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大清帝國的變質─從共主邦聯走向民族國家:《皇帝的家書》選摘(3)
風傳媒     2021/09/08 05:10

由滿洲人、蒙古人、漢人、藏人、伊斯蘭教徒這五大種族所組成的共主邦聯──大清帝國,開始嘗試走向民族國家的契機,並非是鴉片戰爭,而是其後爆發的太平天國亂事,以及連帶激起的伊斯蘭教徒叛亂。

1840年鴉片戰爭後,清朝出現了由受基督教影響的洪秀全所領導的太平天國之亂;這場亂事的時間自1851年起,持續了14年的光陰。洪秀全出身客家,閱讀新教的傳教小冊後,宣稱自己是耶和華(天父上主皇上帝)的次子、基督(天兄)的弟弟。當太平軍舉旗反叛時,原本只有1萬至1萬5000名的兵力,到了1851年年底佔領武昌之際,兵力已經增長至50萬人。1853年,太平軍佔領南京,將南京定為太平天國的首都,這時他們的兵力為男性180萬人、女性30萬人。由於客家女性不纏足,因此也以女兵之姿在戰場上活躍。1854年至1855年間,太平天國成長至300萬人。

面對這場太平天國亂事,或許是因為不熟悉南方環境的緣故,清朝的八旗兵絲毫派不上用場,漢人的綠營兵也顯得軟弱無力。清朝政府因而命令南部的有力人士——也就是地方鄉紳組織軍隊,這就是日後中國軍閥的起源。其中著名的軍隊為曾國藩的湘軍、李鴻章的淮軍、左宗棠的楚軍,被稱為「鄉勇」。

太平天國後來因內亂而衰微,1864年,洪秀全服毒自殺,南京(譯注:太平天國稱「天京」)陷落。殘存黨羽和1853年於安徽省掀起叛亂的白蓮教武裝團體──捻軍合流;清朝政府直到1868年,才成功鎮壓捻軍。

太平天國戰事,淮軍占領蘇州。(資料照,Wu Youru@Wikipedia / Public Domain)大清鎮壓伊斯蘭教力量 打破長遠族群自治傳統、埋下不滿種子

太平天國之亂,也連帶引發了中亞的伊斯蘭教徒叛亂。1862年,清廷為了抵擋打算由四川入侵陝西的太平天國軍隊,甚至連回民也加以動員。回民雖然是在外表上與漢人無異的伊斯蘭教徒,但長年以來都與漢人處於相互齟齬的狀態下;這次動員在兩者之間引燃了導火線,漢回爆發衝突,各地陸續出現「洗回」事件,也就是漢人屠殺回民的行為。這種漢人與回民相互殘殺的狀況一發不可收拾,一八六四年,庫車回民襲擊清廷官署,叛亂活動擴及新疆全境。

新疆的伊斯蘭教徒並非回民,而是突厥裔民族。1865年,同為突厥裔的阿古柏(Muhammad Yaqub Bek,穆罕默德.雅霍甫.伯克)從浩罕汗國(烏茲別克)前來,掌控新疆的實權。1868年俄軍佔領塔什干(Tashkent)後,浩罕汗國的武裝勢力失去立足之地,也前來投靠新疆的阿古柏。1870年,阿古柏幾乎將天山以南的全境置於統治之下,在喀什地區建立獨立王國。

當時,清朝統治階層中的滿洲人中,曾有人提出放棄遠方新疆領土的提案。但是,因鎮壓太平天國而立下功績的漢人將軍左宗棠卻主張:「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衛京師。西北臂指相聯,形勢完整,自無隙可乘。若新疆不固,蒙古不安,匪特甘、陝、山西各邊時虞侵軼,防不勝防;即直北關山,亦將無晏眠之日」(倘若無法收復新疆,便無法確保蒙古,無法確保蒙古,清朝也將滅亡),並於1875年率領私人軍隊湘軍(從曾國藩所承繼的湖南省漢人義勇兵),發兵平定新疆。清軍在1877年,於烏魯木齊往天山南麓的山口地帶取得勝利,阿古柏於庫爾勒地區猝死,為期16年的伊斯蘭教徒叛亂,終於成功鎮壓了下來。

清廷採用平定新疆有功的左宗棠之意見,於1884年設置新疆省,令漢人負責當地行政。這也打破了種族自治的原則,讓漢人參與中國地區以外的統治事務,將藩部加以中國化。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就是源自於清朝新疆省的行政區劃。

新疆省的設立,可以說是從根本上改變清朝性質的重大轉捩點。直到這時為止,清朝的政權基本架構,是滿洲人和蒙古人聯手,統治漢人,保護西藏人、伊斯蘭教徒的模式;設立新疆省後,滿洲人將合作的對象換成漢人,朝著「滿漢一家」的民族國家道路,踏出前進的步伐。原本是多種族聯合帝國的清朝,在此做出決定性的方向轉換;至於蒙古人和西藏人,則苦嚐被滿洲人背叛的滋味。蒙古和西藏之所以在20世紀初期,開始醞釀從清朝統治下獨立出來的行動,正是因為這種不滿的情緒所致。

