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疫情惡化時,他們怎麼做?日本篇:已三度宣布緊急事態 國民陷入「自肅疲勞」,餐飲業叫苦連天
風傳媒     2021/05/20 19:09

台灣這幾天的疫情保持在每日新增3百例左右,全台防疫警戒也暫時維持在第三級。不過地方政府仍陸續升高防疫措施,台北市長柯文哲20日就宣佈「夜市、攤商一律改為外帶外送,減少傳染可能」。雖然不確定這項做法會持續多久,但若參考日本經驗,時任首相的安倍晉三去年4月7日第一次宣佈緊急事態,去年11月中日本政府更喊出「勝負三週間」,都是希望藉著抑制人流達到控制疫情的效果。然而「勝負三週」早就過去、緊急事態也宣布了兩回,但日本如今卻仍處在第三次緊急事態,不但疫情遲遲不見好轉,「自肅疲勞」讓民眾與商家都難以為繼。

如今仍在糾結「要不要繼續辦」的東京奧運,是在去年3月24日由安倍拍板、決定延期一年舉行。當天日本的新增確診人數是「73人」。兩週後,安倍晉三在去年4月7日首次宣布緊急事態,對東京、神奈川、大阪等7個都府縣實施為期1個月的管制措施(當天375人確診)。由於疫情未見好轉,緊急事態於4月16日擴及全國,直到5月25日才宣佈結束(當天21人確診)。

2020東京奧運雖然延到2021年舉行,但究竟能不能順利登場,仍受到各界矚目。(美聯社)

要求店家提前結束營業、同時呼籲國民「外出自肅」的緊急事態,確實讓病毒的傳播稍見緩和,但也無法回到「0確診」。當時序進到(去年)7月之後,日本疫情不但再次拉高,更首次出現單日確診破千的高峰,但緊急事態對於經濟的影響太大,安倍任內未再宣布。直到菅義偉上任後,才在今年1月7日二度宣布緊急事態宣言(當天7563人確診),日本疫情也在2月降回千人水準。

不過新一波疫情在4月之後再次延燒,逼得菅義偉於4月25日第三度宣布緊急事態(當天4623人確診)。與前兩波緊急事態一樣,適用區域與時間均不斷擴大、延長,目前預計5月31日結束(原訂5月11日結束),但日本的疫情曲線這次卻遲遲未能壓平,5月19日的當日新增確診數為5824人。日本並未採取強力的封城措施,而是限制店家營業時間、呼籲國民自我管制,這也是台灣政府目前採取的作法。但顯然拖了一年多,疫情仍在起起伏伏。

日本疫情。

菅義偉雖然宣布了第三次緊急事態,但日本國民的自肅早已出現疲態(自粛疲れ)。《東洋經濟》指出,一方面是變種病毒的傳染力更強,使得感染管制似乎失去效果;許多人在緊急事態的管制下,也已經無法維持生計。加上官員與議員們無視緊急事態、頻頻前往銀座等地聚餐的醜聞不斷,讓國民對於政府的宣導浮現了不信任的態度,使得緊急事態宣言的效果不若以往。

《東洋經濟》指出,雖然「確診數增加」理應成為國民自肅的誘因。但新冠病毒的無症狀感染者甚多,包括大量輕症病患在內,都讓民眾失去了戒心。一個有趣的指標是,雖然日本的確診數仍居高不下,但在網路上搜尋「新冠」(コロナ)的次數卻不斷下降,顯示人們對於新冠病毒的恐懼心理正在減輕。加上日本「從眾」的國民性,疫情初期抱持「應該跟其他人採取相同對策」想法的人越來越少,現在的「從眾」趨勢卻是「大家都不在乎了,我也不用窮緊張」。

日本疫情日益惡化,日本政府5月14日又追加北海道、岡山、廣島三地的緊急事態。圖為東京街頭。(美聯社)

