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張上淳不懂的事?醫喊放棄插管殘忍 他抱緊往生母:我做對但心痛
中時新聞網     2021/07/07 15:44
7月5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一席約20%死亡個案有簽署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其實救得回來」的言論,引發輿論反彈,不僅人稱亞東醫院女戰神「亞東台姐」的張厚台醫師在臉書直言,不應讓選擇DNR的家屬和病人「被扣上可惜的大帽子」,胸腔科醫師蘇一峰也出面痛批DNR被指揮中心拿來逃避問題,至於ICU醫師陳志金也連日發聲,以一則病患故事發人省思,引發網友強烈共鳴。

ICU醫師陳志金繼上一次批評張上淳「其實救得回來」的說法,重擊家屬、醫護人員的心後,稍早他再度分享妻子一名女性長輩友人的故事。

文中他提到,該長輩的年邁老母,因肺炎住進加護病房,她和弟弟按母親交待不要插管,但某ICU主治醫師查房時卻跟姊弟說「你們怎麼可以那麼殘忍?就這樣放棄?」姊弟倆無奈的望著媽媽,再次詢問意願,最後維持原來決定。

接著,陳志金以該患者家屬的口吻轉述以下心境:

最後,媽媽是在我懷裡往生的。我知道我做的決定是對的,是媽媽希望我幫她做的決定。

但是,午夜夢迴的時候,每當我想起醫師的那句話,我就會忍不住淚水,不斷的在想,我是不是太殘忍了?我是不是不應該放棄?如果當初我不顧媽媽的反對,讓她插管,我現在是不是還能看到媽媽?可是,我又很怕,媽媽會受苦,拔不了管,然後就一直躺在床上,我知道她一定不希望這樣沒有尊嚴的活著。

可是,醫師的那一句話,就一直深深的刻在我的心上,經常就會冒出來!每一次出現的時候,我心裡就很痛!又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做錯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說這句話的樣子。

語畢,陳志金坦言,肺炎當然有機會治好,可插管後很可能再也拔不了管,一輩子都得依賴呼吸器。面對困難抉擇,醫師必須依病人情況分析利弊關係,理性且富同理心的與當事人、家屬充分討論,即使醫師自己覺得應該插管,最後還是得尊重病人和家屬的決定。

倘若家屬始終下不了決定,醫師也許能考慮採用「限時治療嘗試」(time-limited trial)方式,先行治療,再設一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底線。

無論如何,陳志金認為專業ICU醫師,不會逼病人、家屬接受自己單方面認為是「對」的治療,更不會說出「家屬為什麼要放棄病人」的話,造成他們一輩子內疚,讓病人、家屬走不出悲痛。

最後陳志金還呼籲,不管任何醫師,務必都要時刻提醒自己,言語是用來撫慰病人、家屬心靈的,如今DNR被廣泛討論是一件好事,只是無法避免,總會有人用來作為批判分裂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