際社會承認民選文人政府為合法政府。1日,CRPH宣布廢除軍政府2008年提出的緬甸憲法,因為該憲法規定,立法機關成員必須有25%是軍方代表,此外聯邦政府的國防部、邊境事務部及內政部3個部門的部長都得由軍方派人出任。

CRPH並表示,建立「聯邦民主憲章」作為臨時憲法,盼說服少數民族武裝民兵與CPRH和民主抗議運動結盟。抗議者一直尋求與少數民族武裝團體合作,組建一支聯邦軍,以對付政府武力。軍政府已宣布CRPH為叛國非法機構。

《衛報》(The Guardian)指出,1日中午有大約40示威者在仰光市中心燒毀憲法副本,陽台上旁觀的居民熱烈歡呼鼓掌。但示威者也擔憂再度升高雙方緊張局勢,「我們當然擔心士兵或警察現在出現。他們有武器,而我們手無寸鐵。」突然有兩個人向縱火群眾跑去,示意安全部隊已經抵達,他們迅速掩護奔跑。

緬甸的反政府抗爭者28日在仰光街頭焚燒輪胎與雜物,構築與軍警對峙的防線。(美聯社)在中俄反對下 聯合國安理會無法制裁緬甸

英國3月31日呼籲召開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緊急會議,在為期兩天的會議上,美國駐聯大使湯瑪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提出,如果緬軍不放棄掌權,便有可能採取其他行動,「我們希望局勢最終能夠解決,軍方回到兵營,讓民選政府取代。但是如果他們不這樣做,繼續對平民發動攻擊,那麼我們就必須研究如何能更進一步阻止。」

本周,美國宣布中止所有與緬甸的貿易往來,直到民選政府重新掌權為止;加拿大和澳洲禁止與緬甸有軍武交易;日本、法國和泰國等國家已經暫停對緬甸政府的援助,並停止在該國的商業活動。儘管美國、英國、歐盟等西方國家與組織,相繼宣布制裁緬軍高層與提供軍方資源的企業,但治標不治本,無法掐住其經濟命脈。

3月27日緬甸軍人節,安全部隊總司令敏昂萊發表演說。(美聯社)

聯合國尚未對緬甸實行製裁,全球130多個人權組織和非營利組織呼籲安全理事會和聯合國會員國對緬甸實施全球武器禁運。與緬甸往來密切的中國和俄羅斯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可能會祭出否決權阻撓。據《法新社》(AFP)指出,中俄兩國在本次安理會會議召開期間,對於聲明用字遣詞多有意見,避免對緬甸施加制裁。

西方國家希望在4月1日公布的安理會聲明加入「準備考量進一步(制裁)動作」等文字,但遭到中國要求軟化聲明內容。安理會在3月初曾發表另一紙聲明,呼籲緬軍保持克制,並表示支持緬甸的民主過渡。然而據《路透》報導,俄羅斯、中國、印度和越南皆要求取消聲明中的「政變」一詞,並威脅要採取進一步行動。

中國一直與緬甸軍政府保持密切聯繫,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表明中國不支持對緬甸制裁,聲稱製才會使緬甸局勢複雜化。法國非營利智庫蒙田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稱,這是因為如果國際制裁緬甸礦業與能源公司也將威脅到中國利益。

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佛明(Alexander Fomin)此前會見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並表示儘管緬軍明顯侵犯人權,但仍是俄國的戰略夥伴和盟友,兩方將強化軍事關係。克里姆林宮直到3月29日才表示,雖然俄羅斯與緬甸雙邊關係長期穩定,但是並不代表莫斯科贊同在緬甸當地不斷發生的悲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