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盼實現不流血革命!泰國反對派領袖塔納通:明年選舉是終結軍權統治的第一步 | 國際新聞 | 20221109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專訪》盼實現不流血革命!泰國反對派領袖塔納通:明年選舉是終結軍權統治的第一步
風傳媒     2022/11/09 17:10

泰國民主運動領袖塔納通出生43年來,經歷過3次軍事政變──1991年、2006年及2014年。每一次都是軍方趁政壇動盪之際,以恢復國家安定的名義強行接管政權。每場政變都會引起民眾示威抗議,最後由軍政府鎮壓收場。1970年代開啟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之後,這個佛教國家半世紀以來陷入不斷抗議、選舉和軍事政變的惡性循環中,仍在艱難地摸索民主化方向。

上週來台出席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台北場的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告訴《風傳媒》,明年的泰國眾議院選舉很可能是打破歷史循環、終結軍權統治並實踐和平民主過渡的第一步,也是讓全國人民再次相信國家屬於所有人的機會,民主陣營的成敗將影響這個國家未來幾十年。

2022年11月4日,泰國民主運動領袖塔納通接受《風傳媒》專訪。(蔡娪嫣攝)

泰國現任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在2014年5月領導軍事政變並暫代總理,接著在同年8月24日正式出任總理。2017年軍方起草新憲法,規定總理產生方式是由眾議院500席(民選)與參議院250席(軍政府任命)共同推選。2019年眾議院大選,帕拉育在操作選舉爭議中獲選為文人政府總理。

根據軍方獨創的新憲法,泰國眾議員任期為4年,因此理應在2023年舉行改選。這場普選攸關在野黨能否斬獲更多席次,以影響總理人選的最終結果。關於對下屆眾議院選情的預測,他告訴《風傳媒》:「我認為反對黨有很大機會團結起來,而且人民也會更堅定地認為泰國的政治現狀是錯誤的,並且不再給予軍方支持。」

2020年,泰國未來前進黨的數千名支持者走上曼谷街頭抗議,該黨黨魁塔納通向眾人致意(美聯社)富二代轉戰政壇 欲以新世代理念改革泰國

塔納通是「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前黨魁,也是泰國最受歡迎的政治明星。身為泰國最大汽車零件製造商高峰集團執行長之子,他23歲開始在高峰集團擔任高階主管,但2014年帕拉育發動政變之後,他對國家的未來感到絕望,這促使他在2018年初創立「未來前進黨」,主張為泰國政治找到傳統紅黃之爭以外的第三條路。

「未來前進黨」深受年輕世代的歡迎。該黨支持LGBT權益、「#MeToo」運動等進步價值,競選口號為「遠離失去的十年,創造泰國的未來」,在2019年眾議院選舉後晉升為第3大黨。然而2020年「未來前進黨」遭憲法法院解散,包括塔納通在內逾10名主要幹部10年不得成立新政黨、不能參與其他政黨並褫奪公權。

2020年2月,泰國憲法法院裁定未來前進黨解散,支持者難過不已(美聯社)

「未來前進黨」現改以「前進黨」(Move Forward Party)名義運作,而塔納通雖然無法參選公職,仍致力於針貶時政、監督政府,與公民社會團體合作提倡人權與民主,盼2023年民主化浪潮能再次席捲泰國。

軍方戀棧權位 團結民主力量是競選關鍵

塔納通指出,儘管2019年選舉公正性受到質疑,結果推遲許久才公布,而且與出口民調嚴重不符,但是反對派7黨組成的「民主聯盟」在眾議院共獲得246席,與軍方的公民力量黨加上其餘親政府黨派僅4席左右的差距。有鑑於民主陣營與軍方陣營在上次選舉獲得的席次差距微小,他認為2023年選舉中,民主派很可能會斬獲60%到65%眾議院席次。

集結民主力量在明年的大選中如此重要,但各黨在政治利益與海內外政策的立場都不盡相同,該怎麼保持團結?塔納通指出,「民主聯盟」目前靠著兩大共識──修改不合民主原則的憲法條款、改革軍隊──攜手走下去,然而確實有可能會有政黨妥協於軍方,或者發生孤立「前進黨」的狀況,因為「前進黨」是一股衝擊泰國政治的力量,同時也是唯一提倡改革王室的政黨。

