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衡中國一帶一路不彰 《外交政策》:歐盟「全球門戶」計畫挨批「新瓶裝舊酒」 | 國際新聞 | 20230114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抗衡中國一帶一路不彰 《外交政策》:歐盟「全球門戶」計畫挨批「新瓶裝舊酒」
風傳媒     2023/01/14 13:00

歐盟推出「全球門戶」戰略計畫已超過1年,該計畫旨在協助開發中國家加速綠色轉型及數位轉型,美國期刊《外交政策》10日指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歐洲對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回應,但「全球門戶」計畫挨批是「新瓶裝舊酒」。

歐盟「全球門戶」戰略計畫(Global Gateway)目標是,到了2027年,從歐盟預算、成員國、民營部門籌集高達3000億歐元(約新台幣10兆元)的資金,這筆資金旨在協助開發中國家加速綠色轉型及數位轉型,同時有利於歐盟經濟,推動歐盟的全球發展。

歐盟官員指出,「全球門戶」已經進行的計畫包括建了新的海底光纜,該光纜將連接數個北非及南歐國家。此外,歐盟參與塔吉克(Tajikistan)50億歐元的水力發電廠建設計畫,這將減少中亞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

歐盟對外事務部(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秘書長沙尼諾(Stefano Sannino)表示,「全球門戶」計畫代表歐盟對外援助的新方式,不再只著眼於協助目標國家,而是進一步考慮歐洲利益,尋求建立互利的夥伴關係,「這是巨大的變化」。

歐盟國際夥伴執委烏爾皮萊寧(Jutta Urpilainen)向《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表示:「『全球門戶』是基於價值的提議,我們的投資反映歐洲的社會標準及環境標準。當然,這也是地緣政治計畫,基礎建設是當前地緣政治的核心。」

沙尼諾表示,他預計今年「全球門戶」會加速前進,並透露2022年12月,歐盟批准了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拉丁美洲、亞太地區的40個投資計畫。

抗衡中國「一帶一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從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計畫以來,已投入數千億美元,在世界各地建設公路、鐵路、港口,旨在輸出中國過剩的經濟能力及地緣政治影響力,而美國及英國等西方國家也推動自己的外國投資計畫。

《外交政策》指出,歐盟推出「全球門戶」計畫以來,正努力說服歐盟內外懷疑該計畫的人,希望讓他們相信歐盟可以成為可靠的參與者。

歐洲議會對中關係代表團團長包瑞翰(Reinhard Bütikofer)表示:「我檢視投資者的態度,非常有信心他們看到了機會。」他說歐洲商界的參與也將獲得商業顧問小組的協助,該小組預計將在未來幾個月內成立,將是「全球門戶」計畫治理的一部分。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包括擴張鐵路建設。(美聯社)

然而,《外交政策》指出,問題是這些努力是否足以讓歐盟脫穎而出。根據估計,2014年到 2018 年,中國發放高達4000 億美元的外國貸款,並聲稱2022年簽署價值約1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合約。

然而,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ULB)研究人員夏特拉爾(Solange Guo Chatelard)表示,僅非洲每年就需要150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資金,而歐洲提供的資金「微不足道」。

「全球門戶」計畫的批評者指出,該計畫並未帶來任何額外資金,而是利用歐盟成員國或2021年至2027年歐盟預算已經分配的資源。目前不清楚多少承諾的資金將真正兌現,而「全球門戶」計畫的3000億歐元中,幾乎一半是私人投資,歐盟希望透過金融擔保體系產生這些投資。

歐盟之前讓民營部門參與發展計畫的嘗試幾乎未能取得巨大成功,鮮少證據表明歐盟用來吸引企業的金融工具帶來實際影響。愛爾蘭的歐洲議會議員安德魯斯(Barry Andrews)表示:「開發界及投資界之間存在巨大的信任鴻溝,雙方都缺乏理解。」。

歐盟與中國在非洲角力

中國的生產力一向過剩,而且中國政府可以利用其對國家銀行與民營公司的影響力,讓它們參與其地緣政治行動。據報導,中國科技巨擘華為已經建設了非洲約70%的4G網絡。

西方政府批評「一帶一路」讓受援助的國家背負無法支撐的債務,而中國藉此控制其基礎建設,並增加其影響力,許多人舉中國接管斯里蘭卡(Sri Lanka)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為例。歐盟對外事務部秘書長沙尼諾表示:「我們的方法基於開放及永續,並且不想造成依賴。」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研究人員夏特拉爾表示,非洲人可以看出,他們在歐洲人眼中的相關性歸結為移民問題,而對於中國來說,投資外國基礎建設是自身經濟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她表示:「『全球門戶』倡議是為了讓歐盟自我感覺更良好的化妝品,儘管人們可以說一帶一路的各種壞話,但它有一個工作議程,這是為了搞定事情。」

中國貸款的利率確實往往高於西方貸款的利率,但根據許多分析人士的說法,「債務陷阱」(debt trap)的說法在很大程度上沒有事實根據,而且對非洲領導人來說,這聽起來是空話。埃格古表示:「談到中國在非洲大陸的資金支援時,情況並非總是樂觀……但中國故意讓其他國家背負債務並奪取其基礎設施的說法毫不可信。」

中國睿納新國際諮詢公司(Development Reimagined)奈及利亞中非關係專家埃格古(Ovigwe Eguegu)表示,「全球門戶」計畫一半的資源專門用於非洲,但非洲領導人也很快注意到,新資金的缺乏及私人資金的不確定性破壞了歐盟的計畫,「消息表明歐盟將與中國匹敵,但非洲非常懷疑」。

歐洲議會對中關係代表團團長包瑞翰表示:「每當一個有希望的新概念出現時,每個官僚機構總是傾向在新標題下重新構建多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新標籤,卻是新瓶裝舊酒,那顯然不是『全球門戶』計畫應該達成的目標」。

從許多指標來看,歐盟是全球最大的外國發展援助提供者,2014年至2018年,歐盟撥了3500億歐元,但未能搶走中國「一帶一路」的鎂光燈。歐洲智庫「歐洲發展政策管理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evelopment Policy Management)資深主管比拉爾(San Bilal)表示:「歐洲一直非常沮喪,因為它對非洲投入數十億歐元,而每個人都只談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