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烏克蘭是西方民主的前哨!」波蘭革命家百年前曾斷言:烏克蘭若不能獨立,俄國的貪念將讓歐洲永無寧日 | 國際新聞 | 20221124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獨立烏克蘭是西方民主的前哨!」波蘭革命家百年前曾斷言:烏克蘭若不能獨立,俄國的貪念將讓歐洲永無寧日
風傳媒     2022/11/24 18:00

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至今戰爭尚未結束,在新一波攻勢中,俄羅斯的飛彈瞄準了烏克蘭的能源和電力設施,目前烏克蘭各地的技術人員正在全力搶修。多國領袖表態支持烏克蘭,更稱讚烏克蘭對抗專制侵略的英勇舉動,正是在保衛民主前線。烏克蘭特殊的地緣關係,讓這個國家常在強權之間勉力求生,但早在百年之前,一名愛國的波蘭革命家就斷定:「除非烏克蘭能夠從莫斯科獨立,否則俄國對領土的貪婪,將會讓歐洲的動盪持續。」

這個有遠見的革命家叫做畢蘇斯基(Józef Piłsudski),他出生於1867年,在現今的立陶宛長大,是波蘭的政治家和獨裁者,曾擔任「波蘭第一元帥」和第二共和國領袖。雖然畢蘇斯基從未達成烏克蘭獨立的目標,不過他確實讓波蘭脫離了沙皇統治,也免受奧地利和普魯士兩大強權的控制。

率領波蘭於1918年再度獨立的畢蘇斯基元帥(Józef Piłsudski)。(Wikipedia/ Public Domain)

波蘭國運多舛,18世紀被俄國、普魯士和奧地利三國瓜分,百年間雖然文化和語言沒有佚失,但波蘭人漸漸放棄獨立夢想。不過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畢蘇斯基帶領波蘭重獲獨立地位。他的生涯伴隨許多成就與缺憾,又與年初開始的烏克蘭戰爭遙遙呼應,讓許多人重新對畢蘇斯基產生興趣,紐約葉史瓦大學(Yeshiva University)大屠殺與東歐歷史教授季默曼(Joshua D. Zimmerman)的新書《畢蘇斯基:現代波蘭國父(Józef Piłsudski Founding Father of Modern Poland)》也由此而生。

《美聯社》(AP)刊載專文介紹這本傳記。《畢蘇斯基》是畢蘇斯基的傳記,作者季默曼也重新審視畢蘇斯基與波蘭的關係。畢蘇斯基留著厚厚的小鬍子,眼神如老鷹銳利,他生活簡樸,鼓勵軍隊奮勇作戰。第一次世界大戰波蘭動員數百萬人參戰,戰後協約國同意波蘭恢復獨立。當時畢蘇斯基在國內外都享有盛譽,但如今,波蘭以外的人們已經將他淡忘。

宣布成立第二共和國之後,畢蘇斯基對外進行一系列戰爭以確立、保衛國家邊界,最後達成為人稱頌的成就,那就是1920年的華沙戰役,又稱作「維斯瓦河的奇蹟(Miracle on the Vistula)」,他率領軍隊擊退了蘇聯軍隊,阻斷紅軍前往柏林、將共產革命推及歐洲心臟的野心。在華沙戰役之前,畢蘇斯基的部隊深入烏克蘭,並與烏克蘭民族主義領導人彼得留拉(Symon Petliura)結盟,佔領了基輔。烏克蘭在1918至1921年期間短暫獨立,彼得留拉當時率領烏克蘭軍隊,也正與布爾什維克作戰。

獨立烏克蘭是西方民主的前哨

季默曼在書中描述,畢蘇斯基有著多語言、多民族波蘭的願景,在那個理想的國度,少數族群——尤其猶太人——的權利受到尊重,這個理念讓他受到民族主義者敵視,因為後者希望由波蘭人治理波蘭。

一戰之後,畢蘇斯基希望與立陶宛、白羅斯和和烏克蘭結盟,組建波羅的海延伸到黑海的「海間聯邦(Międzymorze)」,一起對抗俄國,就像1795年以前的波蘭—立陶宛聯邦(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那樣。但是烏克蘭和立陶宛忌憚波蘭的領土主張,因此畢蘇斯基的海間聯邦構想未曾實現。

畢蘇斯基(左)與波軍指揮官雷茲—希米格維(Edward Rydz-Śmigły),攝於1920年波蘇戰爭期間。(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除了跨國聯邦,畢蘇斯基也想像一個主權獨立的烏克蘭,它不僅防範俄國侵犯,也是西方自由民主的前哨,畢蘇斯基在1919年是這樣說的:「如果沒有獨立的烏克蘭,就不會有獨立的波蘭。」

