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習近平與中共的過去、現在、未來,《經濟學人》深入解析習帝國統治本質 | 國際新聞 | 20221001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理解習近平與中共的過去、現在、未來,《經濟學人》深入解析習帝國統治本質
風傳媒     2022/10/01 10:00

習近平領導中國10年了,他打算繼續掌權(也許是一輩子),然而這位全世界最具權勢的人仍然保持神祕。

隨著中國與美國緊張關係加劇、台海軍事衝突風險增加,研究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性格已成為一項越來越緊迫的任務。這位自毛澤東以來最集權的中國獨裁者會不會是另一個普京?萬一中國與西方決裂,將對他有多大影響?他是否真的信奉社會主義思想?他是否將因為執迷防疫「清零」而削弱中國經濟成長?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近日推出剖析習近平崛起的系列報導與播客(Podcast),內容包含採訪對習近平性格有深刻見解的多位人士,例如西方政府的前任官員、熟悉中共菁英圈子的人,以及對形塑習近平政治思想具影響力的人物。

這一系列報導的總結涉及中國和全世界的命運:習近平2012年掌權時,一些觀察家以謹慎樂觀的態度預測他可能成為某種改革者,就算不是另一個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也至少會是寬鬆統治並試圖與美國和睦相處的人。但是當年的希望已經破滅,習近平顯然決心累積更多權力,對付黨內外的批評者,把中國變成一個受敬畏的世界大國。

據《經濟學人》解析,民族主義菁英、害怕垮台的中國共產黨官員以及歡迎強人統治的公眾,都是形塑習近平崛起的環境條件。過去10年,上述條件加上習近平擔憂失去權勢的個人特質,促使他走上獨裁道路;未來,他與這個塑造他的中國環境也將繼續這樣下去,習近平代表了某種中共領導人一直以來的特性,未來就算換其他人執政,中共也恐怕脫離不了獨裁的本質。

2022年9月27日,習近平前往北京展覽館,參觀了「奮進新時代」主題成就展。(新華社)為什麼人們起初誤判了習近平?

10年前,對習近平統治抱持樂觀態度的人們,包括不少熟悉中共內部運作的高官,例如中共元老級人物李銳。從退休到2019年去世為止,李銳一直是經濟和政治改革的直言不諱的倡導者。「習近平成為第一把手的時候,我父親非常高興,」李銳現居美國的女兒李南央回憶道,「我父親告訴我,現在很好……我們的政治制度有希望。」

李銳理應有能力做出判斷,他1980年代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青年幹部局局長,曾列出一份千人名單,挑選可能成為中國未來領導人的年輕官員,2012年就任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就在其中,這代表他當年曾派遣下屬調查習近平的為人。但2018年,101歲的李銳在醫院插著鼻管,語出驚人地告訴媒體:「(我跟)習近平最後一次接觸是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呢?他當浙江省委書記的時候。過去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麼低。」

2009年2月,李銳與女兒李南央在一起。2017年,李南央搭乘美聯航飛往舊金山的航班,將李銳的大部分日記帶出了中國。(美聯社)

為何李銳和其他人對習近平的領導風格預測出現如此大的偏差?《經濟學人》指出有兩個主要原因。

首先,回到2012年,人們對習近平性格的評估主要基於他的家庭關係。他是中共第一代元老習仲勛的兒子,習仲勛在文化大革命遭誣陷是「反黨集團」,先後被審查、關押和監護長達16年,1976年「四人幫」垮台後,不少老幹部復出,習仲勛在1978年獲鄧小平政權平反,升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支持經濟改革的他,在深圳創建中國首座「經濟特區」。有其父必有其子,因此許多人期望習仲勛這麼一位改革派先驅的兒子也會是開放的人。

另一個原因是關於習近平的學經歷訊息太少了。在習近平2007年晉升為中國候任領導人之前,他一直非常低調,幾乎是名不見經傳。他的妻子彭麗媛先前是愛國歌曲演唱家,遠比他出名(她在Spotify甚至上架了十張專輯),1989年解放軍隊鎮壓天安門廣場之後,她還曾登上天安門舞台為軍人表演。

習近平(左)與父親習仲勳、弟弟習遠平。(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若要說習近平作為潛在領導人的職涯有何特別之處,那就是他30多歲起在福建省一待就是17年,直到2002年10月轉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長才調離。前福建官媒記者、現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吳木鑾(Alfred Wu)指出,自己曾被指派報導習近平的活動,他「非常安靜,有點膽小,大家從沒有想過他會成為國家領導人。」