雖然國民自肅的效果越來越差,但緊急事態對於餐飲業的打擊依舊。《日經亞洲》指出,東京可說是亞洲的美食之都,連米其林星級餐廳都以212家遠遠超越巴黎的115家,原本安倍晉三也將觀光消費作為他刺激經濟成長的戰略主軸。但新冠疫情讓日本反覆進入緊急事態,餐飲業也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尤其菅義偉除了要求餐廳提早打烊,第三次緊急事態更要求他們不要販賣酒精飲料,許多餐館攤販都已經撐不下去。

根據東京商工(Tokyo Shoko Research)的調查數據,日本去年共有842家餐廳宣告破產、而且債務超過千萬日幣,比前一年增加了5.3%。日本政府雖然為苦撐待變的餐飲業提供補貼,但是每天4萬到20萬日幣(視營業規模而定)的補貼金額,讓商家們抱怨連支應成本都不夠。一位在第三波緊急事態中結束生意的居酒屋老闆說,他光是店租每個月就要17萬日幣,實在沒辦法再撐下去了。《日經亞洲》稱,疫情期間餐飲集團的短期貸款金額是過去的4.6倍,達到3656億日圓。東京的連鎖餐飲集團Global-Dining甚至向東京都政府提出損害賠償訴訟,主張要求餐廳縮短營業時間的要求根本已經違憲。

東京巷弄裡的居酒屋。(美聯社)

國民自肅不是已經出現疲態了嗎,為何日本餐飲業的慘況還是不見好轉?《日經亞洲》指出,外國遊客的消失、東京奧運的延期,都讓日本餐飲業承受慘痛打擊。外國旅客2019年在日本花了4.8兆日圓,根據日本旅遊局統計,超過2成支出都是拿來吃喝。當外國遊客被問到「想在日本做什麼」,69.7%受訪者的標準答案是「吃日本料理」。這個龐大的商機讓日本的餐飲業擁有391萬名員工,2019年的市場規模達到26.4兆日圓—但日本如今完全沒有外國旅客,連奧運都不打算讓觀眾入境,餐飲業的深淵根本看不見底。

另一個對日本餐飲業的打擊,則是幾十年來總在工作後聚餐的上班族也都消失了。

日本上班族。(美聯社)

除了日本許多企業都改採在家工作(菅義偉政府要求企業,最多只留3成員工進辦公室),千禧世代的年輕員工如果沒有要事,也不會再天天跟長官、前輩、老闆一起喝酒。東京都港區的新橋是著名的居酒屋集散地、也是東京上班族們下班後的聚會場所。如今巷弄裡的杯觥交錯不再,取代的是居酒屋老闆的憤怒與無奈。一間供應長崎拉麵的居酒屋老闆對《衛報》抱怨:「我們連酒都不能賣,誰還想到居酒屋裡消費聊天?」另一間居酒屋的老闆娘松永弘子則對《日經》表示,過去從沒碰過這麼慘的情況。

《日經亞洲》指出,日本餐飲業許多老闆也步入退休年齡,少子化除了讓他們找不到員工,甚至退休後也找不到接班人—這也是越來越多餐館居酒屋乾脆收起來的原因。東京商工預測,即便這波緊急事態結束,日本餐飲業破產與停業的情況仍會越來越嚴重。許多老闆都認為,新冠疫情已經徹底改變了餐飲業原來的生態。就算疫情真的結束,老客人們可能也不會再回來了。淺草一間燒鳥店的老闆就說,前兩次緊急事態結束後,生意都比原來要變得更差。《日經亞洲》雖然指出數位化、自動化、AI化的改革之道,但這對獨資小本經營的居酒屋來說,根本緩不濟急;所謂「對單獨用餐的客人更為體貼的服務」,顯然也難挽救391萬餐飲業員工的生路。新橋一位居酒屋老闆這麼對《衛報》的駐日記者抱怨:

「我們陷入了一個難以脫身的惡性循環。政客們非但不再傾聽我們的心聲,他們甚至掐著我們的脖子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