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日媒#MeToo】指控前輩下藥性侵 伊藤詩織二審勝訴、卻需賠償55萬日圓
上報     2022/01/26 14:56

過往外界對日本的傳統印象,長期處於「男尊女卑」、極度壓抑和限制甚多的社會氛圍,造成一般人若遭遇不公不義或遭侵犯時,不太敢對外說出或公開尋求正義。

但隨著一名女性年輕記者勇敢說出,曾遭到上司下藥性侵的痛苦經歷,並堅持對抗已擁有高社會地位的加害人時,她的舉動鼓舞許多女性,也成為日本#MeToo運動的重要象徵。她不是別人、正是前TBS電視台記者伊藤詩織(Shiori Ito)。


《東京新聞》報導,原記者伊藤詩織控訴上司山口敬之性侵一案,雖然在2019年做出一審判決,但雙方對簿公堂的局面卻始終未曾落幕。被指為加害人的山口,不滿伊藤公開在記者會稱他下藥性侵,對這位前下屬提出妨礙名譽的控訴,求償1億3000萬日圓(約新台幣3161萬元)的精神賠償,新官司裁決也在25日下午出爐。

東京高院裁定,維持伊藤一審的民事勝訴,但山口的賠償金額,從原先330萬日圓(約新台幣80萬2400元)提升為332萬日圓(約新台幣80萬7300元);在新官司中、法官認為,伊藤詩織在記者會的言論,提及下藥猜測,已構成妨害名譽範圍,裁定她需支付山口55萬日圓(約新台幣13萬3700元)的精神賠償。
被視為推動日本性別平權的女記者伊藤詩織。(湯森路透)
整件事的原委需回到2015年,當時剛剛從大學新聞系畢業的伊藤詩織,與認識的前輩、TBS電視台駐華府分台長山口敬之吃飯,希望透過對方引薦進入電視台工作。

根據她的回憶,當時她在酒醉後、疑似遭山口下藥迷昏,並強行載回他下榻的飯店房間,這些過程後來都經過旅館監視畫面一一證實。回到房間後遭性侵的伊藤詩織,在隔天早晨清醒後決定提告。


雖然成功借助警方之手,蒐集相關的影像畫面、山口的DNA等證據,可調查和提告卻始終不了了之。雖然知道在保守的日本社會,公開曝光提告會讓自己無法在業界生存,可伊藤仍堅持走司法途徑,並成為第一名公開具名向上司或高層挑戰的女性。

由於山口敬之的地位與資歷,引起不少日媒深入追蹤,發現他和警視廳、前首相安倍晉三等高層都有深交,因而讓他能多次獲得不起訴處分,山口始終否認曾性侵伊藤。

事情公開後,卻引來眾多民眾「攻擊」被害者伊藤,使用各種放大鏡檢視她過往的種種足跡,甚至出現許多漫罵與人身攻擊的言語。就連伊藤詩織家族,都曾一度不願承認與她的關連。
日本女記者伊藤詩織(中間持海報者)控訴前輩性侵案,終於在2019年勝訴。(湯森路透)
東京地院一審判決書中提到,「原告(伊藤詩織)當時在不省人事與酒醉狀態下,遭到強暴且未使用避孕措施。我們清楚知道,這段回憶一直困擾與攻擊著原告至今。」

帶起日本#MeToo反對性騷擾和性侵害的運動,並獲選《時代雜誌》2020百大人物的伊藤詩織,一言一行都獲得海內外媒體高度關注;但看在被告山口敬之眼中,始終認為自己遭受網路言語霸凌,控訴法院和檢方並未真實驗證各種證據,不僅拒絕承認判決結果,更持續提起上訴、要捍衛自己的「清白」。 「體操狼醫」納薩爾性侵案多達500人受害 美國奧會將付105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