2011年,習近平上台前一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出訪中國,與還是副主席的習近平會晤。美方陪同官員、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回憶說,當時美國政府對習近平知之甚少,拜登試圖與中國未來的領導人建立融洽關係,參訪學校時,兩人尷尬地打了場籃球,習近平給人的印象是「很冷靜謹慎的政治人物」。

自上任以來,習近平不曾改變過這種謹慎形象。他不接受西方記者的面對面採訪,除了國事訪問期間與外國領導人舉行的簡短記者會外,沒舉行過任何新聞記者會。他的演講往往在發表很久之後才會發表,例如9月15日發表的一篇討論蘇聯解體及中共未來「極大風險和挑戰」的講稿是他4年多前的演講。

習近平儼然與普京(Vladimir Putin)不同,他不會在國家電視台發表全國演說。把中國勢力擴展到全球的同時,他傾向將自己隱藏在神秘的謎團之中。他最近一次消失於公眾視野是在9月中旬久違出訪中亞之後。

2017年11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在北京故宮觀看京劇。 (AP)習近平所有行為背後的深沉恐懼

前美國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回憶起2011年拜登出訪中國時的一場晚宴,習近平「長篇大論地」談論了該年撼動中東世界的劇變「阿拉伯之春」。習近平思考了可能導致這些事件發生的原因,指出貪汙腐敗、執政黨內部派系鬥爭、領導人不能觸及一般大眾需求等,並稱如果中共不能齊心協力,同樣的事情也可能會推翻共產黨。

或許當時中國政治觀察者犯下的最大錯誤是,低估習近平有多麼恐懼共產黨垮台,沒料到他會採取多少措施鞏固地位,以及有多少共產黨菁英也跟他一樣害怕失去權力。習近平上任後的許多行為,包括鼓舞民族主義等等,都可以用他2011年向拜登傳達的失權焦慮來解釋。

當年的美國副總統拜登與中國副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而剛好在當時,資本主義中國出現大量中產階級、快速發展的私人大型企業,黨基層勢力逐漸消退,大多數城市居民都覺得與黨沒什麼聯繫,智慧型手機與社交媒體開始普及,人們習慣使用新興網路社群來表達不滿,小型非政府組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捍衛受壓迫者的權利。

黨內出現了分歧。習近平的政敵、受歡迎的「政治明星」薄熙來,被媒體稱為魅力非凡、相貌英俊。薄熙來2009年至2011年擔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期間,打擊貪污腐敗、宣揚毛澤東思想、推廣政府公租房政策,聲望高漲。2012年初,薄熙來因貪汙、濫用職權被捕,幾個月後習近平上任,薄熙來被判處終身監禁,官員更暗示他策劃政變。

落馬的人還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一眾高官。許多分析人士對習近平居然甫上任就肅清黨內高層感到驚訝。薄熙來是中共八大元老之一薄一波的次子,同時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永康則是中共1949年以來因貪汙入獄的最高級別官員。習近平執政頭三年對薄熙來等人的審判是一齣震撼全中國的政治大戲,可與1976年「逮捕四人幫」相提並論。

《經濟學人》認為,有兩大關鍵原因助習近平一臂之力。首先是,習近平當時在黨內享有支持。中國剛挺過全球金融危機,迅速崛起,然而中共黨內人士並不那麼樂觀,他們私下批評胡錦濤讓黨失去紀律,認為為了黨的生存,必須注入新的使命感,加強對社會的控制,而習近平的「中國夢」引起許多共鳴。

中國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AP)文革落難「太子」為什麼比毛澤東更「紅」?

習近平另一大政治資產是他的血統。1980年代初李銳主政的青年幹部局所列出的首批600名年輕官員名單中,約有5%是包含習近平在內的「太子」。「太子黨」在中國擁有世襲政治優勢,就好比馬基維利(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500年前在《君王論》(Il Principe)所論述的,統治世襲君主國家的好處就在於,世代統治法則早被人民所接受,只要君主不做過分出格之事,順應先王之道治國,並非難事。

《經濟學人》指出,習近平非常明白,保留中國共產黨的傳統意識形態(無論多麼不符合當今資本主義社會思想),對於維持他的權位和9700萬黨員的團結至關重要。

2009年,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向華府發送一份機密電報(後來被維基解密公開),提及習近平從政早期認識的一名教授如此評價:習近平有種權利意識,認為他這一代人是父母革命成就的「合法繼承人」,也因此「值得統治中國」。習近平堅決走「比紅更紅」(redder than red)的路線,並不是受意識形態驅使,而是為了生存,藉由披上共產主義的外衣,讓自己受到黨內同志的信任。

