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布林肯因確診取消的演講本來要說甚麼? 這裡搶先看 : 中國還是最大威脅
新頭殼     2022/05/05 16:27
美國總統拜登任一年半以來,即將首次闡述美國政府的對中國戰略,即美國的最大威脅其實是中國,並非俄羅斯。美國國務親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原定今 5 月 5 日在喬治亞華盛頓大學發表演講,但因確診COVID-19,故演講另擇期舉行。 然相關外電已透露部分內容。

據《華爾街日報》5 月 4 日報導,俄烏戰爭雖然是國際重要局勢,但美國總統拜登更改演講內容,美國視中國為最大威脅。外交政策專家表示,烏克蘭危機分散了美國政府及其盟友的注意力,使它們不能集中精力處理與北京的關係,並引發了關於如何處理同時來自莫斯科和北京的挑戰的辯論。

拜登政府將在 5 月與亞洲開展為期一個月的訪問:下週將在華盛頓舉行美國-東協特別峰會,也將在拜登上任首次出訪韓國和日本;並於 24 日舉行包括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在內的四方安全會談的領導人的首次面對面會晤,華盛頓日報表示:在這個時候,華盛頓認為提醒並澄清其中國政策以及贏得這些國家的支持非常重要。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the 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總裁的丹尼爾·羅素(Daniel Russel)說,現在重述對華關係現狀、今後的方向以及對此的建議,是非常有意義的「這屆政府現在強調,請注意來自俄羅斯的國家安全挑戰,但從大的方面來說,對美國所致力維持的國際秩序最大的挑戰來自於中國。

「遼寧艦」8艦戰鬥群此次出海訓練的一大重點科目就是對空作戰,尤其是高烈度的防空反導作戰。 圖 : 翻攝自聆聽視野


「遼寧艦」8艦戰鬥群此次出海訓練的一大重點科目就是對空作戰,尤其是高烈度的防空反導作戰。 圖 : 翻攝自聆聽視野

美是否將中俄視為一個戰場,據《華日》報導,在對華演講中,布林肯可能會強調中國在俄烏戰爭時與俄結成的政治聯盟,美國官員認為,這一立場與中方聲明的尊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相悖,北京否認其立場存在任何矛盾,並指責美國是俄烏戰爭爆發的主要煽動者,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使西方的一些政治家將北京和莫斯科捆綁在一起,認為是一個新的軸心。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高級副總裁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受訪時表示,布林肯很可能會利用這次演講將俄羅斯和中國帶來的兩個挑戰聯繫起來,並強調它們的聯手給現有全球秩序帶來的風險。

拜登政府已經開始著手定義中俄構成的共同威脅。在2月份俄羅斯全面進攻烏克蘭後不久,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印太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在公開活動中表示,美國有能力應對北京和莫斯科帶來的挑戰,就像美國在二戰和冷戰期間在 「兩個戰場」運作一樣。

拜登不尋求改變中國共產黨制度據《華日》報導,最近幾個月,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已經慢慢成形。該政策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是恢復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經濟和安全領導地位。

據美國白宮 2 月發布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報導,美國尋求的不是改變中國,而是塑造它所處的戰略環境,在世界範圍內建立一種最大限度地有利於美國、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以及我們共同的利益和價值觀的影響力平衡,白宮官員表示,美國的目標不是改變中國以共產黨為中心的政治制度,而是 塑造中國周邊的環境,而美國國務院不會公開發布中國戰略,布林肯的演講預計不會有後續的具體行動。

據一位熟悉該戰略內容、簽署保密協議的國家安全專家告訴《政治客》,布林肯即將發表的演講與過去的公開發言保持一致,將偏重於強調民主與專制的價值觀。

他說:中國戰略基本上是『川普加精』,再加合作夥伴和盟友,甚至透露,該戰略自 2021 年 11 月以來一直放在拜登的辦公桌上。

拜登的對華戰略方針將明顯排除自理查德·尼克松總統 1972 年對北京進行外交接觸以來,過去多屆政府追求的「接觸」概念,而是變成布林肯說的「該競爭的時候競爭,該合作的時候合作,該對抗的時候對抗」。

印太經濟框架或是美對華政策的關鍵,據 《政治客》報導,美國政府對華戰略的關鍵是在亞洲和其它地區建立和加強聯盟和夥伴關係,以對抗北京通過日益增長的外交、經濟和軍事影響力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行為,美國面臨的挑戰是確保這些國家對該戰略的認同。

拜登政府 2021 年 10 月公布的印太經濟框架表明,美國希望在印太地區通過貿易、供應鏈彈性和其它措施對抗北京的區域經濟板塊,拜登官員一直試圖希望包括印度、越南、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在內的國家加入印太經濟框架,以加強美國與該地區的經濟來往。

印太經濟框架發展較慢,部分原因是該地區的合作夥伴對損害其與北京的貿易關係持謹慎態度。拜登政府的一些經濟高官最近已表示,不會考慮將台灣納入該公約的要求,特別是一些國家擔心將台灣納入其中可能惹惱中國,同時建立經濟框架的難度體現出華盛頓在實現其中國政策的認同方面面臨挑戰,但白宮內部對在貿易和經濟問題上,對中共應採取何種程度的強硬態度也存在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