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風評:民進黨的「新獵巫運動」來襲!
風傳媒     2021/11/18 07:20

民進黨執政以來,抹紅獵巫的戲碼,一再於校園中上演。中國「清華大學海峽研究院」事件上升到國安層級,紅色滲透疑雲鬧得滿城風雨;教育部長潘文忠罔顧大學自治原則,要求「全面盤點」各大專院校的兩岸交流情況。台大校長管中閔呼籲「注意用詞」,政治不應介入兩岸學術交流。這種「喪失民主靈魂」的綠色恐怖主義,近來在兩岸議題上變本加厲。

殷鑑不遠,2017年爆出國內多所大學與中國大陸的大學簽署承諾書,只為確保陸生來台就學,避開敏感的政治議題,卻被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人扣上紅帽子,扭曲稱之「一中承諾書」;當時,教育部行文國內各所大學,潘文忠說要嚴格把關台校赴陸交流的所有細節,視「大學自治」的民主制度於無物。

獵巫——向學術交流潑糞

所謂的「一中承諾書」爭議,其大致內容指出,「課程內容不涉及任何政治敏感活動,不從事任何有關『一中一台』、『兩個中國』、『台灣獨立』等方面活動」。這是中方不希望來台陸生(留學生和研修生)觸及政治;這紙承諾書,對台灣教授沒有約束力,也不具備宣示力。但行政院長蘇貞昌當時「震怒」,認為學術交流不該有政治條款,下令教育部「全面盤查」。後來教育部調查發現,共有72所大學應中方要求而簽署,但基於大學自治,未對任何一間「違反規定」的大專院校開罰。詭異的是,教育部任意把手伸入大學,這符合大學自治的原則嗎?

當時引起外界強烈抨擊,但潘文忠無視輿論批評,此後類似的情節不斷重演。「去中國化」的108課綱,把中國史併入東亞史;教育部還要求台大、政大等公立大學,下架招募台生前往大陸的實習公告;此後再發生管中閔遴選上台大校長後,教育部多次駁回遴選結果。諸多作為,皆是透過教育部的政治黑手伸入校園,做法更是明目張膽。最應盤查的大學自治事件,就是管中閔遴選上台大校長後,蔡政府堂而皇之的「政治介入」。

如今,中國「清華海峽研究院」於新竹清華大學設立辦公室,由清大校友組成的自強工業基金會,在清大育成大樓租了辦公室,竟然遭到民進黨立委范雲等人指控清大知悉並參與業務運作。但范雲辦公室使用指控「中共滲透」的照片卻張冠李戴,只為套用抹紅結論、陷人於罪。令人費解的是,2016年在新竹清華大學租借辦公室,為何已經過了5年才「懷疑」有國安漏洞?難道蔡政府自認反中法寶的「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形同具文?蔡政府透過國家機器,極盡醜化、妖魔化中國之能事,連大學校園也不放過,恣意踐踏法治人權與學術自由,甚至將兩岸學術交流視為「罪惡」。

管中閔遴選上台大校長後,教育部多次駁回遴選結果。(柯承惠攝)起底——綠色價值「泛紅光」

事實上,潘文忠過去兩岸交流竟也遭「起底」。他曾赴上海、南京,包含上海市教育委員會教學研究室、江蘇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南京市小學教師培訓中心等地,如果依當下綠營的檢視標準,應該先對潘文忠興師問罪。而早年兩岸因在台復校熱潮,台灣許多大學與對岸有千絲萬縷的歷史情結。如果「去中國化」要徹底執行,除了清華大學、交通大學之外,培育出許多綠營政要的東吳大學,其英文名「Soochow University」(蘇州大學)是否也該一併考慮改名?

一路牽扯下去,政治迴力鏢必會掃到綠營自家人。民進黨立委葉宜津的夫婿趙哲宏,被爆說曾去上海復旦大學攻讀碩士,國籍還註明為「中國」,論文寫的是「台鹽的商業機密管理策略」,如此輕易讓對岸掌握台鹽的經營策略;綠營側翼打手周玉蔻曾赴中國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EMBA班進修,與中共黨政官員同窗,豈不也有「通匪」之嫌;時代力量前立委黃國昌岳父高熙治,曾在中國大陸投資並成立農業研發公司和汽車配件公司;立委林昶佐的母親曾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對岸當過商業糾紛仲裁員,又在上海開會計事務所。按照當下民進黨的獵巫標準,這些人根本都有「賣台」嫌疑。

而台灣司法上的獵巫行動也隱然浮現,民進黨政府意圖染指司法貞操,其心可誅。前監委陳師孟曾因為計畫約詢在馬英九洩密案一審判決無罪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引發全台法官串連反彈。所幸司法院長許宗力深具骨氣,選擇與法官站在一起。他指出,以法律見解不當為由,對法官發動調查,將付出傷害法治的代價;一旦司法不再能公正審判及保障少數,憲政民主無異於僅剩下空殼。

祭品——寧可讓教育窒息

台灣的大學自主與學術自由,理應是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和自由價值,但蔡政府為鞏固反中意識形態,視這項核心價值於無物,在企圖阻斷兩岸文教交流的同時,從陸生承諾書、台大校長遴選案到清華大學海峽研究所事件,教育部等單位儼然淪為政治打手,帶頭藐視學術自由,甚至直接打壓兩岸學術交流,種種作為,加速綠色恐怖遍及校園。

從白色恐怖時代「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政治獵巫,到當前動輒指責異議者是中共代理人,無非就是借屍還魂的獵巫心態。綠營立委到處散播「恐中瘟疫」,潘文忠則是以「政治正確」辦教育,在校園大搞「警總復辟」。

美中戰略博弈之下,台灣處在地表上最危險的地方,民進黨拒絕反省自己執政無能,卻不斷操弄恐共劇本,把治理問題都操作成「抗中保台」,更在迅速惡化的兩岸關係下,讓台灣的大學與青年學子淪為政治祭品,寧可讓教育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