2017年11月3日,新疆和田路邊的海報展示了中共歷屆領導人,包括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與習近平。(美聯社)

習近平並不是毛澤東主義的追隨者。他想掌控民營企業,但又不想像毛澤東那樣打倒資本家,畢竟資本對經濟的貢獻不容忽視。毛澤東樂於破壞黨的運作與框架以追求烏托邦式的目標,例如文革期間,毛澤東放任紅衛兵批鬥異議者,抨擊黨員和「反動」派,習近平的家人也被盯上。

2000年,習近平擔任福建省長的一段談話,提及家庭經歷對他從政理念的影響:「對權力接觸少的、距離遠的人,老把這些東西看得很神秘、很新鮮,而我看到的更多不只是面上的東西,不僅僅是權力、鮮花、榮耀和掌聲,也看到了牛棚(紅衛兵關押受害者的場所),看到了世態炎涼,對政治的認識也有一層更深刻的東西。」

因此儘管習近平「比紅還要紅」,但與毛澤東不同的是,他認為黨機構更重要,他不想依賴群眾,而想藉由加強國家政治經濟體制,牢牢控制一切。文革經歷讓習近平相信,放任群眾是危險的,必須壯大政黨以防止混亂重演。

因此習近平獨攬大權,幾乎負責政府的所有主要業務。他還將黨的勢力延伸進私營企業、小區物業,要求各地黨支部領導群眾動員實施疫情封鎖措施,進行無休止的核酸檢測和上門消毒。正如他所說的口號:「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在政黨機器統治下,很少有中國人敢「妄議」習近平,敢這樣做的人已經被監禁或受罰。

2021年3月21日,新疆路旁的習近平文宣看版,上頭用維吾爾語及漢語寫著「依法治疆、團結穩疆、文化潤疆、富民興疆、長期建疆」。(美聯社)習近平與菁英將確保中共繼續這樣下去

許多分析人士預期等到10月中旬,中共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二十大)登場,新的領導班子揭曉時,習近平將會獲得史無前例的中共總書記第三任期。但《經濟學人》認為,以習近平目前擁有的至高權力,即使他決定將中共總書記位置交給別人,他也很可能繼續擔任實際最高領導人,就像鄧小平在下台多年後仍掌握最高權威。

《經濟學人》預測,在身體條件尚可的情況下,現年69歲的習近平很可能繼續掌握實權,儘管有被推翻的可能性,但在他創造的高科技監視國家內部,這將會非常困難,在他剩餘的歲月裡,無論海內外都不太可能發生足以讓他放棄鐵腕統治的變化。

不過,習近平永遠擔憂蘇聯的命運降臨在中共身上,他也始終有政敵。近幾年,他一直針對警察體系當中威脅到他的一派。22日,就在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中國前司法部長傅政華、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都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官方通報稱,孫力軍在黨內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經濟成長放緩也可能威脅到習近平,但估計他將更壓縮輿論空間,並整頓有可能挑戰國家政策的大企業家。他也不太可能放棄「清零」,除非他確定放寬防疫限制不會導致死亡人數激增。而且作為一名民族主義者,他也難以大規模引進外國mRNA新冠疫苗,以使中國社會能夠更快獲得免疫。

2022年9月1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茲別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美聯社)

在國際外交上,習近平將繼續與美國對抗。他對烏克蘭戰爭的真實看法並不明顯,可以確定的是他將一直支持俄羅斯。而台灣的處境仍令人擔心,雖然習近平還沒表現出像普京一樣魯莽的跡象,但考慮到拜登一再暗示美國將出兵保衛台灣,而佔領台灣仍然是中共的既定目標,因此估計習近平正在迅速準備征服台灣所需的一切。

有朝一日,當習近平退出政壇,樂觀主義者可能又會將希望寄託在新的領導人身上,樂觀人士可能會猜對,因為共產主義中國偶爾也會出現較開明的領導人(儘管開明者從未登上權力頂峰)。但是在習近平離開後,過去幫助他崛起的廣大共產黨政治菁英,包括退休領導人、軍事將領和太子黨,可能都會傾向讓中國保持在大致相同的政治軌道──這意味著中國很難出現大幅度變革。

正如習近平所言,中國和全球都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大多數統治菁英在未來充滿不確定下,可能都希望牢牢抓住舵柄。未來,即使這位獨攬大權、大搞個人崇拜的總書記不再統治,中國的前景也難以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