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陋習比病毒還恐怖!南韓逐步回歸實體辦公,職場霸凌卻迅速惡化 | 國際新聞 | 20220706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職場陋習比病毒還恐怖!南韓逐步回歸實體辦公,職場霸凌卻迅速惡化
風傳媒     2022/07/06 09:53

後新冠時代,南韓許多企業紛紛結束遠距工作,要求員工回到辦公室。員工或許可以試著與病毒共存,但長久以來不健康的職場文化,卻是另一種危害。

「Gapjil 갑질」是個合成字,意指「甲方行為」,即掌握權力的合約甲方或上司,藉著優勢傲慢地欺壓、虐待員工下屬。在注重資歷輩分等級的南韓,甲方行為是存在已久的普遍問題,在菁英家庭主導的政經界尤為嚴重,小小員工為了餬口而忍氣吞聲,即便南韓已經通過相關法律,權勢階級仍然可以隨意對員工施加暴力並全身而退。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今年6月,協助職場霸凌受害者的公民組織「職場霸凌119」(Workplace Gapjil 119)委託研究組織「Embrain Public」發起網路調查,蒐集了1000位受訪者提供的資訊,7月2日調查報告公布,近30%的上班族在過去一年當中曾經遭遇職場霸凌。3月也有一份類似的調查報告,遇到職場霸凌的比例是23.5%,僅僅三個月間,職場霸凌比例就上升了6.5%。

受訪者回報的霸凌情況,包含上司性騷擾、以及言語和肢體的霸凌等等。一名受訪者說,上司發怒咒罵的時候他們覺得受到威脅,也有受訪者描述喝醉的老闆在深夜傳簡訊,內容囊括辱罵和性騷擾,還有人被辦公室小團體排擠,或者在同事面前受到上司羞辱。

有受訪者曾嘗試自救,向公司通報騷擾情況,卻反而受到懲罰,被強制派駐外地或直接被趕出公司。而大部分的受害者選擇無視、不採取行動,也有許多人因為害怕申訴騷擾會影響職涯前景,因而選擇辭職。

調查報告顯示,女性、兼職員工和約聘員工最容易受到職場霸凌,而加害者則多為他們的上司。很多受訪者說,霸凌傷害了他們的心理健康,產生憂鬱、失眠、缺乏動力等症狀,但只有少部分人尋求諮商或治療。而南韓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也讓女性承受更多壓迫,尤其在面試時,女性求職者總是會被問到婚姻和生育計畫等隱私問題。

甲方行為這個問題在2019年被推到聚光燈下。知名財閥韓進集團(Hanjin Group)前會長趙亮鎬(조양호)一家霸道囂張的行徑惡名遠播,趙亮鎬次女趙顯娥(조현아)曾任集團旗下的大韓航空(Korean Air)副社長,2014年搭乘自家航班時,僅僅因為空服員招待的夏威夷果沒有開封便勃然大怒,要求機長返航。而趙亮鎬的妻子李明姬(이명희)於2019年初被控告對員工施暴,她辱罵、毆打司機、警衛、幫傭,逼忘記買薑的幫傭下跪,甚至向園丁丟擲金屬剪刀,最後卻獲輕判,2020年二審僅判緩刑三年,這項判決對勞權團體打擊巨大。

前南韓總統文在寅任期中曾多次保證處理職場霸凌問題。2019年7月,南韓《職場反霸凌法》正式上路,雇主解僱申訴職場騷擾的員工,將面臨最高三年有期徒刑或3000萬韓元(約68萬新台幣)的罰款,早就不堪騷擾的員工利用隨身的小型錄音裝置蒐證申訴。根據Embrain Public的調查報告,《職場反霸凌法》施行後,職場霸凌的通報數量減少,這個趨勢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尤為明顯,但在企業逐漸恢復實體辦公之後,職場霸凌數量顯著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