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觀點投書:掌權至上,二十大前夕習近平密集晉升上將
風傳媒     2021/09/10 05:30

2021年初中共頒布〈軍官職業化1+11「暫行」法規〉中,上將是中共現行軍銜制度中最高級別。9月6日在解放軍八一大樓舉行的晉升上將軍銜儀式,習近平親自為西部戰區司令員汪海江、中部戰區司令員林向陽、海軍司令員董軍、空軍司令員常丁求、國防大學校長許學強等5位軍官晉升為上將。

這是繼今年7月5日晉升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巨乾生、南部戰區司令員王秀斌、西部戰區司令員徐起零、陸軍司令員劉振立等4名上將後,打破慣例於兩個月內再次舉行上將晉升儀式,至於年底及明年八一前後,是否再有另一波晉升人員是後續的觀察重點。

解放軍新一輪軍改的推進方向

在此波中共中央軍委晉升上將軍銜儀式,反應出2021年軍官職業化1+11「暫行」法規,成為新一輪軍改的推進方向,即軍銜構建新的軍官管理制度體系。

中共的軍銜制度首次實行於1955年9月23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22次會議,通過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的決議,9月27日,毛澤東向朱德等10人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

毛澤東(前排中)向朱德(前排右側)等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資料照,美聯社)

同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布命令,授予粟裕等1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共授予55人上將軍銜。之後在1956年和1958年,又分別授予王建安、李聚奎上將軍銜,這57人被稱為「開國上將」。其中授銜時年齡最小的是39歲的「紅小鬼」肖華。

之後,軍銜制度曾於1965年被取消。1988年解放軍恢復軍銜制,同年,授予洪學智等17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其中洪學智也是唯一被兩次授予上將軍銜的高級軍官。2021年〈現役軍官管理暫行條例〉及相關配套法規頒布,作為中共軍官職業化制度的政策指引。

257名高級軍官警官獲解放軍上將軍銜

回顧自1988年恢復軍銜制以來,截至2021年9月6日,中央軍委共授予了201名軍官警官上將軍銜,最多的一年是1994年,共晉升了19名上將;其次是1988年、2004年和2019年,均是晉升17名上將,再加上「開國上將」,共計257名高級軍官警官獲上將軍銜。

2019年底中央軍委發布的〈關於先行調整軍級以上軍官軍銜晉升有關政策的通知〉,明確指出「以構建軍銜主導軍官等級制度為指向」,通盤考慮不同職級、不同類型軍官軍銜晉升政策調整,從指揮管理類軍級以上軍官這個重點切入,逐層逐級理清軍銜級別與職務等級對應關係。

探究習近平自2015年底啟動新一波軍事改革之後,已陸續晉升上將43人,分為2016年晉升2名上將,2017年晉升6名上將,2019年晉升17名上將,2020年晉升5名 上將,2021年晉升9名上將,晉升上將的軍官既涵蓋陸、海、空、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武警部隊,也有來自軍委機關、5大戰區和軍隊院校,此波職務與新軍銜同步,正是此次晉升上將的亮點。

細數中共創黨以來,「槍桿子出政權」一直是黨內權力鬥爭最關鍵的決定因素,彭德懷、劉少奇、林彪、四人幫、華國鋒、趙紫陽等在黨內政治鬥爭的落敗原因皆源自此。

習近平鞏固軍權的意味十分濃厚

習近平欲師法毛澤東,深諳掌握軍權對鞏固自身權力的重要性,自十八大就任以來,始終強調「黨指揮槍」的絕對地位,並輔以「軍委主席負責制」提供掌握軍權的正當性。明年(2022)二十大在即,習近平此時開始大量的封官進爵、收買拉攏高階將領人心,不難看出習近平鞏固軍權的意味十分濃厚。

為確保槍桿子穩抓習近平手上,此次晉升的汪海江、林向陽、董軍、常丁求、許學強,都是習近平2016年軍改以來,從正軍級快速晉升正戰區級的班底,即便此次被換的西部戰區司令員徐起零亦是習近平一手栽培出來的,顯示出習近平不想交出政治權力,即使被迫勉強交出權力,也要確保新領導人遵從習近平意志。

*作者為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