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菲律賓獨裁者王朝復辟?小馬可仕與其死忠支持者,以及受夠政治混亂的菲律賓人民
風傳媒     2022/05/09 15:08

多年民主混亂讓菲律賓人懷念威嚴時代的鐵腕,邦邦的支持者拒絕相信他家族的貪污和侵犯人權罪行,而把焦點放在他家族的經濟成就,社交媒體的操作助長了這種微妙情緒。

菲律賓6500多萬選民9日將在總統大選投下神聖一票,現年64歲、暱稱「邦邦」(Bongbong)的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料將取得壓倒性勝利。

從表面上看,邦邦的受歡迎程度令人費解。他家族的醜聞創下最轟動的亞洲權貴貪污紀錄,包括他父親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統治期間實施的戒嚴令,導致共3萬4000人受到酷刑,3240人被殺,7萬人遭監禁,以及積累數十億美元不義之財、數十億美元未繳稅款,還有他母親伊美黛(Imelda Marcos)儘管被判犯有貪污罪,卻至今仍未入獄。

不少分析指出,邦邦的高人氣奠基於家族的死忠支持者,加上他得到沒有經歷過戒嚴時期的年輕人支持,而且菲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頻率高,政黨容易藉此傳播虛假信息和操作輿論。

不過芝加哥大學菲律賓學者加里多(Marco Garrido)指出,探討菲律賓選舉還必須探討菲國人民對民主的態度正在發生變化。菲律賓社會曾在馬可仕下台、戒嚴結束時欣喜若狂,可見當年國民對馬可仕政權早已忍無可忍,但此後民主統治陷入混亂,令菲律賓人對民主失去信心,同意馬可仕王朝的復辟,將標誌著自由民主信念的嚮往瓦解。

2022年菲律賓總統大選,候選人小馬可仕(Bongbong Marcos)幼年全家福照片,攝於1981年(AP)民主政治混亂媲美狗血劇

1986年,馬可仕總統選舉舞弊掀起抗議浪潮,以艾奎諾夫人(Corazon Aquino)為首的反對派發動非暴力革命,馬可仕狼狽逃到國外。推翻暴政之後,民眾在街頭手足舞蹈,盛大的狂歡拉開菲律賓現代民主序幕。人們自豪地相信,政權宣傳的建設國家等崇高任務與民意、人權同樣重要。

加里多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撰文指出,但是菲律賓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失望隨之而來——不只是一次,而是很多次,「我的研究發現,許多菲律賓人發現民主很混亂且令人沮喪,在過去36年的民主統治中,發生了十幾起未遂軍事政變、數十起貪汙腐敗醜聞、3起彈劾案和1場彈劾審判。」

菲律賓軍事政變的激烈程度足以帶來陰影。1989年12月1日,馬尼拉爆發第6次軍事政變,以陸軍上校霍納桑(Gregorio Ballesteros Honasan)為首的叛軍動用了重型武器和飛機,控制了三個政府軍軍事基地、兩家電視台,還公然轟炸總統府、電視台、保安軍司令部、武裝部隊總司令部等目標,直到時任總統艾奎諾夫人向美國求救,美軍的嚇阻才平息了這場騷亂。

加里多表示,在菲律賓的民主政治當中,時常見到大規模抗議導致一位總統下台,而他的繼任者又被更大規模的抗議運動趕下台,「菲律賓政治包括足夠多的戲劇性,醜聞、背叛、逆轉、曝光,足以與最灑狗血的電視劇相媲美」。

他指出,民意也曾多次嘗試實現1986年的民主承諾,2001年再次發起人民力量改革迫使貪汙案不斷的民粹主義總統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下台,副總統艾洛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o)繼任。但2010年,艾洛育本人成為人民力量抗議的目標,她被質疑欲修憲延長任期、或在卸任後繼續擔任有實權的總理,該年總統大選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勝出,代表民意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艾洛育的腐敗執政。

「人們對於無法改變功能失調的民主制度感到越來越沮喪。許多菲律賓人已經開始相信,他們無法依靠憲法、國會、法院、政府機構或人民力量『街頭議會』來改變民主。他們從經驗中了解到,這些機構能力有限或可能被(權貴)把持,因此改成探索其他明顯不那麼自由的政治改革途徑」,加里多寫道,人們把希望寄於能強而有力對抗傳統政治的硬漢領導者。

他進一步說明,那位承載希望的領導人便是2016年當選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人民讓他打敗獨立後第一任總統的孫子以及轉戰政壇電影巨星的女兒,不僅是出於對上屆艾奎諾三世政府的失望,也是對民主多次失望的反應。

杜特蒂並非出身菲國傳統政治望族,不過其硬漢形象與口不擇言風格讓他在主流選民中相當有市場。菲律賓長期遭受貪腐和社會混亂的困擾,誓言要用鐵血手段解決問題的杜特蒂,公開表達對已故強人馬可仕的欽佩,迎合了許多民眾對於強勢領導人的期待。

2016年,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中)6月30日宣誓就職,右為卸任總統艾奎諾三世(美聯社)那個出生就準備當總統的男人

時序來到這屆總統大選,邦邦的參選讓不少馬可仕死忠的支持者彷彿看見「救星」。

在總統府「馬拉坎南宮」(Malacanang Palace)開放參觀的部分建築內部,支持者在馬可仕和伊美黛的精美肖像旁邊自拍,並探索他們曾經住過的房間。在邦邦兒時的房間裡,一張他的畫像掛在華麗的四柱床旁邊──頭戴金冠的邦邦騎著一匹白馬穿過雲層,一隻手拿菲律賓國旗,另一隻手持聖經。

