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如何突破社群平台的言論限制?巴勒斯坦人「西瓜」貼文出奇制勝!
風傳媒     2021/07/10 13:30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歷史恩怨仍未化解,近來還多了東耶路撒冷的地產爭議,導致5月以色列和控制加薩走廊的哈瑪斯互相發射飛彈轟炸,儘管後來雙方停火,但猶太及阿拉伯2族裔的心結也更深,加上社群平台阻礙巴勒斯坦人倡議貼文的曝光度,巴勒斯坦人採取新方法,西瓜成了表達訴求的象徵。

《華盛頓郵報》10日指出,巴勒斯坦人傳統上不太信任社群平台,且擔心以色列進行網路監控,而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Instagram等社群平台,限制有關巴勒斯坦的倡議內容曝光,數百萬則支持巴勒斯坦的貼文內容被擋下,這些公司則駁斥相關指控。

社群平台否認阻擋貼文

「我們知道有些人用我們的應用程式(App)貼文受到影響」,臉書發言人史東(Andy Stone)回覆《華盛頓郵報》提問,「我們已修正(問題),不會再像先前一樣出現,任何人因此未能讓重要事件受到關注,或覺得發聲被蓄意打壓,我們感到抱歉」。

提倡開放網路人權的國際非營利組織Access Now中東及北非地區負責人法塔夫塔(Marwa Fatafta)先前表示,社群平台審查巴勒斯坦人的貼文行之有年,這不是新問題,現在反而變得更糟。為了突破社群平台透過演算法和人工智慧(AI)審查內容,巴勒斯坦人把舊方法現代化,用西瓜符號代替國旗。

西瓜代替國旗是老方法

使用西瓜代替國旗可回溯至1980年,當時已占領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的以色列立法,禁止具政治意涵的藝術作品用紅、黑、白、綠4色創作,因為這是巴勒斯坦國旗色,而國旗也被禁止出現,直到1993年簽署《奧斯陸和平協定》(Oslo Peace Accords)才解除禁令。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wamp daddy supreme(@gaytor_al)分享的貼文

住在巴勒斯坦約旦河西岸拉馬拉(Ramallah)的藝術家胡拉尼(Khaled Hourani)告訴《華盛頓郵報》,巴勒斯坦藝術家當時用西瓜「暗喻國旗,以此規避禁令」,直言藝術「有時比政治本身還政治」,而他創作的西瓜圖像也在網路上被瘋傳。

數位世代創新規避方式

「巴勒斯坦有新世代,(約旦河西岸及加薩走廊)7成人口在30歲以下」,非政府組織Avaaz在巴勒斯坦的運動主任柯蘭(Fadi Quran)說,「人民要用社群媒體告訴全世界這邊發生什麼事,因此會有廣泛的策略...... 來克服數位壓迫」。他直言,任何有勇氣的人都可上網發聲。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haled Hourani(@khaledhourani6)分享的貼文

位於以色列海法的阿拉伯社群媒體進步中心7amleh倡議經理希塔亞(Mona Shtaya)稱,以色列政府和社群平台公司試圖「讓巴勒斯坦人在網路上噤聲...... 藉由禁止分享訴求和違反以色列法規來阻撓」。除了用西瓜符號代替國旗,巴勒斯坦人也會改變拼字模式,避免被系統審查內容而擋下。

社群平台有助巴勒斯坦發聲?

社群平台上還有其他創新用法,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稱,蘇格蘭音樂記者巴洛(Eve Barlow)5月24日推文說,自己把「免費停車場」(free parking)看成「解放巴勒斯坦」(free Palestine),「free parking」成為巴勒斯坦人在社群上廣傳的迷因。

另外,身為巴勒斯坦裔的美國超模吉吉哈蒂德(Gigi Hadid)是巴勒斯坦裔,以及出身穆斯林家庭的英國模特歌手杜娃黎波(Dua Lipa)都曾表態支持巴勒斯坦,因此巴勒斯坦人會放上他們的照片並在貼文寫道,「我要告訴我孩子,他們是哈瑪斯(Hamas)」。

不過《中東之眼》指出,國旗依舊是巴勒斯坦人最常用來表達認同和團結的象徵。柯蘭則表示,他這一代人仍對社群平台保持疑慮,「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社群媒體比起做為改革者的工具,更像是壓迫者的工具」,直言審查極具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