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魷魚遊戲》男主角的背景故事 震撼南韓的雙龍汽車罷工事件
上報     2021/11/20 15:10

韓劇《魷魚遊戲》近日熱播中,以弱肉強食的生存遊戲引發觀眾對貧富、人性的深思。主角成奇勳本是一名汽車工廠的工人,在遭遇裁員後生活急轉直下,最終走入了這場只有受害者和加害者的遊戲。在遊戲的最後,他說,比起金錢,「應該選擇相信人和生活」。

被問及為何採用這樣的主角設定時,導演黃東赫坦言,在構思男主角走到人生谷底的過程中,想到了2009年的雙龍汽車罷工事件。當原本經營良好的公司宣佈破產,當員工突然接到裁員通知,他們的人生會有怎樣的遭遇?他希望讓成奇勳來擔任這位工人代表。除了反思貧富差距與社會不公,工會抗爭的歷史也應進入人們的視野,而雙龍汽車罷工事件即是工會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魷魚遊戲導演與主要腳色。(湯森路透) 前奏:結構調整與「玉碎罷工」

雙龍汽車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1950年,集團創始人河東渙在韓戰爆發時為軍方製造吉普車起家。1999年起,雙龍與戴姆勒-賓士結成技術夥伴,開始以生產組裝賓士引擎的汽車聞名,不斷提升產能,逐漸成為韓國第五大財團。2004年,中國上海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獲得雙龍汽車51.33%的股份,正式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然而,受到金融危機及市場需求的影響,雙龍汽車的產量連年下降,在1997年即遇到嚴重的財務問題。當面對2008年開始的全球金融風暴時,雙龍汽車無法繼續營運,虧損7542萬美金後被韓國政府接管。

韓國政府於2009年委託三逸會計公司評估雙龍汽車,認為其人工成本占總成本比例過高,雙龍也並不需要多達8000名工人為他們生產汽車。因此,三逸為雙龍汽車的重振計劃提出三條建議:調整(人員)結構、銀行援助、開發新車型。其中,調整結構意味著需要裁員2646人,占全體員工的37%。

韓國法院接受以上建議,為雙龍汽車組建了新的核心管理層,要求他們嚴格依照三逸的方案執行。這意味著,在經濟最困難的時期,有2000多位工人即將失去收入,這些家庭也必將進入困頓。

事實上,「調整結構」早在2006年已經被提出,建議雙龍汽車裁員986人(544人)。雙龍工會以「不能同舟共濟,那就同歸於盡」作為底線,發起反結構調整的「玉碎罷工」。當年150名雙龍工會成員聚集在韓國市政府門前,要求上海汽車集團收回結構調整的決議,同時韓國政府應增加對雙龍的投資。49天的疲勞罷工後,工會與上海汽車集團簽訂協議,管理層撤回解僱計劃,同時工人的工資和津貼福利將被凍結。

當雙龍再次提出「調整結構」口號,雙龍工會同上一次一樣,期望以大規模罷工作為抗爭手段,逼迫政府收回決議。然而這一次,等待他們的卻是武力與無力。

現場:汽油彈、直升機與催淚瓦斯

2009年5月22日,雙龍汽車宣佈裁員名單,強迫8000名工人中的1700名正式工人退休,並且立即解僱300名臨時工。當日,一名雙龍外包工廠的臨時工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被裁撤的工人立刻佔領了工廠,以「不裁員、保障工作、不外包」作為訴求的三個重點,與雙龍資方對峙。韓國金屬工人工會(KMWU)組織領導此次罷工,此前他們的主要運動路線即為武裝佔領工廠等激烈行動。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被裁撤的工人都平均在雙龍汽車工廠工作了15-21年。正式工人基本年薪為3000萬韓元(目前約為台幣71萬元),另有加班費和福利,臨時工年工資則為1500萬韓元。多數工人的收入為家庭唯一收入來源,意味著一人失業家庭經濟支柱就崩解。

佔領工廠的行動在6月至7月達到高潮。6月中旬,超過1000名工人24小時居住在工廠當中,以汽油彈武裝自己,家人則為他們提供食物。500多名未被裁員的工人待在家中對罷工表示支持。自佔領運動以來,工廠沒有生產過一輛車。

6月26至27日,一場更加激烈的衝突開始了。成百上千名防暴警察與被招募的未解僱工人試圖進入工廠,與佔領工人展開了暴力衝突。佔領工人以投擲汽油彈進行抵抗,雙方皆有多人在對抗中受傷。最終,佔領工人守住了工廠主樓,大部分工人撤退至油漆區。他們認為,警察不會向易燃區投射催淚彈,避免對峙時引發火災。

儘管警察撤退,但工廠所有用水在6月底被雙龍公司切斷。被裁撤的工人在工廠外獲得廣泛聲援,韓國婦女聯合會、金屬工人及韓國工會聯合會(KCTU)在全國範圍內舉行勞工集會,表示對雙龍汽車工人的支持。但集會的參與度並不高,除了質疑武力的抗爭方式外,即將到來的工會選舉、以及政府對金融風暴的處理分散了罷工事件的關注度。

