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幫忙還是搗亂?陸媒六問美國「印太經濟框架」的本質與真相
中時新聞網     2022/05/15 13:57
美國總統拜登5月12日召集東協國家在華盛頓舉行美國—東協特別峰會,5月21日將訪問韓國和日本,5月24日將舉行美日印澳「四邊機制」峰會。《環球時報》旗下微信公眾號「朝陽少俠」今天發文稱,近期美國又準備在中國的周邊大搞特搞,並拋出六連問,質疑美國的「印太經濟框架」是在幫忙還是搗亂?

文章稱,拜登政府今年2月推出了新版「印太戰略」,這次又是拜登總統首次和東協國家的實體峰會,還說了要「成為東南亞強大、可靠的合作夥伴」。面對從萬里之外飛越太平洋來參會的國家,按人之常情,拜登政府總要拿點見面禮出來吧。

文章稱,結果,作為最重大的舉措,拜登當著東盟領導人宣佈:將向東協10國投入1.5億美元,一個國家平均1500萬美元。要知道美國目前已經援助了烏克蘭136億美元,還有400億美元在國會等待審批。「相差也不多,不到400倍而已。」

文珍稱,當然,疫情之下,地區國家日子都不好過,自然希望經濟實力世界第一的美國能幫襯幫襯,所以還是盯著拜登總統去年提出的「印太經濟框架」。拜登政府也抓住了地區國家的這種心理,過去一年美國多位高官頻頻利用各種場合為「印太經濟框架」造勢,用了無數美好的形容詞,什麼合作、共同、夥伴、繁榮、開放、包容等等。

文章稱,美國作為精緻利己的代表、坑隊友的模範,滿嘴主義,滿肚生意,作為地區國家的一員,我們不得不懷疑這個「印太經濟框架」是個什麼貨色,要來給經濟發展添彩還是添堵?幫忙還是搗亂?很有必要先問上幾個「為什麼」。

一問:說是「合作」,為什麼好處都讓美國拿走了?

地區國家大都是以農業和製造業為主的國家,都很關心加入框架之後,能夠增加對美出口,但翻來覆去看了幾遍文件後,卻發現加入框架並不等於享受到美國開放國內市場、削減關稅等等優惠。美國找了一大堆理由,解釋「印太經濟框架」不是傳統的自貿協定云云,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敢觸及這個最核心的問題。

事實真相是,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美國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率直接變成負1.4%,3月通貨膨脹率8.5%,創40年新高,華爾街道瓊指數、納斯達克指數更是跌跌不休。這個時候讓美國開放市場、削減關稅,無異於虎口奪食、與虎謀皮。

長期以來,世界上流傳一個神話,「跟美國混就會變闊」。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生效時,墨西哥知識界高呼,墨西哥不久就和美國一樣富有。結果呢,美墨邊界兩側依舊是冰火兩重天,美國把貧困、販毒、黑幫、非法移民統統趕到了墨西哥一側。不久前,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終於表達不滿,「這麼多年來,美國一直說要給中美洲投資40億美元,但到目前為止,什麼都沒有。」

文章稱,不期待「印太經濟框架」給地區帶來富裕,但求美國不要禍害地區,不要帶來貧困和災難。

二問:說是「共同」,為什麼風險都是地區國家的?

批准國際協議,需要基於參與方對等的法律程序,這是最起碼的國際常識,但美國又例外了。拜登政府一方面說為了盡快通過框架,將不通過美國國會審批,以總統行政令的方式發佈,另一方面又要求參加框架的地區國家必須完成國內法律程序,這「印太經濟框架」骨子裡就是個不平等條約。

事實真相是,美國又當起了渣男。俗話說得好,「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美國規避法律程序的行政命令無異於玩弄別國的騙婚。這種做法對美國毫不新鮮。當年歐巴馬政府提議TPP談判,等到其他成員都走完法律程序後,TPP卻被美國撕毀了。別人當真了,美國只是在玩。

有人說美國重契約精神,但美式契約的本質從來不是誠信,而是赤裸裸的強權利益。力量不對稱的交易中,美國隨時背棄承諾,從撒手庫爾德民兵到拋棄甩開阿富汗加尼政府,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可謂好處我佔,凶險你擔。還是應了季辛吉那句話:「成為美國的敵人可能很危險,但成為美國的朋友卻是致命的。」

三問:說是「夥伴」,為什麼變成少數人的俱樂部?

