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過渡總統爭議聲中訪陸 外媒:北京強化地緣政治影響力 | 國際新聞 | 20240630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秘魯過渡總統爭議聲中訪陸 外媒:北京強化地緣政治影響力
中時新聞網     2024/06/30 12:17
秘魯總統博魯阿爾特(Dina Boluarte)6月25日至29日對中國訪問5天。美國之音分析,她是在面對非法致富及血腥鎮壓調查之際訪華的。國會修改了一項備受爭議的港口法後批准了她前往中國的請求。這項修正案授予中國國有中遠海運集團的錢凱港獨家經營權,並可能延長30年。習近平主席應邀在今年11月出席秘魯主辦的202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年度峰會時將啓用錢凱港。分析稱,最近中國面臨阿根廷脫鉤挑戰後,北京試圖藉由秘魯重新獲得南美地緣政治的新影響力。

博魯阿爾特25日由巴黎轉抵香港後,搭乘高鐵由香港西九龍站抵達深圳福田站。這是近年來外國領導人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首度由香港入境,顯示出北京向國際宣示對香港主權的新措施。

博魯阿爾特此行旨在為秘魯吸引更多投資,她在深圳參訪近年在秘魯取得進展的華為和比亞迪,見證華為與秘魯政府簽署培訓秘魯技術人員的協議,但比亞迪並未對她提出在秘魯組裝電動汽車回避美國關稅的建議做出立即回應。

她在上海會見在秘魯長期投資的吉兆礦業、中國鐵建和中遠海運的代表。吉兆專注於礦產出口港口的建設,而中遠海運則專注於持股60%的錢凱港建設。

她也參觀了在秘魯銷售電動公交車的蘇州車企,並在上海和北京出席了為中國企業代表舉辦介紹秘魯投資機會的活動。

6月28日,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博魯阿爾特時說,雙方要充分發揮經濟合作戰略對話機制,將中方支持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的8項行動同秘方發展需求對接,統籌推進礦產、能源、製造業、農業等領域合作,拓展新能源、數位經濟、人工智慧、數位醫療等新興領域合作。習近平強調,雙方要確保錢凱港如期完成,成為中拉之間的陸海新通道。

會談後,兩國元首共同見證簽署5項雙邊合作文件,並宣佈今年6月17至19日兩國在北京舉行針對海關程序與貿易便利化等領域的自由貿易協定升級第7輪談判,已實質性完成。

習近平將在今年11月與博魯阿爾特共同主持落成典禮的錢凱港(Chancay)工程,是中國除礦業外最大的投資項目。該港位於秘魯太平洋海岸中部耗資13億美元。2021年該港項目一期工程開建,項目包括多用途碼頭、集裝箱碼頭4個泊位及相關基建設施,年設計總吞吐量為100萬個標準箱,目前工程進度約為84%。

4月初,秘魯國家港務局(APN)通過秘魯交通運輸部,要求取消中遠海運集團(COSCO) 自2021年2月10日在錢凱港享有的的獨家經營權。3年後,同一港務局推翻自身決議,要求註銷獨家排他特權,使該投資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5月30日晚,秘魯國會批准修訂新的「港口體系法」,該法案規定秘魯國家港務局可以經由港口許可證授與私營公司獨家經營權,並允許向私營港口延長授權30年。博魯阿爾特在次日簽署該法案,並在訪華前一天下令撤回所有相關訴訟案,為錢凱港排外特許經營權大開綠燈,鞏固中國對這南美新港口的長期掌控特權。

新港口體系法生效11天後,秘魯國會投票批准博魯阿爾特在6月23日至30日應習近平邀請訪華的請求。投出同意票的執政秘魯自由黨(Peru Libre)議員中,包括多位在3月份博魯阿爾特爆出受賄醜聞後公開堅持她下台的同黨黨團成員。

醜聞纏身的博魯阿爾特介入錢凱港獨家經營特權爭議,使「一帶一路」項目形象蒙上陰影。她在2022年12月7日以副總統身份接替被彈劾的總統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當時卡斯蒂略面對彈劾而試圖解散國會、實施宵禁、建立緊急政府並企圖召開制憲會議而遭到彈劾,並被監禁至今。

今年3月中旬,博魯阿爾特被媒體揭露收受三塊勞力士手錶、一條鑽石手鍊和一對鑽石耳環後,檢察長率員對總統官邸在凌晨破門而入突襲搜查,沒收證物後以非法致富立案並約談博魯阿爾特。國會彈劾動議雖未過關,但「勞力士門」(Rolexgate)迄今仍未結案。

根據諮詢公司Datum最近的一項調查,博魯阿爾特的民眾支持率為5%,這一數字是由於她在2023年一月下令警察武裝鎮壓示威民眾導致49人喪生、腐敗和管理缺失所致。在這種背景下,總統出訪通常會因成本高昂形同旅遊而廣受批評。

