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文物損毀「匪夷所思」 陸國博前副館長:保管流程錯上加錯 | 國際新聞 | 20221114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台北故宮文物損毀「匪夷所思」 陸國博前副館長:保管流程錯上加錯
中時新聞網     2022/11/14 11:28
近期台北故宮庫房中發生的瓷器損壞事件引發人們對文物庫房安全的關注。大陸國家博物館前副館長陳履生今天(14日)在《環球時報》撰文稱,雖然博物館庫房中文物損毀事件時有發生,可是本次台北故宮文物損毀事件從文物保管的流程來看仍是匪夷所思的。陳履生直言,有嚴格的流程規範,還要很好地執行才能確保文物的安全。如果不嚴格執行規範的話,文物安全的問題隨時都可能發生。

台北故宮近日被爆出有3件瓷器發生破損,一件是「明弘治款嬌黃綠彩雙龍小碗」,一件是「清康熙款暗龍白里小黃瓷碗」。至於第三件「清乾隆青花花卉盤」因人為疏失導致破損過程。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吳密察說,當時共有2名同事,1人從共裝有6件文物的錦盒拿取4件文物出來,並在未告知其他同事盒子內還有其他文物情況下,未將盒蓋扣上。

吳密察說,另一名同事因此誤認為錦盒里的文物已全部拿出,「他看見盒底的布有些脫落,想黏回去,翻過來2個文物就掉出來,1個用身體擋住沒掉下去。」另1個掉下去而致毀損的就是「青花花卉盤」。

陳履生表示,台北故宮藏品有瓷器、書畫、青銅器、玉器等很多門類,它們有不同的保存環境,通常被安置在不同的庫房中,並有不同的保存狀態。書畫的包裝與瓷器的包裝完全不同,瓷器的包裝和青銅器的包裝也有差異。不同的包裝擺放方式也不同,不可倒置是必須要遵守的規定。

陳履生表示,對於易碎的瓷器來說,大小合適的包裝盒或囊匣所具有的防震、防碎的要求非常關鍵。一個盒子中裝6件瓷器不是不可以,如果是相似的器型,比如都是器型不大的盤子或碗,也算正常。博物館處理這種包裝,一般是考慮到文物的關聯性,比如是一個墓葬中出土,或是同一位藏家捐贈,需要在同一個盒子中保存以防混淆。而對於那些沒有關聯性的瓷器或比較大的器型,應該是一個盒子裝一件更便於保存、移動或運輸,也更安全。顯然,一個盒子裡面裝6件瓷器,它們擺放的上下關係都有可能影響到文物的安全。對於工作人員來說,必須知道這個盒子里裝有幾件文物。

陳履生指出,台北故宮事件的核心問題是一名工作人員沒有按照流程把盒蓋的扣子給扣上,另外一名工作人員不知道裡面還有瓷器,把盒子翻轉過來。

陳履生表示,修復包裝盒的底部,在裡面有文物的情況下去裱糊是難以想象的。裱糊盒子底部本身就對其中的瓷器構成了危險。正確的規範應該是在裱糊的時候把文物取出來,修復完成之後再把文物放入其中,扣上扣子。

陳履生指出,裝有6件瓷器的盒子倒置本來就是錯,蓋子不扣則是錯上加錯。這是一個執行規章和工作流程的問題。博物館庫房中的工作人員必須注意到關聯文物安全的每一個細節,否則一失萬無。從打開盒子不扣好扣子到倒置,一步錯,步步錯,最終釀成悲劇。

陳履生表示,台北故宮文物損毀事件是違反規章和操作流程的典型案例。在博物館中建立科學的操作流程非常重要,從包裝到打開的方式、保存文物的環境以及監控其保存狀態,每個環節都要有詳細規範。

陳履生表示,任何規章制度的建立與執行是緊密聯繫的。有嚴格的流程規範,還要很好地執行才能確保文物的安全。不管如何包裝,如何提示,如何建立相關的流程規章,如果不嚴格執行規範的話,文物安全的問題隨時都可能發生,特別是像瓷器、漆器等易碎的文物和藝術品,還有那些出土的已經埋在地下數千年的文物,其本身就容易損壞,必須用特定的包裝、專業的拿取方法,輕拿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