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內亂後,瓦格納在非洲的勢力會瓦解嗎?《經濟學人》:非洲人怎麼看莫斯科是關鍵 | 國際新聞 | 20230629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俄國內亂後,瓦格納在非洲的勢力會瓦解嗎?《經濟學人》:非洲人怎麼看莫斯科是關鍵
風傳媒     2023/06/29 09:00

俄羅斯傭軍集團瓦格納的首領普里格津日前發起叛變未遂後,美國政府26日再次警告非洲國家與瓦格納集團合作充滿風險,並稱「他們所到之處盡是死亡與破壞」。瓦格納作為俄羅斯國家利益在非洲大陸的延伸,叛變事件讓該集團在非洲的未來動向充滿了不確定性。

非洲業務是否會繼續?

瓦格納叛變鬧劇24日爆發後,不僅暴露俄羅斯軍隊內部的分裂,也促使各界討論非洲國家是否會將瓦格納逐出其領土的問題。對此,俄羅斯外長拉羅拉夫(Sergei Lavrov)26日堅稱,「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往後將繼續在非洲開展業務,起義事件不會影響俄國與夥伴國家的關係。

他同時也說,瓦格納的成員正在馬利(Mali)、中非共和國(Central African Republic)等5個非洲國家擔任「教官」。《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27日則表示,瓦格納集團目前至少在另外7個非洲國家(以及敘利亞),都展開了軍事活動。

現在已經抵達白羅斯(白俄羅斯,Belarus)的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26日也在社群平台Telegram上寫道,瓦格納集團早就在非洲和阿拉伯多國,替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執行大量任務。

《經濟學人》認為,即使普里津格的領導地位遭到邊緣化,瓦格納集團也不太可能從非洲大陸撤離,維持現狀符合顯然其既得利益。再者,克里姆林宮(Kremlin)也不願就此失去對非洲各國的影響力,唯有非洲人開始將俄國視為軟弱且不可靠的夥伴時,瓦格納才有可能撤出。

瓦格納傭兵團在非洲馬里北部登上直升機。(美聯社資料照)三管齊下的營運方式

《經濟學人》指出,瓦格納集團在非洲的營運方式主要可分為三種:軍事、經濟及政治。在軍事方面,分析人士認為,非洲目前約有5000名瓦格納傭兵,其中大多分布於馬利及中非共和國。一名叛逃的瓦格納傭兵告訴《經濟學人》,派駐非洲的傭兵大多身經百戰,有助於強化非洲各國的軍隊實力。

根據美國非政府組織「哨兵」(The Sentry)的調查指出,瓦格納集團在中非共和國籌組了一支約5000人的「平行軍隊」,並對旗下傭兵進行殘酷訓練,甚至違反聯合國(UN)規定,從外國進口大量武器、無人機和飛機。

「哨兵」表示,瓦格納經常利用這支軍隊進行「恐怖運動」,指揮傭兵屠殺、凌虐和強姦當地居民,作為該集團「清理」村莊的一種戰略。「哨兵」引述中非共和國一名傭兵的說法指出,「我們只是殺死村民,然後埋葬他們,或把他們仍進灌木叢。」

2023年6月24日,瓦格納傭兵團負責人普里格津在羅斯托夫錄製談話影片。(美聯社)

英國期刊《衝突與健康》(Conflict and Health)今年4月發布一項驚人的研究,內容指出中非共和國去年死亡人數占總人口的5.6%,這比聯合國2010年預測的數值多出4倍,也是其他國家的2倍之多。研究人員表示,瓦格納集團的出現,加劇人們在中非共和國的生存難度。

在經濟方面,瓦格納經常透過掠奪和掌控當地礦產,來鞏固自身利益。《經濟學人》表示,瓦格納的財務狀況幾乎不透明,但可以肯定的是,非洲是他們獲取利益的重要據點。今年2月,歐盟(EU)才對一家與瓦格納有關聯的公司祭出制裁,因為它在蘇丹的黃金貿易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哨兵」也稱,瓦格納集團大肆洗劫了黃金和鑽石礦廠附近的村莊。其中,有15架與瓦格納有關的飛機,被發現飛往黃金運販中心蘇丹。另外,一間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註冊的公司更據信從喀麥隆(Cameroon)進口大量俄製採礦設備,作為開採非洲自然資源之用。

在政治方面,瓦格納集團則會在非洲各地進行大外宣、散播假訊息,並組織虛假的選舉觀察團,來影響各國政局。2020年,中非共和國舉行大選前夕,瓦格納集團便發起支持總統圖瓦德拉(Faustin-Archange Touadéra)的競選活動,並協助各派領導人進行政治談判。

2023年6月24日,瓦格納集團在軍羅斯托夫裝載戰車,準備離開南部軍區司令部。(美聯社)俄羅斯國力是關鍵

《經濟學人》指出,過去十年間,瓦格納集團是克里姆林宮「重返非洲」的關鍵。對俄國來說,它是一種低成本、高效益的工具,有效地幫助莫斯科在非洲拓展影響力。《經濟學人》稱,瓦格納除了持有大量黃金,有助於莫斯科對抗西方的金融制裁,同時也能替俄國在非洲國家散播大量反西方訊息。

許多人認為,普里格津在非洲賺取的利益,成為他在俄國發起叛變的誘因。一位法國外交消息人士告訴《世界報》(Le Monde),瓦格納想藉此要求更多經費和物資,以繼續其於非洲的行動。

不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馬丁(Kimberly Marten)說,不論普里格津下場如何,都不足以代表瓦格納集團未來在非洲的動向。馬丁坦言,雖然普里格津可能是一個深具魅力的領袖,但俄羅斯國防機構隨時要取代他的地位也「相對容易」。

2023年6月24日,瓦格納傭兵團正在守衛羅斯托夫的俄軍南部軍區總部。(美聯社)

國際組織「打擊跨國組織犯罪全球倡議」(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sed Crime)資深分析師斯坦亞德(Julia Stanyard)則表示,如果瓦格納集團貿然撤出非洲,很可能會損害俄羅斯在非洲國家眼中的形象。

波蘭國際事務研究所(Pol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彩雷普(Jędrzej Czerep)說,自瓦格納叛變爆發後,非洲最具影響力的親俄人士們都變得相當低調,因為俄羅斯只要看起來軟弱無能,就會失去魅力。他也認為,瓦格納部隊如今進駐布吉納法索的可能性,恐怕是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