美國給「印太經濟框架」貼上的標籤是「適應21世紀要求的多邊夥伴關係」。然而,「夥伴」不過是幌子,拜登在去年的東亞峰會上聲稱,美國將依據是否「支持美國價值觀和規則」決定邀請名單。

媒體披露,美國將邀請澳洲、紐西蘭、日本、韓國、新加坡、印度、越南、馬來西亞加入,緬甸、柬埔寨、汶萊、寮國已基本被排除。美國口口聲聲說「尊重東協的中心地位」、「支持東協一體化建設」,從這份名單卻看不出半點尊重和支持。

事實真相是,拜登政府執政以來,美國積極構築以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美日印澳「四邊機制」、「五眼聯盟」、七國集團為基礎的層層嵌套的「小圈子」,從外圍嚴重衝擊了東協的中心地位。這次又故意將東協國家劃分為「三六九等」,挑動地區國家間對立。

直至這次美國—東協峰會,拜登總統與東協領導人晚宴加開會滿打滿算就3個小時,估計東協領導人每人發言時間也就幾分鐘。面對遠方而來的客人紅包小點也就罷了,結果連基本的待客之道都沒有。很顯然,「印太經濟框架」從內到外就是美國搞集團對抗來維護自身霸權的工具,只會帶來衝突和動蕩,帶來地區合作的分裂和倒退。

四問:說是「繁榮」,為什麼對地區國家磨刀霍霍?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預測,2022年亞太地區GDP將增長4.9%,低於去年6.5%的增速。美國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和消費市場,身處困境的地區國家自然對其推出的經濟議程抱有期待,拜登去年推銷「印太經濟框架」的時候也信誓旦旦要「驅動印太經濟繁榮」。

事實真相是,美國才是地區國家深陷經濟危機的始作俑者。疫情暴發以來,美國政府狂印數萬億美元,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對俄制裁更是火上澆油,給地區國家帶來巨大的輸入性通脹壓力。

如今,美國已經無法承受高企不下的通脹率,開啓了加息週期,轉移國內經濟風險,收割全球財富「回血」。近年來經濟表現不錯的亞太國家早就被美國盯上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式的噩夢,又一次成為懸在地區國家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五問:說是「開放」,為什麼還搞貿易保護主義?

近年來,全球供應鏈遭遇嚴峻挑戰,地區國家製造業遭遇瓶頸。美國政府一方面在「印太經濟框架」中提出「強化供應鏈韌性」,同時借媒體之口攻擊中國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是全球供應鏈出現問題的真正原因。

事實真相是,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升溫致使國際經貿合作受阻、對產業鏈造成干擾。以目前全球最為緊俏的晶片為例,美國為了實現對華科技脫鈎,獨霸晶片產業鏈,先是利誘,宣稱拿出500億美元補助晶片製造商,敦促台積電赴美建廠,但至今補貼遲遲不能到位,台積電只能硬著頭皮自己追加投資。創辦人張忠謀也無奈承認,赴美建廠是「浪費、昂貴、徒勞無功之舉」。

利誘不成就威逼,拜登政府要求台積電、三星等交出庫存量、訂單、銷售記錄等核心數據。這些違背經濟規律和商業道德的行為反而加重了全球缺晶片的緊張局面。暫時「缺晶片」並不可怕,損人利己的「缺德」才最可怕。

六問:說是「包容」,為什麼處處針對中國?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日前宣稱,「印太經濟框架」具包容性,不會排除台灣地區。地球人都知道,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地區無論想參加什麼經濟框架,前提都必須符合一個中國原則。

事實真相是,美國勾聯台灣,本質上是要打「台灣牌」,在「印太經濟框架」中搞「以台制華」。「印太經濟框架」和「印太戰略」如出一轍,都是冷戰思維的產物,處處針對中國。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稱,這一「新型經濟框架」包括協調出口管制,以「限制向中國出口『敏感』產品」。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則公開宣稱,「印太經濟框架」是「獨立於中國的安排」。美國希望借助「印太經濟框架」與中國「脫鈎」,拉攏其他國家形成對中國的「合圍」,將中國排除出地區貿易體系。

文章稱,當前,推動經濟的疫後復甦是亞太地區的主旋律,各國人民期待的是合作而不是對抗,是共克時艱而不是地緣衝突。印尼外長蕾特諾公開表示,「我們的人民想要的是繁榮,而不僅是安全……我們的人民會問,如果它(美國的「印太戰略」)不能為人民帶來利益,這個概念還有什麼意義?」

文章批評,美國為了一己之私利,提出的「印太戰略」、「印太經濟框架」充斥著帝國主義勢力範圍和冷戰對抗的腐臭氣味,與亞太地區大多數國家盼開放合作、盼自由貿易的願望背道而馳。

文章指責,美國要把太平洋、印度洋變成自己的「內海」,壟斷技術優勢、強化經濟霸權的企圖更是昭然若揭。「印太經濟框架」逆潮流、悖人心,必定被地區人民所唾棄,不過海市蜃樓、過眼煙雲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