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歷史上的這一周》1945年4月7日:「大艦巨砲主義」的末路,解密大和艦遭美軍擊沉真相
風傳媒     2021/04/08 18:21

1945年4月7日,這天距離美軍在廣島上空丟下原子彈還有121天,距離昭和天皇在廣播中親自宣讀降書的「玉音放送」則還有129天。雖然大日本帝國的敗相已現,但擁有「世界最大‧最強戰艦」大和號的帝國海軍依舊試圖奮力一搏。直到1945年3月,大和艦被聯合艦隊參謀長草鹿龍之介下命執行「水上特攻」任務,海軍將士這才認識到大勢已去,大和號也在4月7日的坊之岬海戰中戰沉,預示了百日之後帝國敗亡的命運。

針對大和號事蹟持續追蹤二十多年的《每日新聞》記者栗原俊雄指出,大和號在整整76年前的最後任務搭載了3332名水兵出陣,在沖繩與九州之間坊之岬海戰後,卻只有276人倖存生還,有「不沉巨艦」稱號的大和號更從此長眠海底。對於當年動用日本6%年度政府預算(約1億3780萬日圓),身為國家威望代表的這艘巨艦來說,不能不說是迎來了極為悲慘的結局。

疾駛中的大和號。(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不過大和艦建造者所信奉的「大艦巨砲主義」,其實是日俄戰爭時代的產物,也就是海戰的決勝關鍵,在於雙方主力艦以主砲對轟的結果。如果能夠在敵艦射程之外,發射能夠擊中敵艦的砲彈,自然可以立於不敗之地、進而抓住勝機。大和艦全長263公尺、全寬38.9公尺、滿載排水量達6.5萬噸,即使以今天的角度來看,也是可以媲美「遼寧號」等中型航母的巨大存在。大和號配備的9門主砲最大射程42公里、每顆砲彈重達1.5噸,當時沒有任何其他軍艦可以比擬,自然也被認為是帝國海軍的必勝武器。

不過早在1941年12月16日(美日開戰後第8天)竣工的大和號,卻身處一個飛機性能大為提升的空戰時代。栗原俊雄指出,就算戰艦配備的裝甲再厚重,也難抵御多架飛機的連續轟炸與攻擊。諷刺的是,最初證明這件事的軍隊,恰好就是大日本帝國的海軍。因為日軍在1941年12月7日偷襲珍珠港,無意中證明了配備艦載機的航空母艦,對於戰艦的傷害確實驚人。因此大和號在出廠服役之前,其實就註定是一艘遲來的巨大兵器。

珍珠港事變讓美軍損失慘重。(圖/維基百科)

雖然大和號在1942年2月12日成為聯合艦隊旗艦,但栗原俊雄指出,這艘舊時代的決勝王牌卻一直被日軍捏在手裡。在瓜達康納爾島海戰後,美日均有多艘主力艦慘遭擊沉,但由於美國恐怖的工業實力,美軍依舊可以組成更多艦隊,但日本卻顯然沒有此種本事。這也讓「大和」與大和級二號艦「武藏」更被日軍保護起來,並未投入第一線作戰。由於艦上空間與配備都相對便利,這兩艘日軍巨艦甚至被譏為「大和酒店」、「武藏旅館」,始終沒能取得預期的戰果。

1944年10月,大日本帝國海軍與美國海軍在菲律賓的雷伊泰灣發生激戰,若單以雙方投入的軍艦噸位來說(超過200萬噸),這也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也是至今最後一場航母對戰。企圖阻止美軍登陸菲律賓的日本,不願在已經丟掉塞班島、馬里亞納群島等防線的劣勢之下,再被美軍拿走菲律賓與台灣,否則「帝國南線」將被徹底切斷。

被美軍軍機空襲期間,進行迴避行動中的「大和」。(美國海軍官網)

在這場孤注一擲的決鬥之中,大和與武藏退無可退,也被派往前線雷伊泰灣,但在美軍34艘航母的絕對優勢之下,僅剩4艘航母的日本海軍顯然不是對手,就算有兩艘大和艦助陣,最後也是落得武藏沉沒、大和敗逃的窘境,菲律賓也拱手讓人。海軍在建造大和艦時所期待的「主力艦對轟」,從來就不是二戰時太平洋上的海戰形態,大和號也始終沒有等到扭轉勝負的名場面到來。