秘魯企業界對博魯阿爾特的支持度,也反映出相同的軌跡。當地《經濟週刊》(Semana Economica)委託益普索諮詢(IPSOS)對143種行業2500家企業執行長進行的民調結果顯示,博魯阿爾特獲得12%的支持,同比去年的71%下滑了59%,這與她接任總統後2023年秘魯陷入經濟衰退有關。

上周秘魯天主教宗座大學商業學院(Centrum PUCP)和瑞士管理發展學院(IMD)公佈2024 年世界競爭力排名,秘魯在67個國家中排名第63位,與記錄最差的2022年表現持平,距全球排名墊底國家僅4位之遙。

秘魯國際關係專家貝朗德(Francisco Belaunde)向當地《商報》(El Comercio)表示,博盧阿爾特此行是尋求更多投資。中國是秘魯的主要商業和經濟夥伴之一。總統的訪問可以以某種方式幫助實現這一目的。另一方面,他認為,在與美國地緣政治競爭的框架內,加強與多個拉美國家的關係對中國來說非常重要。

秘魯前駐華大使福賽思(Harold Forsyth)向當地電台RPP表示,總統此行的意義在於中國是秘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因此可以有著持續的投資選擇。他也表示:「中國是一個不涉及民主和人權問題的國家,他們是另一種文化的一部分,他們沒有在外交政策原則中處理這個問題。這就是為什麼博魯阿爾特的合法性被西方國家視為一個嚴肅問題,但她可以去中國,因為在那裡她完全免除了這種風險。」

報導引述秘魯紅杉政治諮詢(Sequoia Political Advisory)合伙人羅哈斯(Rodolfo Rojas)分析,要提升博魯阿爾特的民意支持度,比救援鐵達尼號沈船還難。這是因為她的民調因無作為、不斷控訴以及民間觀感不佳而日益沈淪。她的影響力有賴「買來的」國會議員支持而非選票,至於國會議員支持她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針對為何美國與其他國際企業對投資秘魯興趣缺缺,羅哈斯說:「由於秘魯在投資保障的不確定性,自92年以來在司法和經濟上的不確定性導致投資糾紛和仲裁,從而影響了外資的投資意願。」

報導引述巴西聖保羅《巴西中國觀察》(Observa Da China de Brasil)常駐研究員賈斯達(Gustavo Cardozo)觀察:「博魯阿爾特總統此次訪華可以從幾個角度來看。首先,它體現了秘魯政府加強雙邊合作、吸引中國大量投資的努力,特別是在錢凱巨型港口和貫穿南美的『兩洋列車』(Biocean Train)等基礎設施項目上。這符合中國在該地區的投資和商業利益政策。」

賈斯達分析,「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中國尋求擴大其在拉丁美洲的經濟和戰略影響力,而秘魯因其在太平洋地區的作用而發揮著關鍵作用。此次訪問加強了中國和秘魯之間的關係,深化了有利於兩國經濟和發展的夥伴關係,並幫助秘魯政府減輕了腐敗案件的壓力。」這同時有助於中國在南美太平洋地區擁有強大的影響力,並投射到南美洲大陸南部,當然也與中國與阿根廷米萊政府關係不佳有關。

無獨有偶,博魯阿爾特會晤習近平前夕,秘魯高院下令部長會議主席、國防部和內政部交出 2022年12月和2023年1月在秘魯9個省份發生針對博魯阿爾特總統接任的抗議活動時,相關的鎮暴行動資料。

2023年11月博魯阿爾特政府對秘魯最高法院受理49名受害者家屬及人權組織提出的迫害人權、謀殺、種族滅絕訴訟提出抗告,拒絕交出當時鎮壓行動相關紀錄。如今博魯阿爾特返國後,將面對與秘魯最高司法單位攤牌的局面。

秘魯和中國之間的貿易關係增長之路並非一路綠燈, 2016年9月,秘魯總統庫琴斯基(Pablo Kuczynski)選擇北京作為就任後首次出訪國,促使中國取消了對秘魯新鮮產品的衛生壁壘,這有利於藍莓等農產品出口。

同樣,習近平也向庫琴斯基提出兩個一帶一路大型項目:連接首都利馬與南部城市伊卡(Ica)的鐵路,以及連接巴西的公路。後者預計投資100億美元,用運輸巴西大豆和本國礦產等貨物。由於庫琴斯基懷疑項目將對環境造成影響而拒絕了這項倡議,兩國並未達成任何協議或承諾。

庫琴斯基2018年因涉嫌收受巴西建築企業奧德佈雷希特(Oderbrecht)數百萬美元賄賂而辭職,此後8年間,秘魯陷入無止盡的政治危機。國會任命的過渡總統博魯阿爾特,合法性受到西方國家的質疑。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6月26日公佈,2022年哥倫比亞登記古柯葉作物面積為23萬公頃,佔全球總生產面積的65%,秘魯為9萬5000千公頃(27%),玻利維亞為2萬9900千公頃(8%)。

錢凱港啟用後,開啟南美至亞洲的便捷海運路線,自然也將對南美毒品進入中國及鄰近地區造成了難以管控的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