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文化專欄》一場事先張揚的鮭魚祭(短篇小說)5-3
新頭殼     2021/06/09 15:57
塵世會向無慾之人展開自己的寶藏,母親不會在孩子面前掩飾自己的身體。----印度格言

3.

「小姐,剛才,我看見你手上的東西,分明就是鱈魚切片,哪會是鮭魚呢?我們幾個老同伴,經常到自助餐店買便當,知道香煎鱈魚的價錢。我們知道,真正的鱈魚不便宜,有的店家為了降低成本,會以所謂的仿鱈魚(油魚)代替,只是打菜人員,不會特別告訴你。但不管怎麼說,它們都是白肉魚,而不是紅肉魚。你怎能顛倒紅白嗎?」葛池挑明地說。

情況出現了變化。在圍觀的群眾當中,有人支持葛池的說法了。對方讚聲說道,「是啊,漂亮的美女,為了讓大家信服,你把那盒白肉魚片拿出來吧。」

正陷入沉思的紅褲女人,一時不知所措,卻又拿不出好辦法來。

「……」

「坦白說,我也覺得它比較像是鱈魚,而不是鮭魚……,」那個支持者說,「因為我之前買過好幾盒,所以認得那種包裝。」

「……你意思是說,我們故意作假嗎?」藍褲女子挺身為戰友護航,聲調明顯拔高了幾度。

「別賣關子了,小姐,」一個打抱不平的支持者說,「拿出來給大家看看,事情不就解決了?何必在這裡浪費大家的時間?」

看得出來,紅褲女子在猶豫的叢林中徘徊,好幾次轉頭向同伴投去救援的眼神。

「好,你們想看,我給你們看個夠,」黃褲女子按捺不住火氣,轉過身去,從團員的提袋裡,拿出了一盒鱈魚切片說,「這不是鮭魚,什麼才是鱈魚呢?」

傑克遜經理見機不可失,立刻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抓住黃褲女子的手臂,對這盒魚片做出了專業判斷。他說,「我敢向各位打包票,這是不折不扣的鱈魚切片,她卻硬說成是鮭魚,未免太居心叵測了。」

「不要碰我!」黃褲女子利用性別差異做文章,「再不放開你的手,我可要告你喔,告你妨害自由強制罪!」

女人的厲聲威脅奏效了。從普遍心理來說,沒有人希望僅止為了澄清自家商品內容,而無端招來被告的罪名。這樣做太得不償失了。於是,傑克遜倉皇地抽回自己的手,向後退了兩步,以策安全。

「你們不要借題發揮,動不動就要指控人家,有錢有勢也不必這麼霸道嘛。」一個打抱不平的聲音說。

已恢復清醒意志的傑克遜,以真誠的目光環視著周遭的人群,似乎準備做出最後的一搏。

「……,我要告訴各位女士先生,它是什麼魚肉切片,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傑克遜似乎克服了怯場和恐懼,「因為我是川森超市的經理,而且有十年的資歷了,我可以精確地說出,超市裡的每樣東西,每個品項和品牌的特徵。十年來,我兢兢業業地工作,就是要維護超市食物的品質。所以,她們剛才的指控與事實不符。」

「我不相信,」藍褲女子怒氣沖沖地詰問,「那麼過期的生鮮食品,你們怎麼處理?有知情人士說,你們把這些東西重新包裝,來個借屍還魂,又弄到櫃架上。」

「知情人士?」傑克遜的血壓猛然升高起來,但旋即告訴自己要冷靜,「好,你說說看,是哪個知情人士?我想,不只我想知道消息來源,在場的各位也很好奇吧。」

傑克遜經理的說法,再次得到了回應。一名站在葛池身旁的男子說:「沒錯,你趕快說吧!」

更妙的是,兩名在現場維護秩序的警察,原本他們的表情比鐵板還要嚴肅,現在也變得不那麼緊繃了。其中,一個警察甚至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不怕有人檢舉他怠忽職守。

藍褲女子愣了一下,沒想到回馬槍來得如此之快,她只能故作鎮定似的說:

「不行,這是違反個資法的,我不能告訴你,我們是有道德良知的知識份子……,我必須保護這個消息來源。」

「你少鬼扯了!說白了,你們是郭董派來鬧的吧?說得有影有腳的,根本與鮭魚切片無關……」

郭董是誰?此時,群眾裡傳來了納悶的追問。

「喂,你這樣說,就是含血噴人!我們郭大統董事長是正人君子,是偉大的慈善家,他比你們這些人想像得還要高尚十萬倍呢,」紅褲女子立刻變換了身份,以鋼鐵戰士的姿態,對質疑的人施以反擊。

