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富士康春節前急聘招工 獎勵高達一萬人民幣 專家 : 背後有這些「套路」
新頭殼     2021/12/27 15:23
面對即將到來的春節假期和消費旺季,一些工廠啟動了新一輪招工。據媒體報導,富士康鄭州工廠近期展開大規模招工,提前生產和備貨 iPhone13 系列新機,彌補之前落下的產能空缺。在這一輪招工中,推薦人獎勵 500 元人民幣,求職者獎勵 8,500 元至 9,500 元,總獎金高達萬元(本文都以人民幣為單位)。

招聘原因一:缺人

高額的入職獎勵,透露出工廠招工的迫切,這其中,電子廠招聘需求旺盛。

劉先生在一家負責招工的勞務公司工作,他對九派新聞表示,電子廠和服裝廠不一樣,服裝廠的需求量不高,一兩千人的已經算大工廠;電子廠的用工需求大,一條線就幾十號人,「光一個鄭州富士康就有三個廠區。」

公開資訊顯示,鄭州廠區為富士康生產 iPhone 的主要製造基地,有超過 90 條生產線,約 35 萬名工人,全球約一半的蘋果手機來自鄭州富士康工廠。

劉先生指出,電子產品更新換代快,會特別缺人手,「明年準備上市的 iPhone,今年七、八月就會開始生產。」

今年 iPhone13 系列發佈前,富士康也啟動過幾輪大規模招工,入職獎金最高達 1.27 萬元人民幣。按照之前的標準,入職者需在職滿 90 天,就能拿到正常工資及獎金,獎金又稱為「返費」。在旺季,工廠付給劉先生招工的勞務費也會更多。

蘋果今年由於供應鏈限制,9 月、10 月產能減少 20%,造成 iPhone13 系列新機供不應求。在這個全球最大的 iPhone 代工生產基地,蘋果訂單決定著生產日期,也關乎著工人們的生計。

時間倒回至 2004 年,當時蘋果公司將大量生產工作轉移至國外,主導這一決策的是現任蘋果公司 CEO 庫克。與美國許多電子公司類似,蘋果公司看上了亞洲的供應鏈、「工價便宜的工人」。

「美的HR 」冬冬告訴《九派新聞》,「美的」工廠招聘時員工內部推薦費相對來說沒那麼高,在 1000-2000 元人民幣之間。他認為,那些給高額入職獎勵的工廠,是為了年後做儲備,「說白了就是招不到人,入職獎勵不是一直有,是不得已的情況下,公司花大價錢招人。」

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陳建安對《九派新聞》表示,電子廠招工難的原因在於工作強度大、技術含量高,就 iPhone 生產線來說,工人並不是馬上可以上手,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培訓。

據報導,超強工作強度帶來的疲憊,讓不少工人在拿到入職獎金前就提出離職。有工人抱怨,上夜班就像「脫層皮」,看到螺絲「就要吐了」。

「有人進廠肯定也會有流失,公司考慮的是,有人起碼不至於生產癱瘓,有個緩衝時間可以繼續招人。」冬冬說。

富士康工廠。 圖 : 翻攝易容網(資料照片)


富士康工廠。 圖 : 翻攝易容網(資料照片)

招聘原因二:手段

產線上的工人不斷更換,如潮水般來去。

有人熬不過生產旺季,有人熬過了,還是會被辭退。陳建安教授說,一些工廠為壓縮人力成本,會在旺季過後辭退工人,並給予相應補償,這種情況在業內較為普遍。

劉先生透露,並不是所有的入職獎勵都能兌現,一些大工廠會用一些「手段」,在打卡期滿前辭退工人。據他統計,他介紹入職的工人中,有 30% 左右在沒拿到返費前,被以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開除。

「工人一般要求打卡 45 天或 60 天,才能拿到入職獎勵,為了減少工廠財務開支,一些領導在打卡期滿前,有事沒事找找麻煩,你要敢頂嘴,就直接把你開除了,也不用支付我們勞務費。他主要針對那些年輕脾氣暴躁的,有些工人就是掙錢的,忍忍就過去了,還是能拿到入職獎勵。」