進入7月份,暴力升級。防暴警察數量上升至2000名,他們包圍了工人所在的油漆區。南韓媒體Leftvoice引述一名來自附近工廠的支持罷工工人,稱7月21日後,警方派出直升機,對工廠頂樓的抗爭工人施放催淚瓦斯。工廠外停著20餘輛消防車防止火災蔓延。工人用燃燒彈及自製彈弓作為反抗,用螺栓和螺母作為子彈,從遠處攻擊警察。

雙龍公司切斷工廠煤氣供應,封鎖包括食物及醫療用品在內的一切外來物資。直升機持續在低空飛行,警察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廣播,阻止工人們睡覺。

38歲的抗爭工人南邦杜(音譯)说:「我的妻子、父親、岳母都給我打電話,勸我放棄,出來吧」。工人們面對無飲用水、無法洗澡的處境。他們將雨水煮沸,自製簡易廁所。蟑螂、蚊子等昆蟲滋生,使他們的生活條件變得愈發惡劣。一些工人離開了,但留下的工人則變得更加團結。
判決:77天的佔領換來巨額罰金

2009年8月6日,在工會佔領工廠長達76天後,雙龍公司做出讓步,勞資雙方達成協議。雙龍集團同意對預計被裁撤工人中的48%給予無薪假,保留與工人的僱傭關係,另外52%的解僱者則需要主動辭職,或接受被指派到其他工廠的安排。

工人們同意結束77天的佔領行動。一些工人乘坐警車離開工廠,回到平澤市區,在支持者的橫幅和勞動歌聲中擁抱他們的家人。另一些工人則被載至警局審訊,被指控涉嫌煽動暴力,部分被捕。

罷工結束後,雙龍公司反將工會一軍,提出罷工給集團造成超過2113億韓元(現合1.96億美元)的損失。雙龍汽車與警方向法院提起上訴,分別要求150億和14億7千萬韓元的賠償,要求工人、雙龍工會、南韓金屬工人工會、南韓工會聯盟分別向其支付罰款。
這是一場持續多年的判決。南韓平津地方法院於2013年就雙龍汽車勞資爭議案件損害賠償訴訟作出判決。150名勞工每人應支付30.75美元賠償費,而南韓金屬工人工會和雙龍工會必須共同賠償46億8千韓元,其中集團可獲償33億韓元,警方則獲得13億7千萬韓元。

2014年11月,最高法院裁定雙龍公司的裁員是「合理的」。工會對雙龍集團「破產造假」、「產業技術外流」等指控至今仍沒有得到回應。

罷工之後:抗爭或毀滅

罷工事件結束了,但傷害卻沒有止於抗爭現場。在2009年至2011年之間,有13起與雙龍汽車罷工事件有關的工人及其家庭成員的自殺事件,到2015年,這個數字擴大到26起。一些工人在面臨解僱時即在背負大額個人貸款的情況下選擇自殺。

當罷工開始時,工會領導人林木昌(音譯)的妻子因對家庭經濟狀況感到絕望而從公寓跳下,林木昌本人一年後自殺離世。罷工行動早期的雙龍工會成員調查發現,82%的人在罷工期間個人債務大幅增加,50%的工人經歷了來自公司的威脅——若不離開罷工現場,將被以個人名義要求賠償。

2009年裁員後,雙龍工會對284名被解僱工人進行了心理健康調查,結果顯示94%的工會成員患有創傷后應激反應(PTSD),85%有抑鬱症狀。2019年進行的另一項調查報告顯示,因涉嫌對雙龍公司造成經濟損失而被提起賠償訴訟的男性中,31%的人想到了自殺。

平澤大學在2011年調查的457名被解僱的韓國工人中,有52.5%有過自殺或採取其他 「極端行動 」的衝動。雙龍工人代表著因結構調整而失業的一整代韓國工人。

數萬「成奇勳」一起走入今天

罷工結束後的第二年,雙龍汽車被印度Mahindra&Mahindra(MM IN)集團收購,然而營運狀況卻仍不見改善。2021年6月,雙龍汽車宣佈再次向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向旗下4732名員工提供兩年無薪假。員工也接受延長了至2023年6月的暫停福利和減薪。2009年留下的員工再一次面臨失去收入的窘境。

不平等的勞資關係與惡劣的勞動條件仍沒有被取締,抗爭也持續發生著。2021年10月20日,韓國13個城市約8萬多名韓國工會總聯盟成員舉行罷工集會,工人們身著《魷魚遊戲》中遊戲工作人員的紅色制服出現在街頭。他們沒有機會觸及到那456億韓元的生存獎金,但他們仍在如同主角成奇勳一般努力地謀生。

一名雙龍汽車解僱員工在臉書感謝導演黃東赫,讓工人們作為戲劇主角獲得關注。他表示,成奇勳說「應該選擇相信人和生活」,彷彿就是在呼應雙龍汽車解僱工人當年的口號——「讓我們一起生活」。
魷魚遊戲男主角李政宰與導演黃東赫。(湯森路透) 【加密貨幣騙局】靠《魷魚遊戲》圈金 SQUID翻數百倍後一夕崩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