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新華社突然曝六中全會內鬥 專家 : 習近平地位其實不是那麼穩固
新頭殼     2021/11/18 11:24
據中國官媒《新華社》17 日發表「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誕生記」萬字長文暴露,19 屆六中全會的決議發表過程,中國內鬥激烈,習近平權力並非所表現得那麼穩固。決議字裡行間暴露了中共內部激勵鬥爭,導致了決議內容和之前外界預想的很大差異。顯示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地位,並非外界想像得那麼絕對。

中共 19 屆六中全會於 11 日結束,通過的中共歷史上的第三份決議,遲至 16 日拜登與習近平視訊會議後才正式公布,此決議確定了中共歷任領導人以及習近平本人的歷史定位、習近平是否會連任,也對未來中國幾十年會產生重大影響,因此引發了世界的高度關注。但是,這次決議發表前後,有很多蹊蹺的地方,包括中共黨媒洩露中共內部爆發激烈的內鬥。

對此,《大紀元時報》時政評論員秦鵬與 Sydney 今 (18) 日表示,中共這次決議有 4 個蹊蹺的地方 :

其一,決議內容和之前黨媒傳遞出來的所謂的按照毛、鄧、習斷代、習近平比肩毛澤東不同,會議公報雖然對習近平用了大篇幅讚美,但是很明顯地公報對江澤民和胡、溫時代用並列、短論的方式,都進行了鼓吹。決議裡面也都對之前的領導人進行各種鼓吹,顯示習近平並沒有完全達到自己的目的。

其二,正式的決議文本遲遲沒有出爐,大會 11 日結束,決議文本 16 日才正式發布。

其三,決議全文再次否定十年文革和大躍進,論調也基本上延續了第二份決議。然而,這顯然和習近平之前說的不能否定前 30 年歷史也是不一樣的,顯示習近平對毛澤東的定性被決議部分否定了,習近平並不完全有說話權。

其實習近平想替毛澤東洗白,之前的公報對毛澤東只提功不論過,和之前的中共第二次決議完全不同。但是從最後出來的第三份決議看,相當於習近平又回到了中共第二份歷史決議的軌道上了。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是失敗了。

最後一個蹊蹺的地方是,每一次中共重要的決定出台之後,都會有軍隊出面表態,什麼認真學習、堅決支持、堅決捍衛之類,用槍桿子對黨魁的決定進行加持。但這一次,軍方就很罕見地基本上沒有什麼表示。

秦鵬指出,1989 年江澤民踏著學生鮮血上台之後,想往左轉、要討論姓資姓社、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這讓鄧小平非常生氣,1992 年 1 月開始南巡,在深圳發表了長篇講話,還喊出「誰不改革誰下台」的狠話來。

鄧小平敢這麼做,就是因為有軍方支持,「槍指揮黨」。當時楊尚昆和楊白冰兄弟還在軍報上喊出,軍隊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口號,把江澤民嚇壞了,後來趕緊掉頭轉向。

據新華社 17 日的萬字報導,雖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但是卻暴露了中共內部的巨大分歧和激勵鬥爭。

文中寫道,4 月 1 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就全會議題在黨內外一定範圍內組織討論、廣泛徵求意見。但裡面寫道,二十多天內,各地區各部門各方面的 109 份意見建議匯聚而來,文件起草組整理形成 75.3 萬字的匯總本。顯示黨內外的利益集團、不同派系,不甘落後,都想對決議發表自己的看法、加入自己的內容,保證自己派系的利益。

報導中說,4 月 9 日習近平掛帥文件起草小組的組長。一個月之後,形成了草稿,文章裡面把它這個時期叫「文件稿框架方案初步成型的重要節點」。然後,習近平再次主持審議會,再經過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然後黨內外徵求意見,特別是黨內,提到了「徵求黨內老同志意見」。

最後,又收穫了 1,600 餘條意見和建議,決議稿初步增寫、改寫、精簡文字共計 547 處。秦鵬就說,這個數字有點嚇人,說明黨內外各派系很不滿習近平早期主導寫出來的初稿。

他說,現在可是不准妄議中央的時代,提這麼多的不同意見,修改高達 547 處,表明抵觸很大。特別是這裡提到的所謂的「老同志」,應該主要是指前任政治局常委等人,代表習近平之前的鄧小平、江澤民、胡溫等派系利益,也有的代表毛派和紅二代們,顯然他們要為各自的政治派系爭奪利益,所以出現這麼多意見。

而且即使這樣一份經過不同派系反覆討論的文件,到了正式開六中全會大會的時候,還是引發了激烈的爭鬥。據新華社報導說,從 8 日開始,與會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們分成 10 個小組,經過兩天半的充分討論,與會同志共提出修改意見 138 條。文件起草組根據這些意見,建議對討論稿做出 22 處修改。

對此,秦鵬說,這麼多的修改地方,顯然也是發生了爭吵。

據《人民日報》13 日發表的六中全會側記說,小組會上,大家爭先發言、「氣氛熱烈」,有時發言席上的同志話音剛落,就有好幾位同志同時起身準備發言。散會後,大家仍意猶未盡,三三兩兩邊走邊討論交流。很委婉地表達實際發生的激烈爭論,且這篇報導,也很不尋常地在六中全會閉幕後 2 天,13 日以頭條刊登出來的。

《人民日報》報導中還說,如何處理好新的歷史決議同前兩個歷史決議的關係,是與會同志十分關心的問題。雪梨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提出一個問題,爭吵的是現在第三個決議,跟第二個決議的關係是怎麼回事?搞這個新的協議,第二個決議還遵守不遵守?

馮崇義就說,參加會議的那些中共高層的人都比較狡猾,他們不會說反對決議,也不敢表態不支持,會投贊成票,但是會說具體沒有講明白。這樣就逼著起草組按照他們的想法,做出說明,逼著他們表態。

馮崇義表示,因為第二份決議是反對個人崇拜這個制度化,甚至連黨內民主化都寫在裡頭。有 2 屆任期,但習近平現在要在二十大連任,就沒有正當性,就非法。所以怎麼來解決這樣的分歧,怎麼把它說圓,怎麼去做文字修改,或者找別的機會把對方嚇住或怎麼樣,才在開完會後將難產的文本於 5 天後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