2022年5月,泰國總理帕拉育在東京發表演說。(美聯社)王室支出約70億卻無法審核,前進黨呼籲改革

泰國政壇超過半世紀以來都是由王室菁英和軍方主導,而且泰王擁有崇高至上的地位,根據泰國刑法第112條,即俗稱的「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任何人若誹謗、侮辱或威脅國王、王后、王儲或攝政王,最高可判處15年徒刑。

2020年7月,由於「未來前進黨」被解散、異議人士接連遭打壓與騷擾,讓不滿已久的泰國民眾發起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更首次公開挑戰王室,提出10項改革王室的要求,包括刪減王室預算,將泰王資產與王室資產管理局(Crown Property Bureau)的資產明確分開,取消王室公開對政治發表意見的權力、廢除刑法第112條等。

2020年10月19日,泰國示威抗議者(美聯社)

「過去3年來,王室預算翻了一倍。直到我們的國會議員幾年前開始審查王室花費之前,已經有60年沒有人真正審核過王室的預算。」塔納通指出,「王室一年支出約80億泰銖(約新台幣70億元)不是小數目,而且當議員要求公開預算項目的細節時,卻什麼都看不到,也無法檢查。這違反了民主原則。」

他說,因此前進黨認為,君主立憲制必須與現代進步社會接軌,符合民主價值觀,不僅應該要將審核預算的權力交還給納稅人,還應該停止與現實不符的王室宣傳,以及修改刑法第112條。塔納通本人也被控涉嫌違反刑法第112條。去年1月,他公開一段影片,指責國家衛生部門與有王室背景的生物製藥公司簽訂採購疫苗合約,遭起訴「冒犯王室」。

他強調,「前進黨」並不想廢除王室,只是希望能夠促進改革,「我相信改革君主制、使其存在適合民主世界,對泰國來說是最好的。」

泰國示威觸碰敏感的王室改革議題、泰王(AP)

疫情嚴重衝擊泰國經濟之下,「前進黨」還關注國家貧富不均與經濟壟斷等問題。據瑞士信貸統計,泰國在常年頻繁政變下財富分配極為不均,最有權勢的富人壟斷了全國四成的財富。

納塔通說,「前進黨」在國會提出了打破酒業鉅子壟斷的法案,以及目前通過一讀的同婚法案。該黨現有4位LGBT眾議員,是泰國第一個有性少數族群為國會民意代表的政黨。他預計同婚法案有機會通過,「我不能保證一定通過,但是據我所知,親軍方那邊也有議員支持。」

捍衛民主的成本遠低於失去它的代價

「失去權力制衡的國家,也在各方面付出許多代價,」塔納通表示,他目前看到泰國的許多社會問題,其實就源自於民主的缺失,「是權力集中、資源集中、財富集中的結果。一些擁有大企業的大家族都支持軍隊。很明顯,他們是當前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他們哪需要民主?他們只想要一個沒有正當競爭的經濟環境。」

他說,經過這幾年,他了解到捍衛民主的成本遠低於失去它的代價,回想2014年軍事政變發生時,搖搖欲墜的泰國民主並不是在那一天垮台的,而是在那之前的長期過程中逐漸流失,「在那天之前,我們國家發生了很多事,假消息、仇恨情緒被傳開來,分裂了本該團結的人民,這就是讓政變成功發生的背景。」

2022年11月4日,泰國民主運動領袖塔納通接受《風傳媒》專訪。(蔡娪嫣攝)

「讓軍隊遠離政治,在泰國建立長久民主是我們的使命。這一切都必須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塔納通表示,雖然軍政府持續鎮壓異議,有許多被迫害的人流亡到國外,在泰國推動民主確實很困難,「要知道沒有任何一名軍事將領對他們犯下的罪行負責,因此軍方敢毫不猶豫地一次又一次地這樣做」,但是他對年輕世代有信心,民主種子、反抗思想已在「國家未來棟樑」之間萌芽。

他強調,過去到電影院觀影,播放王室頌歌時,所有人都要起立,但是過去3年期間,已沒人會再起立,這是泰國人曾無法想像的改變,如今已沒人能阻擋這樣打破框架的公民文化,「思想的力量是難以被控制的,變革每天都在泰國這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