新疆的維吾爾人為逃避迫害,長期流亡土耳其。(資料照,美聯社)大清帝國的日本化與辛亥革命

清朝在1840年至1842年的鴉片戰爭中敗給英國,不得不開放港口,然而這些讓步,並未對大清帝國的統治結構造成打擊;畢竟英國與清朝距離遙遠,英國人為數不多,而香港又只是帝國的邊陲地帶。在1857年至1860年的第2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攻進北京,燒毀圓明園,將該地化為一片廢墟。其後,清朝在漢人將領的主導下,開始推行稱為「洋務運動」的近代化運動。不過,這場近代化運動,也只是停留在採用西式武器、雇用西方技師等程度,目標全都是為了增強私人兵力。

然而,1894年至1895年甲午戰爭的戰敗,不僅是作為清朝統治階層的滿洲人,就連受其統治的漢人,也遭到了嚴重的打擊。畢竟,日本直到30年前才開始採用西式體制,而且還是一個從建國以來就屬於中國文化圈的國家,結果卻擊潰了擁有當時最新式的西洋武裝,由李鴻章率領的北洋軍。

在甲午戰爭中吃下敗仗的清朝內部,出現了批判洋務運動「中體西用」的聲音;所謂中體西用,就是只有在物質層面導入西式器具,精神層面還是中國本質的作法。在此同時,主張不只是在技術層面,就連制度面也要進行西洋式改革的「變法」論勢力則逐漸崛起。主張變法論的核心人物是康有為,他主張要以日本的明治維新為典範施行變法;但是在1898年,著手進行變法的光緒皇帝被慈禧太后(西太后)軟禁,變法改革宣告失敗。

戊戌變法

儘管如此,仿效日本推動近代化的方針並未改變;甲午戰爭翌年的1896年,清朝派遣13位留學生前往日本,其後的每年,也都派遣為數甚多的留學生至日本學習。日俄戰爭翌年的1906年,每年前往日本留學的清朝學生已經多達9000人。

就在日本幾乎已經篤定贏得對俄勝利的1905年9月,中國廢止了持續1000年以上的科舉制度。1906年,清朝頒布《宣示預備立憲論》,廢止傳統的六部。1908年,頒布《欽定憲法大綱》,發表憲政施行前的日程計畫,根據這份日程計畫,1916年將頒布憲法,翌年召開議會。然而,這些都只是清朝政府的虛應故事,實際上不過是滿洲政權企圖苟延殘喘的手段而已。

大清帝國的實權已經從滿洲人轉移至人口佔絕大多數的漢人手中。鎮壓太平天國之亂和伊斯蘭教徒叛亂的功臣並非八旗軍力,而是中國南方的漢人將領及其私人軍隊。作為大清帝國國軍的八旗兵,並不是設定來對付南方或海洋敵人的軍隊。日俄戰爭後,清朝首次任命並非出身滿洲八旗、而是隸屬漢軍八旗的趙爾巽,擔任奉天將軍的職位,負責戰後事務的處理。接著在1907年,清廷終於放棄對滿洲的軍事統治,在奉天、吉林、黑龍江設省,與中國內地採取同樣的行政措施,並在各省設置地方長官──巡撫。除此之外,還設置統括軍政與民政的東三省總督,也就是現今中國東北三省的起源。

革命後的教育、文化、官僚制度變遷 將中國拉向近代化

1905年廢止科舉制度後,清朝採用許多留學生擔任官僚職務,而其中擁有最多中國留學生的國家,就是日本。日本自1868年明治維新以來,已經走過了30年的年月,為了表達歐美的新事物,開發了新的文體和語彙。日本人把江戶時代尚未出現的術語,以漢字重新組合,創造出新的語彙。這些新漢語,則是被中國留學生加以學習、攝取和吸收。就算是留學歐美諸國的中國人,想要傳達新事物,也只能藉由日式的文體和語彙作為傳播的工具。日籍教師和留日學成歸國的人們,在中國全境廣泛設立的新式教育學校中,將這些新漢語加以推廣應用。

日俄戰爭的另一個直接影響,就是大清帝國軍隊的日本化。中國為了推展近代化,首要之務就是強化軍隊的力量。在清朝留學生之中,除了到國外學習法律、成為官僚的文官之外,還有許多到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學的軍官種子。在當時的日本,考量到想要進入士官學校的留學生們,於是設立「振武學校」這間預校,歸屬陸軍管轄。進入振武學校後的1年間,學生先學習日文,然後再前往日本各地的部隊,擔任為期1年的實習軍官。其後若是在服勤單位表現良好,就可以獲得推薦,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從士官學校畢業後回到中國的留學生,清廷會將他們編入各省的師(鎮)或是旅(協),迅速進行新式軍隊(新軍)的編組。

日俄戰爭後,不只是在俄國,就連在日本也開始流行革命的思想。在清廷派出的留學生之間,對於究竟是要仿效日本、建立以清朝皇帝為中心的君主立憲制,還是要打倒清廷、採取共和制的作法,彼此唇槍舌劍,不時展開激烈的議論。最後,曾留學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軍官們,帶領新軍揭竿起義,這就是1911年爆發的辛亥革命;翌年,也就是1912年,大清帝國迎來滅亡的命運。接著,奪取政權的人物,就是領導最大、最強新軍兵力的軍閥──袁世凱。

《皇帝的家書》立體書封 (八旗文化)

*作者岡田英弘(おかだ ひでひろ)曾任東京外國語大學亞洲與非洲語言文化研究所教授、東京外國語大學名譽教授。2008年獲得蒙古國頒發之北極星勳章。2017年過世。本文選自作者著作《皇帝的家書:康熙的私人情感與滿洲帝國的治理實相》(八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