「你說郭大統是慈善家?這未免讓人笑掉大牙了。」一個男子哈哈笑了兩聲,接著說,「這麼說,在你們看來,郭大統拉出來的大便,都比剛出爐的麵包香囉,他撒出了的尿液,都比飲料店的檸檬紅茶來得香醇?」

這名男子有著相聲演員般的幽默,他的譬喻逗得在場所有人全笑開了。正在執勤的兩名警察也笑了。

「閉嘴!閉上你的臭嘴!」紅褲女人滿臉的怒容,「你再不收斂的話,我立刻委請我們的律師向你提告,告你公然污辱我們敬愛的郭董事長。」

「笑話,你們敲鑼打鼓來這裡找碴,還胡亂地指控川森超市賣假貨,已經夠惡劣的了;同樣的道理,為什麼我們就不能質疑你們呢?難道郭大董事長噴濺出來的口沫,又是上等的燕窩嗎?」

警察們又笑了。不過,三大金釵帶領的抗議軍團就樂不起來了。這番激進的言詞,反而讓他們更加團結一致,叮囑他們一定要完成「同島一鮭,我愛鮭魚!」的任務。

事實上,面對這種莫名其妙的指控,傑克遜本人很想立刻就解釋個明白,因為他的父輩已領教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可怕,不時地告誡他要讀懂老毛的「天下大亂,形勢大好」的圖謀。不懂它的意思,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小則丟了工作,大則被抓去坐牢。

「喂,賣場經理,請你馬上說明,過期食品的流向。」紅褲女子催促說。

「我說過,川森超市只賣即將到期的食品,而且是打折大優惠,所以,不存在你所說過期食品的問題。」

「沒錯,我偶爾也會到川森超市撿便宜,」靜觀事態發展的葛池說話了,「我不騙各位,真的很便宜,我就買過吳郭魚和鱈魚切片。所以,話說回來,我再怎麼老眼昏花,也能辨識鮭魚和鱈魚,它們是不同的魚啊!剛才那個小姐說,川森超市賣假貨,不販售整條的鮭魚,就是在刁難和阻擋消費者的權益,簡直是鬼話連篇嘛!一開始,川森超市就不賣整條的鮭魚,哪來的阻擋和刁難?」

傑克遜說,川森超市營業至晚間十點,一大早,副理就會到生鮮食品區,查看翌日到期的物品。例如,牛奶、香腸、牛肉、豬肉、絞肉、雞肉等肉類,還包括各種蔬菜(生菜組合)和水果,他會慷慨地以最低價優惠消費者。到了晚上,如果它們還沒有全部售出的話,在下班以前,當班人員就會將這些東西,送到倉庫裡的大冰箱存放。那個專業級的大冰箱性能極佳,有冷藏和冷凍裝置,容量也夠大,可以存放當日所有的即期物品。也就是說,這些物品最終都得到最妥當的處理,但絕不會借肉還魚,更不會拿到菜市場任意拋售的。

「所以,你們就動了手腳,把壞掉的鮭肉切片,染成了白肉的鱈魚?」紅褲女子似乎尚未忘記舊恨,如食人魚咬死不放地說,「對吧,我戳中你們川森超市的痛處了吧。」

「小姐,我不客氣地說,你太好鬥了。人長得這麼漂亮,說話卻毒辣無比。在你的眼裡,除了郭董事長之外,凡是與他意見做法不同的人,就是暗中下毒的壞人。……,況且,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就急著把我們打入了地獄。」

紅褲女子沉默了片刻。

傑克遜看著這名大金釵放下了批判的長矛,才接著說道:「我是川森超市寶島分店的經理,基於職業道德和為人表率,大部分生鮮魚肉品,都是我買下的。」

「咦?經理,你們是大家族嗎?買那麼多即期食品吃得完嗎?」葛池露出納悶的神情。他想,這不只是他的疑問,在場所有的圍觀者,大概都有這種想法。(待續)

作者:邱振瑞(臉書)

作家、翻譯家,日本文學評論家,著有《日晷之南:日本文化思想掠影》、文化隨筆三部曲《日輪帶我去旅行》、《我的枯山水》、《燃燒的愛情樹》(明目文化即出);小說集《菩薩有難》、《來信》;詩集《抒情的彼方》、《憂傷似海》、《變奏的開端》《迎向時間的詠嘆》等。譯作豐富多姿,譯有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松本清張、山崎豐子、宮本輝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