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美國竟然愈來愈像中國了,有趣!有趣!
民生頭條     2021/06/24 10:53
《2021年美國創新與競爭法》(USICA,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六月初在美國參議院已獲通過,接著送入眾議院等待與一個眾院提出的類似法案-《NSF for the Future Act》,等待合併審議討論。

USICA因為幾個原因而被關注:

1.這部法案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難得一見有共識的法案。

2.法案牽涉的金額高達2,500億美元,各州民意代表都希望能為轄下選區或支持者分到一杯羹。

3.一些友台法案也被納入其中,台灣媒體當然特別關注。

4.它其實違背了美國一向崇尚的經濟自由主義,是一部產業政策法案,即,政府分配納稅人的錢來補貼某一項產業中的特定企業。

5.在美國全力對抗中國的史詩篇章中的主旋律,是一闕科技曲,叫做「無盡的前沿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

最後一點,很多報導都提到了:USICA的前身或主體,是一部去年五月就由兩黨議員聯合提出的《無盡前沿法案》,跨越了川普、拜登兩朝,在確定了美國對中國科技戰主軸不變的前提下,才又高歌猛進,融入了《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及最能觸動中共敏感神經的幾部友台法案,最後更名為《創新與競爭法》。

但是,「無盡的前沿」這個帶有詩意的名稱,從何而來呢?它很重要,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印記,76年前出現時,標誌了美國推進科技進展方式的變化;76年後的再次被使用,則反映了當代美國科技發展面對來自中國的壓力,必需改弦更張。

1944年11月,原子彈的威力即將結束困獸猶鬥的日本以及二戰本身,除了戰後的國際秩序要如何建立之外,連任第四任期的美國總統羅斯福注意到一個問題:戰爭中快速發展的科技,譬如雷達與原子彈,要如何在和平時期仍能造福人類呢?

政治的歸政治,科學的歸科學,硬要以政治考量指導一切的必然是或愚蠢、或傲慢、或自私、或黑心、或兼而有之的政客,羅斯福當然不是,自然沒這麼做,他把他的疑問交給手下「科學研發辦公室」(OSRT, Office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主任,曾任MIT工程學院院長的電機系教授Vannevar Bush。

做為回應,Bush教授於1945年7月提出了一份報告,後來出版成書,直接建議「政府只有支持科學的責任,而沒有控制科學的權力」。這份報告提出時,雖然羅斯福總統已去逝,但是經過一番長達5年的辯論後,終於成為接下來幾十年指導美國科技發展的綱要。

這本書就叫做《科學:無盡的前沿》(Science: Endless Frontier)。

“Frontier”又可譯為「邊疆」,Bush教授是以美國先民開發西部的拓荒精神,來比擬科學家探索未知世界的毅力與勇氣。差別在於,早年美國先民跨越的邊疆,從新英格蘭十三州出發,一路向西,到了太平洋就是盡頭了,但是科學家探索的邊疆,卻是無盡的(Endless),也就是說,「前」方其實並無邊「沿」。

《Bush報告》最直接明顯的影響是美國1950年成立了「國家科學基金會」(NSF,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就是文首提到眾院類似法案要加強功能的主角-模式是:政府撥給經費,由 NSF贊助科學與工程領域的研究。生物醫學的研究,則由「國家衛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預算來贊助。NIH在近一年多的新冠疫情漫延中,聲名大噪。

當然,美國聯邦政府還有國防部、原子能委員會、農業部都會贊助科技研發經費,往往也是透過大學等研究單位,只是與 NSF相比,目的性較強,譬如國防部轄下的「先進研究計劃局」(DARPA,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冷戰時為了防範美、蘇一旦發生核戰,各大城市間電腦聯繫可能中斷的情況,提出電腦網路計劃,結果演化成今天聯結全球的Internet。目的性強,也不見得是壞事啦,成就又一個軍用科技大大貢獻人類的經典範例。

二戰時的美國政府只支持對政府有用的科學與科學家,Bush教授試圖改變這種政界與科學界的關係,但他也深諳政治運作的邏輯,所以用「基礎科學研究」一詞取代同行建議的「純科學研究」,並且在報告中強調,基礎研究是技術進步的先行者,科學成果應用於實務,意味著創造工作機會、提高工資、社會福祉。

這些話,政府愛聽,接受了他建議的模式:政府只出錢,科學家-往往是大學教授或研究機構研究員-的日常管理,包括研究方法和研究範圍,都仍由他們平常工作的單位負責。這種模式,後來也被別的國家所模仿,包括台灣。

上一回,76年前,美國因為戰爭威脅解除了,Bush教授以「無盡的前沿」為科學家爭取到自由研究的空間。這一回,76年後,提案的民主黨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再搬出「無盡的前沿」,卻是要限縮研究科學的自由,改由政府指導項目與經費使用,他的理由是:「掌握技術將左右誰是世界經濟領導者,關乎外交政策及國安未來」。

共和黨的共同提案人 Todd Young則說是中國「迫使共和黨不得不把自由市場的意識形態擺到一邊」。紐約時報則發現,USICA法案中選定的科技項目,與中共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高度類似。

有趣!有趣!當美國面臨來自中國的強大競爭壓力,美國竟然與他的競爭對手更像了!

USICA法案

#科技戰

#無盡的前沿

#美國創新與競爭法

(資料來源:民生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