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2周年】前線、後方兩樣情 烏軍徵兵困難成戰事制肘主因 | 國際新聞 | 20240223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俄烏戰爭2周年】前線、後方兩樣情 烏軍徵兵困難成戰事制肘主因
上報     2024/02/23 17:00

俄烏戰爭爆發即將屆滿2年,在西方陣營支援下苦撐迄今的烏克蘭,並未能如各方預期,於2023年的「夏季攻勢」獲得明確戰果,且戰略重鎮阿夫迪夫卡更於近日落入俄軍手中,顯示俄方似已擺脫戰事初期的錯誤策略,並擴大對烏軍的打擊力道,反觀烏克蘭軍方則在人手、物資都出現嚴重短缺的情況下勉力支撐,且多數官兵在長時間的作戰中,蒙受包括憤怒、恐慌在內的情緒,且普遍出現戰爭疲勞、士氣低落的情形,都令人對於戰事未來發展難以抱持樂觀態度。

彈藥、給養缺乏 烏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衛報指出,根據1名駐紮於頓內次克前線,呼號為「提圖許科」(Titushko)、現年39歲的烏克蘭士兵說法,烏軍前線單位正普遍出現彈藥嚴重短缺的情形,隸屬烏軍第1裝甲旅旗下砲兵單位的他,表示在去年11月時,該單位每10天可獲得300發砲彈的補給,但如今每日對敵打擊的上限為10發彈藥,「那個時候我們可以用連貫的砲火把對手牢牢釘在地圖上,只要看到目標就開火,但現在我們只能進行防禦性的打擊」。
他表示,該陣地的彈藥儲備非常稀少,且其中有一部分是由西方國家在波斯灣抄沒的伊朗走私軍火所組成,另一名烏軍士兵則表示該類彈藥「問題不小且效能不彰」。
報導表示,烏克蘭軍方目前沿著綿長的前線,進行防禦守勢作戰,且正面臨彈藥不足、人手其缺的嚴重情形,烏軍更在近日宣布主動放棄東部戰略要地阿夫迪夫卡(Avdiivka),使俄軍繼去年5月奪下巴赫姆特(Bakhmut)之後,再度獲得標誌性的進展。烏方官員則直指該地的陷落,便是西方陣營彈藥支援短缺所造成的結果。
烏克蘭軍方認為,近日該國不得不棄守戰略要地阿夫迪夫卡,有部分是西方軍援縮減所致。(美聯社)
休戚與共情緒不再 烏克蘭恐面臨「最艱困的一年」

戰情嚴峻以及內部凝聚力不再像戰爭爆發初期一般高張,恐是烏克蘭將面臨「最艱困一年」的前奏;在戰爭爆發初期,烏克蘭民眾在存亡危機感之下。激發出強大的抗敵決心,且在烏克蘭軍方發起反攻之下,確實短暫出現迅速收復失土的發展,令各界懷有勝利在望的期待。
對此,烏克蘭文化歷史學者克莉芙達(Natalia Kryvda)指出,烏克蘭百姓在戰事爆發第一年之中,所表現出的高度凝聚力,是出於該國過去長時間缺乏國家基礎的歷史,「我們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是沒有國家的國民,因此反而能夠串連、挺身捍衛,並且不需任何人下令就可以主動擔起責任」。她表示在戰事爆發初期,反而促使烏克蘭建立了強大的國家認同,激起國民的自尊心,「這是一件很美麗的事,但我擔心這樣的團結正在崩解」。
隨著烏軍傷亡持續增加,戰力與彈藥供給逐漸耗盡,加上美國的金援延宕等因素影響,烏克蘭正面臨充滿不確定的前景,內部的分歧也逐漸浮現。
烏軍單位正在後方實施戰訓,為之後開往前線作戰進行準備。(美聯社)
前線後方生活大不同 烏軍官兵人生被剝奪

最近甫結束為期2周的返鄉假,回到單位之內的提圖許科表示,休假期間所見所聞令他心情沉重;在加入烏軍行列之前,他在北部切爾尼戈夫(Chernihiv)擔任收割機的駕駛,這次則是他1年多來首次返鄉,眼中所見的是許多民眾早已重拾戰前的生活型態,大量人潮在咖啡廳與餐館裡觥籌交錯,面對身穿軍裝的他,更出現了令人感到反感的話語。
提圖許科指出,有些人看到他是軍人,就問著諸如「在前線過得如何?」、「你幹掉多少個俄國佬?」、「我們死了多少人?」之類的愚蠢問題,他往往環顧四周,開始質疑為何在城市街道上的男性都未前往戰場,和他一樣舉起武器保家衛國,前線與後方之間的心態差距,使得他就算休了長假,身心卻未能因此而獲得應有的放鬆。
「我真的無法理解,在前線有許多任務需要人力,就算不想扣板機,也能夠協助挖掘壕溝,或是幫忙準備伙食」,提圖許科指出「大家在一開始的時候都踴躍貢獻一己之力,並且對戰事都非常重視,然而現在一切都變了」,這也是目前烏克蘭軍方補充兵員所遭遇的難題。基輔的政治分析師費森科(Volodymyr Fesenko)指出,「動員並不被烏克蘭社會所歡迎,出於人們自保的本性,以及對於戰爭將會延續的認知,沒有人想讓自己或是親友的性命陷入險境」,然而「目前卻正是急需動員的時刻,因此形成了難以解決的課題」。
因此,他表示基輔當局最有可能採取的策略,應該是多次、少量的動員,以避免引發社會動盪,因為「眼下根本不存在一次動員50萬人所需的資源與能力」。
包括烏克蘭首都基輔在內的後方地帶,許多民眾都已重返戰前穩定的生活,與前方命懸一線的緊張氣氛大相逕庭。(美聯社)
由跳蚤市場的盛況,可看出烏克蘭民眾的生活已逐漸恢復正常。(美聯社)
俄、烏都難以獲得全面勝利 恐需接受不完美的解決方案

費森科表示,對於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而言,在對烏戰爭之中全面獲勝已是不可能的事,但同樣對於烏克蘭來說,全面擊退俄方的侵略,包括奪回在2014年遭到兼併的克里米亞半島,也是不切實際,然而目前與俄國談判在基輔是一種禁忌,也極少人相信就算進行談判,莫斯科會遵守協議。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將這場沒有盡頭的戰爭持續下去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費森科指出「如果我們能夠再撐過1年,很有可能必須被強迫展開協商,並接受某種停火協議」。然而對於在前線奮戰的烏軍將士而言,不完美的和平方案無異於宣告過去的犧牲與努力全都化為烏有,提圖許科更表示「必須永遠終結這樣的情形」,但現實條件與環境是否能如其所願,實在難以預料。 俄烏戰爭打不完!全球軍火商營收卻「不增反減」 7年來首度負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