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昆蟲會因為性感到愉悅嗎?科學家發現果蠅失戀還會「借酒澆愁」
上報     2021/11/28 15:00

昆蟲的愉悅感

動物學家喬納森.巴爾科姆(Jonathan Balcombe)在他的《愉悅的王國》(Pleasurable ingdom. Animals and the Nature of Feeling Good,無中文譯本)一書探討了動物界中所有令動物得到愉悅感的面向。他提出了許多研究,這些研究表明昆蟲也會感覺到疼痛。例如,我們的手碰到很熱的電爐會迅速把手移開,蟑螂和蚱蜢的腿接觸到相同的刺激物時也是如此。

此外,昆蟲對緩解疼痛的藥物(例如嗎啡)也很敏感。吸了嗎啡之後,牠們在熱的電爐上停留的時間比平常情況下更長。嗎啡可以緩解疼痛,一樣地,它也可以刺激昆蟲的獎賞系統:被注射嗎啡數天的蚱蜢會上癮。該觀察結果表示,這些動物確實能夠受到藥物的影響和其所提供的感覺。

我們很難描述愉悅感對昆蟲能代表什麼,但是目前的科學數據使我們能夠肯定,對昆蟲來說它在生物學基礎上是存在的。即使昆蟲具有與脊椎動物不同的生理和神經構造,在牠們身上發現相同類型的生物機制其實也不足為奇。

(延伸閱讀:太空人的屍體在外太空會發生什麼狀況?讓美國殯葬業者告訴你)

的確,痛苦和愉悅代表著同一控制機制的兩個相反的面向,它們在演化史上的起源可能都很久遠。在被燒到時不會感到疼痛的動物的生存機率是什麼?從字面上來看和從延伸出的意義上來說,牠都將很快被化為灰燼。對於不樂於進食或繁殖的動物也是如此。

想像一下,一隻蝴蝶從花上吮吸甜蜜的花蜜時,如果其神經系統沒有得到獎勵,牠可能就只是以水為食,並且由於缺乏糖所賦予的能量,牠可能會在可以繁殖之前就滅亡了。有人可能會反駁說,昆蟲只需要區分能量豐富和缺乏能量的食物來源,就可以適當地進食了,而其實不必在其中尋找愉悅感。

確實,一項關於蟋蟀的研究表明,牠們只靠味覺感受器和僅使用兩條神經就能夠區分食物來源的化學成分。如果我們能夠從生理學角度研究人類區分不同食物的能力,那麼就會知道我們物種的這種能力還有一個重要的感官層面。因此,必須牢記的是,動物體內生理機制的存在不會否定向其添加感官體驗的可能性。的確,如果昆蟲對外部刺激的反應僅僅是簡單的生理機制,那麼為什麼牠們的神經系統會得到獎勵?

(延伸閱讀:理髮店門口為什麼都有紅藍白旋轉柱?原因跟天主教有關)
當果蠅藉酒消愁時

二○一二年發表在《科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可以進一步探索昆蟲的愉悅感的假設。佳里.秀赫.歐菲(Galit Shohat-Ophir)和他的同事研究了生物學上的一個指標性研究物種:果蠅(Drosophiliamelanogaster),通常也被稱為食醋蠅。研究人員觀察了雄性個體成功與雌性個體交配,或被雌性個體拒絕後的飲食行為。

實驗中,果蠅可以選擇兩種食物:普通食物或含少量酒精的食物。結果令人震驚。成功交配的雄性個體喜歡普通食物,而被異性拒絕的雄性個體則喜歡含酒精的食物。這些數據表示,性確實是昆蟲追求的一種愉悅感的來源。這也證明了性活動不是僅由雌性個體釋放費洛蒙然後吸引雄性個體這樣一個簡單機制就可以觸發的。

牠們還沉迷其中,因為牠們在那種感覺上得到滿足,就像牠們發現喝點酒很愉快一樣。如果昆蟲確實對性活動感到歡愉,那麼我們可以認為對動物界其餘的動物來說無疑也是這樣的。

對該主題的研究回顧甚至可能可以寫成一整本書。讓我們簡單地指出,性高潮在不管是雄性或雌性的某些靈長類動物物種中都得到了特別的關注和研究,所以毫無疑問地,性高潮存在於許多物種中。

*本文摘自《動物同性戀:同性戀的自然史》,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芙樂兒‧荳潔(Fleur Daugey)

法國科普作家、新聞記者、動物行為學家。修習心理學與動物行為學後,投身非政府組織自然保護工作,並轉向寫作與新聞業。她的靈感來自大自然生物,寫作主題環繞在有羽毛或有毛髮的動物,或有葉綠素的植物,並探索神祕的靈長類動物生活和歷史。已出版超過二十一本著作,包括《三百種動物的三百個妙趣橫生的傳奇故事》、《動物的愛情生活》、《菇類,熊厲害!》、《植物也有性嗎?》等。 CNN:林飛帆若在香港 命運可能大為不同