據報導,一名年輕工人遭到產線幹部批評後,當晚就決定放棄獎金離職,「罵得很難聽,我沒法複述。」

冬冬說 :「這些公司接了個大單,所以才出這個獎勵吸引人,等訂單完成就清掉。」

2021 年 7 月 27 日,蘋果公司公佈了 2021 財年第三季度財務業績,資料顯示,6 月份季度營收達創紀錄的 814 億美元,同比增長 36%。通過外包、代工廠,蘋果公司實現了利潤最大化。蘋果的代工廠則用返費實現工廠利潤最大化,在這條全球產業鏈的最底端,數以萬計的工人在流動。

「入職獎勵是一個短期有效的招聘手段,但對於工人來說,並不公平。」陳建安建議 :「從人力資源管理的角度來說,企業可以採取靈活用工的方式,填補旺季時的用工短缺。工人作為自由職業者,以小時工或兼職的方式去應聘,他們也需要豐富自己的技能。」

富士康作業生產線。 圖 : 翻攝自九派新聞


富士康作業生產線。 圖 : 翻攝自九派新聞

招聘原因三:候鳥

靈活用工在外賣平臺、零售業已經比較常見,「企業與求職者從勞務關係轉變為合作關係,但在保障用工安全的制度上,還有待完善。」陳建安指出。

相較於與工廠簽訂勞務合同的正式工,小時工由各仲介公司輸送,形式靈活,工期從 1 到 4 個月不等,價格也在不斷變化。與正式工相比,小時工沒有底薪和社保,為了高額返費和工價,他們在各大工廠之間進進出出。

據報導,旺季時仲介每天都更新小時工的工價,今年 8 月末,富士康鄭州廠區部分車間的價格達到了每小時 30 元,仲介強調 :「突破 30 元大關,全年度高峰時刻」。行情不好時,單價只有 18 元。返費漲到超過 1 萬元時,有小時工嘲笑 「穩定又窮」的正式工說,「打死不做正式工。」

劉先生近幾年主要負責為工廠招小時工,他認為 :「一次性返費招正式工,都是有套路的,我們一般不合作,小時工在廠子裡做 10 小時,比正式工要掙得多,我們也能儘快拿到勞務費。」

為了儘快招到人,許多要求都變得寬鬆。淡季時,進廠年齡一般卡在 45 歲,旺季放寬到 48 歲。離職時間的限制也降低了,有富士康工人向媒體透露,往常離職後想要進廠,間隔時間需要達 1 個月,急需用工時,間隔要求縮短至 15 天。劉先生稱,目前招工,對煙疤、紋身等的限制沒那麼嚴格,「煙疤小於等於 3 個,紋身面積不大」,就可以試試應聘。

工廠的返費成了反映其訂單的晴雨錶,也是調控工人數量的手段。旺季用工需求大,返費水漲船高,工廠人聲鼎沸;淡季返費下降,工人或主動、被動如候鳥般離去。在全國工業重鎮昆山,出現了來回跳槽的「候鳥現象」:工人們在上半年送外賣或快遞,下半年伺機工廠。部分人到「雙十一」期間還會跑快遞賺補貼,冬天再跑外賣賺補貼。

工人們在工廠在外賣平臺、快遞公司之間靈活就業,是他們的聰明之舉,但更是一種無奈。奔波之中,他們少有機會得到工廠對其完整的培訓、提升技能。

人社部近日發佈的 2021 年三季度全國「最缺工」的 100 個職業排行中,58 個與製造業有關,「高級技工」出現 2,000 萬人才缺口,根據預測,5 年內,這個缺口可能突破 3,000 萬人。這一塊巨大的蛋糕,卻缺人來享用。

陳建安認為,靈活用工的形式解決了工廠的急需,但不利於培養工匠,要成為工匠,必須紮根於行業進行鑽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