日本在丟掉菲律賓之後,來自「帝國南線」的印尼石油運輸線果然被美軍切斷,此時的日本只能靠戰備儲油死撐,此時巨艦大和非但不是什麼決勝王牌,反倒因為消耗大量燃料成為海軍「雞肋」般的沉重負擔。曾在太平洋叱咤一時日本帝國海軍聯合艦隊,在雷伊泰灣海戰後主力消亡殆盡,大和已是獨木難支,面對1945年4月1日在沖繩登陸的美軍,大和號已是無力抵禦。日軍對抗美軍艦隊的「主力」此時也不是大和,而是令人感到無限悲嘆、號稱「十死零生」的「神風特攻隊」。栗原俊雄指出,就算是策劃這套戰法的海軍中將大西瀧治郎,連他自己也以「統帥外道」來評價不應該存在的、叫士兵去死的這場特攻作戰。

被美軍航空隊轟炸並在燃燒中的「大和」,此時主炮和副炮已經全部停止射擊。(美國海軍官網)

栗原俊雄指出,航空部隊在特攻作戰的要求下自然士氣低落,對於海軍部隊自然生出「這些傢伙到底做了些什麼」的不滿。當時的聯合艦隊參謀長草鹿龍之介就曾表示,「在航空部隊擔心隨時都會遭到美軍徹底擊潰之際,水上部隊自然也無法再袖手旁觀」。由於大和艦就算待在母港不出陣,遲早也會遭到美軍空襲,因此日本海軍將領決定跟進「自殺式戰法」,將大和為首的剩餘戰艦投入了「水上特攻」,這也就是二戰末期由聯合艦隊司令發動的「天一號作戰」。

長年研究二戰戰史的栗原俊雄坦言,在日軍已經失去制空權與制海權的強況下,這支特攻部隊根本不太可能抵達沖繩,遑論對沖繩一帶的美軍造成傷害,因此第二艦隊也不可能接受這個命令。但在日軍與美軍「玉石俱焚」的決斷下,參謀長草鹿龍之介於1947年3月來到大和號停泊的山口軍港,親口對第二艦隊司令官伊藤整一表示:「總而言之,我希望你能夠一億總特攻的先驅。」

發生大爆炸、正在沈沒的大和號。(美國海軍官網)

栗原俊雄指出,所謂「一億總特攻」也就是日本全體國民都為特攻而死,但這麼一來日本根本也就不服存在,這種戰法根本毫無邏輯可言。但儘管如此,伊藤整一最後還是收下了聯合艦隊司令豊田副武的軍令:「皇國興衰在此一舉,茲令組成海上特攻隊,壯烈突入敵軍。」在栗原俊雄的探訪下,從坊之岬海戰生還的大和號水兵(時年22歲)對他表示,在聽到要到沖繩執行特攻任務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結束了』,還有『我到底活著為了什麼』」。

根據大和號副艦長能村次郎的筆記《慟哭之海》,他是在1945年4月5日下午3點接到命令。當時艦長有賀幸作在晴朗的午後拿著特攻軍令,走向正在甲板休息的能村次郎,這代表光是大和號就有超過3千人準備捐軀。能村接下命令之後,迅速召集「准士官以上將士」到第一砲塔右舷緊急集合,然後又在前甲板對全體人員宣達特攻命令。

二戰時日軍噸位最大的超級戰艦、後來遭美軍擊沉的大和號,現在也是吳市重要的觀光資產。

1945年4月6日午後3時20分,包括戰艦大和、輕巡洋艦矢矧、驅逐艦磯風、濱風、朝霜、霞、冬月、涼月、雪風、初霜,共計10艘軍艦組成特攻艦隊,從山口縣德山外海駛向沖繩。這是日本海軍的帝國末日,一個已經沒有任何航空母艦的聯合艦隊。不過指揮官伊藤整一依舊對全軍發出訓示:「皇國興替在此一舉,全員奮戰敢鬥、全敵必滅,務必發揮海上特攻隊的本領。」

4月6日午後6時,大和號副艦長能村次郎在甲板召集全體水兵,在朝向東京皇宮敬禮後,各人也對著故鄉遙拜。或許是察覺子弟兵的複雜心情,能村竟然對全軍表示「無須多慮,想哭就哭吧」。一名後來生還的水兵曾對栗原俊雄表示:「我並不怕死,但一想到從此就看不見櫻花了,心情也不禁寂寞起來。」