邦邦從小就被培養成國家領導者,他獨裁者父親1972年的一篇日記透露了擔憂:「我們主要擔心的是邦邦,他太無憂無慮,太懶惰了。」1975年,邦邦在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攻讀「哲學政治經濟」(PPE)學位,這門課程被視為踏足政治菁英的大門。

他最終沒能畢業(他本人否認這一點,但牛津大學2015年確認了他沒有PPE學位)。菲律賓獨立新聞網站Verafiles報導指出,當時菲律賓外交官向校方遊說,讓兩次分數不及格的邦邦獲得社會研究特別文憑。學位爭議並沒有對他父親的執政造成任何影響,也沒有影響1980年邦邦返國當選北伊羅戈省副省長。

2022年菲律賓總統大選候選人小馬可仕(Bongbong Marcos)幼年全家福照片,攝於1969年(AP)邦邦與他的死忠支持者和「網軍」

要充分了解邦邦如何能夠在政治上如此強勢地捲土重來,需看看馬可仕家族的傳統勢力範圍──北伊羅戈省。

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北伊羅戈省在馬可仕執政期間獲得了許多財政上的優惠,因此即使菲律賓其他地區1972年起遭遇了14年的殘酷戒嚴令,但北伊羅戈省許多居民仍然是這個家庭的死忠支持者,一位記者解釋說:「想像一下菲律賓全境遭到猛烈颱風肆虐,但北伊羅戈卻完好無損。」

來自首都馬尼拉的71歲老先生包蒂斯塔(Jesus Bautista)表示他絕對會投票給邦邦。他說,過去他在垃圾山拾荒維生,被丈夫指派擔任馬尼拉大都會區首長的伊美黛,讓他在1983年獲得了城市交通執法人員的全職工作和養老金,所以他對馬可仕家族非常感激。儘管伊美黛是該國政治貪污的象徵,但包蒂斯塔笑著對BBC說:「我從未見過腐敗,這只是道聽途說。我認為是政敵抹黑他們,對吧?」

支持者拒絕相信馬可仕家族的貪污和侵犯人權罪行,社交媒體的操作助長了這種微妙情緒。英國政治諮詢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前員工凱撒(Brittany Kaiser)告訴菲國獨立新聞網站Rappler,邦邦與該公司接洽,要求幫忙「重新塑造」該家庭在社交媒體上的形象。邦邦的競選團隊後來否認了這一點。

BBC報導指出,多年來,臉書(Facebook)充斥著捍衛馬可仕家族政治成就的宣傳文章和匿名賬戶,這種粉飾歷史的操作如此普遍,以至於人們開始把其中的內容分享出去,大部分主軸都是:馬可仕的專制統治才是菲律賓的「黃金時期」。儘管事實是,當時菲律賓經濟正處於危機邊緣,對外負債累累,一般公民的平均年收入僅1017美元(約新台幣3萬元)

2022年菲律賓總統大選,候選人小馬可仕(Bongbong Marcos,中)(AP)

大量匿名帳號反覆針對記者和講述真相的反對者。例如,當資深美國記者勞里(Jim Laurie)在YouTube上發布他在菲國戒嚴時期的第一手報導片段時,有數十個匿名帳號圍過來質疑真實性。勞里告訴BBC:「他們會說不相信,『這一定是被篡改,不可能是真的』。這就像,社交媒體上的各種聲音促成觀點分裂,它確實大幅度地扭曲了歷史事件。」

「在社交媒體上,他們會轉移話題,不管那個人是否貪汙,他們會說但他有很多成就,比如我們現在擁有的基礎設施之類的。」年輕的見習律師拉瓦爾(Zsa Zsa Raval)強調自己是絕對不會投給邦邦的「少數人」,她說與死忠支持者爭論是沒有意義的,「我的天,我遇到很多(網路)抨擊、霸凌,甚至受到騷擾,他們問我,為什麼?你是伊洛卡諾人(北伊羅戈省等地語言),為什麼要投票給別人?但我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我是菲律賓人。」

臉書母公司Meta向BBC證實,該公司自2017年以來識別的干預選舉活動中,包含了來自菲律賓網域的帳號。據報導,推特在1月份暫停了數百個與邦邦支持者有關的帳號,因為他們違反了平台操縱和垃圾訊息規定。

邦邦的支持者也在社交媒體上抨擊BBC記者對邦邦的提問過於無禮和霸道。他們有些人認為,獨立媒體曲解了馬可仕家族的成就,使該家族受到了委屈,其他人則接受了馬可仕家族貪汙腐敗的事實,但認為本著基督徒寬恕的精神,相信應該給予第二次機會。

2022年菲律賓總統大選候選人小馬可仕(Bongbong Marcos,左)與父親、貪腐獨裁者馬可仕,攝於1972年(AP)失敗的民主化導致國民懷念穩定秩序

加里多在文末總結指出,菲律賓民主正在倒退的說法並不完全準確,因為「比起懷念戒嚴,不如說是懷念威權時代的紀律與秩序」,菲律賓面臨的不僅僅是集體遺忘或「懷念威權」的問題,自由民主並沒有在菲律賓真正實踐,這裡只充其量出現傳統世家割據的菁英政治。

「我的研究表明,他們把1970年代中期的戒嚴時代記成『紀律』盛行的時期,那些太年輕而不曉得這段時期的人們,長大後聽到當時的生活,會以為過去比現在穩定得多。」加里多並警告道,並不是只有菲律賓產生民主幻想破滅的悲觀情緒,幾十年來從印度到印尼等發展中經濟體的公民,都一直在抱怨民主政治當中的腐敗、菁英政治和民粹主義。

1974年開始的全球第三波民主化至今已經40年,加里多指出,菲律賓等數十個國家過渡到民主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威權政體或政治長期混亂,現在民意傾向非自由主義,是對民主實驗失敗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