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土耳其總統招待歐盟兩大領袖,卻只給男人位子坐……這尷尬一幕代表什麼?
風傳媒     2021/04/08 19:40

「嗯……?」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6日在外交場合上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她與歐盟同僚、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一起會晤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但東道主土耳其只在大廳中央安排2張椅子,兩位男人習以為常地入座,徒留馮德萊恩疑惑她的座位在哪。

無論是故意還是不小心漏掉,土耳其政府在歐盟領導人的高層訪問期間捅出這麼大婁子,被漠視的還是現場唯一女性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令外界不得不聯想到性別政治。《紐約時報》(NYT)批評,此事顯盡土耳其婦女在國家當中的待遇,也讓人看出歐盟高層內部的分歧。

馮德萊恩和米歇爾(Charles Michel)的發言人對此事發表了不同的看法,這暴露了另一個問題──誰才是歐盟對外最高等級的領袖?米歇爾方面意有所指稱,土耳其一切安排都嚴格依照外交禮節,因為他的外交等級排序更前,才導致這尷尬局面。但是馮德萊恩的首席發言人馬默(Eric Mamer)表示,其長官應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平起平坐。

三位領袖、兩張椅子,與一張超冏的照片

土耳其總統府大廳的攝影機捕捉到了這一幕,馮德萊恩背對鏡頭,看著米歇爾與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自然走向鏡頭中央,歐盟旗與土耳其國旗之間的鍍金座椅,穩穩坐下。還在徘徊找座位的馮德萊恩發出了一聲「嗯……」,然後微微抬起疑惑的手。

馮德萊恩最後被安排坐在畫面左側的沙發上,這排沙發的「地位」明顯比主座還要低,而職務等級比她低的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就坐在另一側的沙發,被外界解讀為給馮德萊恩的進一步羞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次歐盟領袖出訪土耳其,部分目的是向土耳其施壓,要求提倡婦女權利,結果歐盟最高級別的女領導人卻在會議上被邊緣化。

歐盟國家的推特(Twittter)網友氣炸了,立刻以「#給她座位」(#GiveHerASeat)主題標籤刷屏抗議。許多網友批評這一刻凸顯出土耳其與歐盟之間的文化差異,艾爾多安政府3月下旬才剛退出預防家暴等針對女性暴力的「伊斯坦堡公約」(Istanbul Convention),該國女性痛斥:「他們想讓女性永遠受男性宰制。」

聯合國婦女組織(U.N. Women)數據顯示,有38%土耳其婦女在一生中至少經歷過一次伴侶的暴力行為,在過去12個月中,超過1/10家戶發生過家庭暴力。此外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21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土耳其在156個國家中排名第133位。

馮德萊恩與米歇爾地位平起平坐?

根據《歐洲聯盟條約》(Treaty on European Union)第13條,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實際上在「歐洲機構領袖之間的優先次序」中排名第四,僅次於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和歐盟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但實際運作上,歐盟執委會主席已經成為最接近歐盟首腦的代表。

歐盟的運作主要有3個決策機構作為多頭馬車:歐盟公民直選議員組成的歐洲議會;代表各成員國的歐洲理事會;以及代表歐盟整體利益的歐盟執委會。3大機構的主席同樣都是高層領袖,在歐盟之間享有同等地位。

歐盟執委會提出新的歐盟法律提案,議會和理事會通過這些提案之後,由執委會和成員國負責執行。換句話說,歐盟執委會是歐盟的行政執行機構,也同時是歐盟在國際舞台上的代表,替歐盟與其他國家協定談判,而馮德萊恩作為這強大機構的領導人,是該歐盟當中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AP)土耳其故意讓人難堪?

近幾個月來,土耳其拋出橄欖枝,極力修補與歐盟的關係,重啟加入歐盟談判,而這場會議正值土耳其與歐盟關係的關鍵時刻,三位領導人一同討論如何就移民和擴大關稅同盟等重要問題達成共識。但是坐位安排不當已經讓會議失焦。

在馮德萊恩就任為歐盟執委會的首位女主席之前,艾爾多安曾經跟歐洲理事會、歐盟執委會的男性主席3人同坐會談。本次歐土領導人會晤由土耳其官方籌措;很明顯,艾爾多安過去願意跟男性領袖同坐,現在卻拒與女性主席並肩。土耳其政情分析專家說,刻意或疏忽都可能是導致這次插曲的原因,但安排疏失的可能性更大。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艾丁塔斯巴斯(Asli Aydintasbas)認為,土耳其外交部與歐盟官方都有錯,恰武什奧盧應該向艾爾多安糾正兩個歐盟領導人屬於同席,而歐盟官員需要當場糾正錯誤。「艾爾多安長年生活在全為男性的政治環境中,自然會產生這種疏忽,但歐盟竟被土耳其總統嚇倒了,」她補充說。

米歇爾捲入罵戰

《紐時》指出,米歇爾無視同僚陷於尷尬境地,還反映出歐盟高層在與鄰國打交道的重要外交場合上,連站在同一戰線都做不到。歐盟執委會發言人馬默表示,馮德萊恩的座位應該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和土耳其總統在一起,馮德萊恩盼其所代表的機構能被以禮相待,她已經要求確保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

馬默表示,馮德萊恩當時顯然感到很驚訝,「很難判斷為什麼她被安排坐沙發而不是主位,有關原因必須向土耳其當局詢問。」他補充說,根據國際外交禮節,歐盟執委會主席的等級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完全相同,「通常在正常情況下,她在國外得到的待遇與歐洲理事會主席是一樣的。」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6日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一起會晤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AP)

米歇爾7日晚間發表聲明,指責土耳其官員「對禮賓規則的嚴格解釋」,導致區別對待歐盟執委會主席的失望局面。他也為自己辯解,稱並非沒意識到馮德萊恩的窘境,他與馮德萊恩之所以沒打斷會議進行,是因為不希望事情鬧大,引發公眾關注。

但歐洲議會議員並沒有為他的藉口買單,荷蘭歐洲議會議員殷特維德(Sophie in 't Veld‏)在推特上發布艾爾多安與前歐洲理事會和歐盟執委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和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並坐開會的照片,並質疑:「為什麼歐洲理事會主席保持沉默?」

歐洲議會綠黨議員諾伊曼(Hannah Neumann)也毫不客氣開罵:「問題與馮德萊恩無關,而出在於另外兩個讓她陷入窘境的傢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