基於此一主張,畢蘇斯基在1920年發起軍事行動,支持烏克蘭的民族主義者反抗布爾什維克統治。此行動被視作越界、遭受譴責,季默曼則認為畢蘇斯基的行動具有合理性,也與現今形勢呼應,正如波蘭、立陶宛、波羅的海國家,以及芬蘭和瑞典,這些國家都認為必須牽制普京(Vladimir Putin)治下的俄羅斯。

1920年5月7日,畢蘇斯基的騎兵進入基輔,波蘭和烏克蘭的步兵緊隨其後。在這場烏克蘭戰役的關鍵時刻,他命令己方指揮官盡速撤退,季默曼詮釋,他希望藉此與新的烏克蘭建立友好關係。季默曼認為「他顯然支持烏克蘭獨立。烏克蘭獨立就會成為俄國邊界上的民主前哨,也是俄國和西方之間的緩衝,以及波蘭堅定的同盟。獨立的烏克蘭與畢蘇斯基——或至少與他的支持者——有著共通的民主價值。」波蘭和立陶宛過去同樣脫離蘇聯統治,現在烏克蘭正奮力對抗普京的俄羅斯,而這兩個國家是最強力的外交夥伴。

畢蘇斯基一生投身波蘭獨立 不相信俄國的任何承諾

畢蘇斯基投身波蘭獨立的浪漫主義,他對掌控波蘭、立陶宛、白羅斯和烏克蘭的沙皇懷抱強烈的怨恨,曾因哥哥布羅尼斯瓦夫(Bronisław Piłsudski)被捲入暗殺沙皇計畫而遭到監禁。季默曼追溯畢蘇斯基獲釋後如何成為波蘭社會黨(Polska Partia Socjalistyczna,PPS)的領頭人物,他出版黨報,假裝精神病躲避當局追捕,後來在奧屬波蘭創建軍隊,並在一戰中與俄國作戰。

雖然波蘭軍團隸屬奧地利和德國,但由於畢蘇斯基堅持波蘭獨立而遭德國逮捕入獄,這項遭遇更加增添他在波蘭人心中的傳奇色彩。畢蘇斯基獲釋後,於1918年11月11日受到委任,成為波蘭的領導人,同時也是現代波蘭的創建者,而每年的11月11日也變成波蘭的國家獨立日。

波蘭確立邊界和建立新政府、統合俄、德、奧遺留的不同體制之後,逐漸淡出公眾視野。不過由於不滿連續13屆政府的失敗,且擔心波蘭的民主,他在1926年發動五月政變回到權力中心,開始獨裁統治。畢蘇斯基晚年受健康惡化所苦,他也憂心在崛起的蘇聯和納粹德國之間,波蘭要如何生存。

季默曼捕捉統合波蘭的困難,以及衝突、爭議的細節,其中包括畢蘇斯基軍隊針對猶太人的反猶騷亂(Pogrom),不過季默曼仍將畢蘇斯基視作猶太人和多元主義的捍衛者,認為即使畢蘇斯基有其缺陷,卻也具備捍衛波蘭利益的決斷和技巧。畢蘇斯基於1935年逝世,他的死讓波蘭出現權力真空,無法抵禦1939年德國和蘇聯的侵略。

2022年11月,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俄軍砲擊後的廢墟(AP)

倫敦波蘭國外大學(Polish University Abroad)歐洲文化學院的院長弗萊明(Michael Fleming)表示,季默曼的書平衡了讀者對畢蘇斯基的了解,並做出「重大貢獻」。弗萊明指出畢蘇斯基非常清楚波蘭的地理環境伴隨的挑戰,並得出結論,認為如果限制俄國的擴張,烏克蘭將與波蘭共享利益,然而「同時必須記得,波蘭和烏克蘭之間的加利西亞(Galicia)地區西部,向來在兩國存在很大爭議。」

事實上,波蘭和烏克蘭的民族主義者,在1900年代早期、二戰期間和戰後多有衝突,種族之間的仇恨也一直存在。俄國內戰布爾什維克紅軍對抗共和國臨時政府方的白軍,畢蘇斯基曾經拒絕白軍發出的援助請求,因為他相信無論哪方獲勝,俄國仍然會維持「兇猛的帝國主義路線」,他說談判得不到什麼好處因為「我們不能相信俄國的任何承諾。」畢蘇斯基的見地同樣適用普京的俄羅斯,急於擴張的專制政權不值得信任,而烏克蘭對於民主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