日本新興廠商還原舊日本海軍史上最大的戰艦「大和號」,並製成VR遊戲。(翻攝官網)

栗原俊雄指出,由於這支艦隊根本沒有任何航母同行,即便擁有曾被聯合艦隊視為王牌的大和號,這支艦隊依舊是當時海軍口中的「裸艦隊」—也就是一支沒有任何艦載機護航的艦隊—軍令部次長小澤治三郎中將也因此極力反對這個計畫,因為他認為這支「裸艦隊」根本不可能抵達沖繩。曾在珍珠灣締造舉世震驚戰果的日本聯合艦隊,至此可說徹底崩壞。雖然在九州指揮航空作戰的海軍中將宇垣纏可以派出飛機護航,但他手裡也只能分出10架飛機,而且只能在7日上午6時到10時這段時間出現,可見日軍的特攻作戰已讓航空部隊消耗殆盡。

彷彿在等待日軍軍機離開一般,美軍偵察機在7日中午時分出現,並且在7日12時40分左右開始發動攻擊。面對以大和號為首的殘破艦隊,美軍派出了52架戰機、21架轟炸機、40架魚雷轟炸機,共計113架的空中攻勢。當時人在大和號艦橋的藤原英美(已故)對栗原俊雄說,他雖然第一時間大喊美軍方位,但美軍趁著陰天的滿天黑雲逼近,被日軍發現時已經進入投彈位置,投下魚雷或炸彈後立刻折返雲層,就算大和號防空火力全開,根本打不到幾架敵機,大和號很快就陷入一片火海。

日本投降的隔天,8月16日,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為對他推出的戰術造成的約4,000名日本青年的死難及其家屬致歉而選擇切腹自殺。(圖/維基百科)

美軍對日本艦隊後來又發動數波攻勢,前後出動了131架魚雷轟炸機、75架轟炸機、180架戰機,號稱「世界最強」的大和艦,在距離目的地沖繩還有500公里處,於1947年4月7日下午2時23分因為爆炸沉沒。栗原俊雄指出,這支艦隊只走了不到一半的航程,跟軍機的纏鬥也僅僅支撐不到2個小時。

大和號的末路是身死團滅,包括矢矧、磯風、濱風、朝霜、霞也被擊沉,第二艦隊全員戰死超過4千人,但美軍的損失僅是3架魚雷轟炸機、4架轟炸機、3架戰鬥機,總共12人捐驅。雙方戰損的巨大差距,宣告了「大艦巨砲主義」的徹底結束。原來期待大和號的馳援趕到後,可以在4月8日發動反攻、對美軍海陸兩面夾擊的日本沖繩守軍,最終沒有等到任何海上援軍,反攻被推遲到了12日啟動,最後也迎來了失敗的下場。

神風特攻隊出陣前的最後合影。(圖/wikimedia commons)

栗原俊雄指出,大日本帝國海軍的這場慘敗,與士兵們可說毫無關係,全部的責任都在於發動這場無謀作戰的日軍高層。更可笑的是,在大和號沉沒的第二天,日軍大本營發表戰報,竟稱這場戰役日軍擊沉敵軍航母2艘、戰艦1艘、艦種不詳6艘等等,共計15艘敵艦遭到擊沉。自身的損失則是戰艦、巡洋艦各一、驅逐艦3艘。栗原俊雄說,大本營公布的戰損與事實相去不遠,但「戰果」確實一個鮮紅的謊言。

栗原俊雄強調,二戰時日軍的特攻至今仍被部分人士傳為美談,甚至認為是英雄之舉。但他親身訪問近30名曾經參與特攻的士兵,他們全都表示事前沒有人詢問過他們的意願,也就是說這單純是來自上級命令的高壓之舉。他認為所謂特攻隊來自軍隊將領的愚蠢判斷,即便有部份士兵願意為國犧牲,大部分年輕人依舊不願意單純赴死。大和艦的末路,就是這場無謀戰爭的象徵。即便大和號的故事將繼續流傳,為了那群因此葬送寶貴性命的年輕士兵,栗原俊雄認為「這場悲劇就不該是一段美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